筆趣閣 > 香港警探 >第55章廁所在那邊


  警察總部
  衛景灝在審訊房里等了很長時間,一直都沒有人過來問話,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從他進入這個房間開始就有人監視他了。
  過來很久,之前帶他過來的警察打開門把身后一位警察引進來,介紹道:“這位是我們這次特別行動組指揮,羅警司?!?br>  衛景灝有點拘束的站起來對著羅警司警了一禮,就聽見羅警司吩咐道:“坐!”
  隨即助手模樣的警察上前把資料打開放在羅警司面前,又抽出一份檔案放在衛景灝面前打開,介紹道:“八月二十五日,中環皇后大道押款車搶劫案,三死十六傷,涉案金額一億美金?!?br>  說完又拿出一份資料放衛景灝面前接著道:“昨天白天,深水涉軍火案疑犯被殺,我們有8個同事受傷,昨天晚上在九龍灣我們又有6個同事被襲受傷,現在還有兩個在加護病房,我們懷疑衛景達是其中一個疑犯,所以希望你可以提供你哥哥的消息,或者任何資料協助我們警方破案?!?br>  羅警司的盯著衛景灝一動不動,似乎是在觀察他們細微反應或動作。
  “我哥哥不會這么做的?!毙l景灝直接轉過臉正式羅警司認真的說道。
  助手繼續說道:“你身為警務人員,我想你很清楚你有責任協助警方調查?!辈焕頃l景灝直勾勾看著自己的眼神,仍舊說道:“在衛景達失蹤的這段期間,他有沒有通過,任何途徑聯絡過你?”
  “沒有?!毙l景灝輕輕的毫無感情的回答道。
  “那么有沒有發生過什么特別的事?或者你覺得有什么資料給我們,讓我們可以找到你哥哥?!?br>  “沒有?!?br>  羅警司終于第一次開口了:“衛景灝你身份尷尬,你暫時休假。但是當你一有衛景達最新消息的話,第一時間通知我們,你不要忘了,你還是一名警察?!闭f完起身就準備離開。
  衛景灝趕緊站起來急忙說道:“警官,我想單獨問你一點事?!?br>  “你們出去?!绷_警司隨即轉身看著衛景灝對其他人吩咐道。
  “好的?!?br>  看著衛景灝嚴肅道:“想問什么?”
  “哥哥,臨走之前說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是不是做了臥底?”
  “你應該很清楚衛景達現在的身份是一名疑犯,這個案子一天沒破的話,他所有的資料都是機密?!绷_警司表情異常嚴肅的訓斥道。
  “對不起,但如果是的話,身為上司應該照顧好他的下屬?!?br>  “身為上司是應該照顧他的下屬,但他現在已經不是我的下屬了,他選任何一條路都是他自己的問題?!?br>  “我很清楚我哥哥的為人?!?br>  “對不起,你很清楚你哥哥的為人,不管你哥哥以前有多么清白,如果他要變黑的話,那也很容易?!闭f完兩人針鋒相對的對視著誰也不讓誰,最后羅警司放緩下來道:“我要說的就這么多!”然后轉身就離開了審訊室。
  只留衛景灝自己在審訊室里面悲痛不已,以為他已經猜測他哥哥兇多吉少。
  -----------
  醫院
  方奕威拿著一份報紙上面一個特大的標題,“英勇神探,見習督察方奕威吞彈脫險”副標題是“炸彈狂徒潛港!警方嚴重傷亡!零還擊力!”氣的方奕威看完直接狠狠的扔在地上罵道:“神經病!”
  他女朋友趕緊上前安慰道:“別想這么多了,總部已經派人接手了,他們帶了個警察叫衛景灝,審問了他很久,聽說他哥哥跟那些匪徒有關聯?!?br>  “衛景灝!”方奕威瞪大眼呢喃道。
  醫院另一邊陳晉也聽說了,衛景灝的哥哥和那些匪徒有關聯,立刻打電話給衛景灝道:“喂,你在哪里?好,我現在去找你?!?br>  這時周星星被一名輕傷的警察推著聽到陳晉這還沒好利索呢就又要出去,叫嚷道:“喂!喂!你不要亂來啊,你在外面找線索是沒用的,留給其他人做好了?!?br>  周星星見陳晉不理他接著大叫道:“喂,小舅子,你明白我說什么嘛?不要再逞英雄了?!?br>  衛景灝準備和陳晉碰面的想不到還沒見到陳晉,方奕威先找上門來,攔住衛景灝掏出警察證件問道:“我要找你哥哥衛景達,他在哪?”
  衛景灝已經不想理會這種人,頭也不回的徑直離開。
  方奕威追上去喊道:“喂!你別以為不說話就行了!你不說就別想走?!本透l景灝也不離開。
  陳晉看到衛景灝立刻招手道:“在這里!”
