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香港警探 >第54章吞子彈


  醫院
  第二天上午李厚賢就帶著馬軍和曹米高來醫院看望昨天受傷的周星星他們,見到周星星躺在床上沒什么事,就問道:“你怎么樣,沒事吧?”
  “頭,我沒事,過幾天就好了?!弊蛱熘苄切侵袠尩沟?,另外幾個匪徒看見天養生已經離開就沒和他們糾纏抽個空隙也撤了,其他警察也不敢上前追,最后全組住院,反正不用掏錢還有補助。
  “對了,頭,昨天那個人竟然是王寶的殺手阿積,他現在改名叫天養生了,以后要小心點不知道會不會找我們報仇?!敝苄切乾F在有女朋友了,不得不考慮這么多了。
  “應該不會,他和王寶如果關系這么密切早就來了,但是也給我們提了一個醒,下次一定不要有漏網之魚,不然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崩詈褓t表情也嚴肅起來說道。
  曹米高有些調侃的八卦道:“你們還算幸運的,我聽說昨天晚上有個叫方奕威的警察帶隊天養生竟然把他們當做超速的攔了下來,結果全軍覆沒,那個方奕威還被天養生逼著吞子彈?!?br>  周星星不自覺的吞了吞口驚訝道:“這么厲害嘛?”
  “那還用問,他們一行人都是受過正規軍事訓練,職業雇傭兵?!瘪R軍接著回答道。
  “你好好養傷,剩下的事情交給馬軍和曹米高他們?!闭f完轉頭對著馬軍他們兩叮囑道:“以后你們遇到他們也要小心點,盡快想辦法找到他們?!?br>  -----------
  醫院另一頭方奕威憋的滿臉通紅,不知道用力在干什么事情,就聽見幾下金屬的撞擊聲。
  這是門外傳來“方警官,麻煩你不要洗干凈子彈,我們需要拿去化驗?!边€有門外的偷笑聲,正是被逼著吞子彈的方奕威正在把子彈拉出來。
  方奕威惱怒的強忍住氣,把拉出來的子彈用鑷子夾到化驗盒里面。
  走出來就看見2個手下和化驗組的人員在門口列成兩排等著他,隨手把化驗盒遞給化驗組的人。
  想不到他拿到手晃了一下直接問道:“方警官,你吞的子彈應該有三顆吧!是不是三顆都在里面?”
  方奕威這么高傲的性格,內心極度敏感,立刻斜眼看了他一下怒道:“你自己數吧,不夠的話就自己進去撈,看看還有沒有?!?br>  “對不起,警官?!被灲M的人看見他真的生氣了,畢竟級別要高出自己很多,立刻道歉道。
  方奕威懟著追問道:“好不好?”
  回頭看見一個手下女警還在偷笑,不滿的問道:“很好笑嗎?笑什么?”兩個手下立刻搖著頭不說話,方奕威接著嚷道:“警察局閑著嗎?沒事干嗎?”
  嚇得兩個手下一吭不吭。
  “走??!”對著兩人怒吼道。
  “先走了,方警官?!眱扇诉B說話也嗡嗡的不敢出聲。
  方奕威的女朋友梁凱琳看見沒有人了立刻跑進來想扶著他到床上,也被方奕威甩開說道:“不要扶我?!?br>  接著問道:“其他人呢!”
  “只有一個中了三刀,插得很深,還沒有度過危險期,其他同事兩三天就能出院?!绷簞P琳細聲細語道。
  然后拿出飯盒笑著安慰道:“別生氣了,我煲了湯給你喝?!?br>  “報什么湯?我什么時候叫你煲湯?”方奕威不耐煩的反問道。
  “我叫你查匪徒的事情你查了沒有?”
  “我正在查,我想先過來看看你嘛?!?br>  “看.....看什么,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叫你做事又做不好?還說自己是情報科的?”
  梁凱琳生氣的低著頭強忍住不說話。
  “你走吧!”
  “走吧!”
  ----------
  警署
  “阿賢,聽說你手下昨天和這次那個叫天養生的匪徒發生也交火了?”辦公室里署長對著李厚賢問道。
  “對,是的,周星星他們在抓捕社團份子販賣軍火的時候和他們碰上的?!崩詈褓t不知道署長什么意思,疑惑的問道。
  “嗯,今天我在警察總部開會,處長親自點名,表示對兩件警員受襲案非常緊張,其中你們一個,還有一個是叫方奕威的也是全組受傷,今天開會就是討論怎樣盡快抓到這些匪徒。這伙匪徒一共七個人,在戰火中長大的,全部都受過軍事訓練,還自組成雇傭兵到處作案,匪首是個叫天養生的,還有個副手叫天養義,這幾個匪徒在前幾月打劫了押款車,劫走了一億美金之后就消失不見了,而且根據國際刑警提供的資料說,這幾個月來在泰國,越南,柬埔寨都分別追捕過他們,而昨天他們在香港再次出現,上次打劫押款車的時候打死3個人,這次本來上面組建特別行動組由羅警司和黃警司負責,莫督察負責聯絡,黃警司這個滑頭下個月就要退休了,他當然不愿意趟這個渾水,免的晚節不保,現在由章警司和羅警司負責,這個章警司和我有點矛盾,又牽扯到你們,特別是你們組那個叫衛景灝的他哥哥衛景達還和匪徒有牽扯,最近你們不要亂動,讓他們去查,免的把黑鍋甩給我們?!笔痖L語重心長的慢慢敘述道。
  “好的,我明白該怎樣做了,你放心署長絕對不給章警司機會?!?br>  “好,對于你,我還是很放心的,出去忙吧!”
  李厚賢剛出署長辦公室,馬軍就立刻找過來急忙說道:“頭,警察總部的人要帶衛景灝過去問話?!?br>  “嗯,我知道了,走帶我過去看看他們?!崩詈褓t聽了署長的話,知道這是沒辦法阻攔的,畢竟牽扯到衛景灝的親哥哥,就是不知道是羅警司還是章警司?動作挺快的。
  “你們想干什么,這是警察總部的命令?!鼻懊鎯苫锞煺谕妻鷮χ呕鹚幬妒?,畢竟總部的人對著下面警署天生帶著一股子傲氣,就像京官和地方官一樣,雖然都是官,但是你懂得.......
  “在吵什么?不用工作?”李厚賢扒開人群走過去邊走邊叫道。
  “阿灝,你不用擔心,只是正常的例行公事問話而已,他們要什么你盡量配合,但是他們有過分的要求和舉動,我們全組的人一定叫他們好看?!闭f著用力一腳直接把旁邊的一張厚5.6公分的桌子踢折了。
  嚇得警察總部的人吞了吞口水,畢竟下面大多是執行一線任務的警察,論兇狠總部的人還是比不上,而且還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打警察的事情每年都有發生,遇到狠人他們怯,他們相互望了望也不敢說什么只得說道:“我們只是奉命,過來請他過去問話而已,沒有什么意思?!?br>  “好,我相信你們,阿灝你快跟他們去吧,早去早回,我還有事情交代你?!?br>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