  衛景灝見了陳晉直接說道:“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但是我真的不知道?!?br>  “我信你!”
  “我很難受,走,找個地方喝一杯?!毙l景灝帶著哭腔說道。
  “好!”
  -----------
  地下酒吧
  “先生,幾位!”
  “2位!”
  “2杯啤酒!”陳晉補充道。
  方奕威也跟在后面道:“再來一杯啤酒!”
  看見方奕威也跟在他們后面坐下來,衛景灝對著方奕威說道:“我知道,你是守中區的方奕威,警官,跟了我這么久有什么發現?!?br>  方奕威低著頭重復道:“衛景灝,你哥哥在哪?你哥哥跟匪徒干了幾件大案,他在哪?”
  “我要說的,都已經和警察總部說過了?!?br>  陳晉對著方奕威不客氣道:“他是警察,不是疑犯?!?br>  “他哥哥是疑犯,他的背景也不會干凈,他也有嫌疑?!苯又D頭對著衛景灝威脅道:“我告訴你,如果讓我知道你知情不報,我立刻抓你回警署?!?br>  陳晉站起來激動的抓著方奕威的領子叫道:“你說什么?”
  方奕威不緊不慢的拿過一杯白水,拿起啤酒說道:“你哥哥就像這杯啤酒!”說完就把啤酒倒進白水里,繼續說教道:“變色了,傻瓜,你們明不明白?”
  衛景灝仍然認真道:“我相信我哥哥是一個好警察,你只是想出一口氣,你沒資格做好警察?!闭f完又看向陳晉。
  方奕威惱怒道:“我的事不關你的事?!?br>  “我相信你?!标悤x堅定道。
  “怎么你想找事?”方奕威對著陳晉橫道。
  “如果你子彈沒拉完,廁所在那邊?!庇檬种敢恢迸赃叺膸?,陳晉直接懟道。
  兩人說完,就狠狠的看著對方。
  樓上忽然傳來一陣兩幫古惑仔的吵鬧聲,還有一個人被群毆,大叫“不要打,救命!”
  衛景灝忍不住站起來對著樓上那群古惑仔大叫道:“你,放開他!”說完就直接走上去,拿出證件說道:“警察,你們干什么?把身份證拿出來,靠墻站?!?br>  古惑仔如無其事的諷刺調侃道:“你朋友?”
  “你沒事吧,警察哥哥,你不說我還以為你是童子軍呢?!?br>  “我現在告你們非法集會,傷人,拐帶未成年少女??繅?,把身份證拿出來?!?br>  旁邊的古惑仔更加肆無忌憚的調笑道:“你想帥威風到這里來耍嘛,省省吧,死警察?!?br>  “不要再玩警察了,你看他都怕了?!?br>  “警察那又怎么樣,你別以為你是警察我就怕你,我現在罵你是垃圾,你是死警察,你又怎么樣呢?”
  其他混混紛紛起哄叫道:“走啊,死警察,走吧,回去吧?!?br>  陳晉二話不說直接沖上去,大叫道:“你說什么?再說一遍?!?br>  “我說死..........”領頭的古惑仔還沒說完就被陳晉一腳踢飛到撞碎護欄玻璃掉了下去。
  頓時像是引發火藥一樣,兩幫古惑仔一會相互砍,一會砍警察,場面頓時混亂起來,衛景灝身手本來就很一般雙拳難敵四手,被使勁痛毆。
  下面的方奕威也動了起來,見人就打。
  陳晉則抄起一把桌子擋在身前,使勁向前推過去把2樓的古惑仔一個個擠了下來。
  直接跳下去直接撞倒剛爬起來的領頭古惑仔用膝蓋盯著他的脖子道:“你剛才說警察是什么?”
  “我說警察是垃圾,因為也考過警察他們不收我,我才懷恨在心的?!闭f著就想偷襲,被陳晉一拳打暈過去。
  衛景灝也搶了一把刀,一時把身邊的古惑仔都逼退了,方奕威就有點倒霉滾在地上躲避兩個砍他的古惑仔。
  陳晉和衛景灝一人一個踢飛方奕威身邊的古惑仔,三人對視一眼,陳晉和衛景灝一人伸出一只手想要拉起方奕威,方奕威也不伸手,故作瀟灑的自己翻身站起來。
  旁邊三個剛合力砍刀另外一個古惑仔見到他們頓時一起沖了過來,陳晉三人看了一眼,異身同踢,把三個古惑仔踢飛,陳晉和陳晉和衛景灝剛想再沖出去解決其他古惑仔,被方奕威一把拉住喊道:“喂,走啊,瘋了還打!”說完拉著他們兩就跑。
  因為他看見又一批古惑仔拿著刀沖了進來,就憑特他們三個在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反正都是人渣古惑仔互砍死完才好。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