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香港警探 >第53章阿積


  周星星帶著陳晉一伙在老虎仔的住處把他綁在墻上,開始翻箱倒柜,沙發割開,抱枕割開,床墊掀起來割開,凡是能藏東西的地方就絕不放過,搜了半天什么都沒找到,老虎仔不屑的笑了起來,被陳晉瞥見了,故意裝作咳嗽把手里的豆漿潑老虎仔一臉。
  周星星看翻了半天什么都沒有,于是用刀柄慢慢的在墻上敲了起來,“砰”“砰”“咚咚”周星星聽見聲音明顯不一樣,有回聲,“啊.....”得意的叫了一聲。
  接著對著老虎仔得意的笑道:“啊,你可真夠狡猾的,幸好我也不笨?!?br>  門外一伙面色不善的人正氣勢洶洶的向這邊走過來。
  周星星找了一把錘子“砰”的一聲墻上被鑿開一個洞,“砰砰”又是兩錘,洞開的更大了,陳晉忽然上前擺了擺手示意他別慌鑿,在旁邊的柜子用手敲敲打打的,“喀”的一聲一塊木板被敲下來,露處里面一堆東西。
  確認里面的東西是軍火,陳晉趴在柜子上屌屌道:“這個世界上是又暗格的,姐夫?!?br>  周星星臉色頓時拉了下來,尷尬了一下,繼續得意的笑起來:“我知道有暗格?!闭f著繼續掄起錘子鑿墻,拿出里面的槍支。
  這時那伙面色不善的惡人3男1女走到門口,門口負責看守的警察立刻喊道:“你們是干什么的?警察辦案,沒事走開?!?br>  那伙人也不理他們直接沖上去把兩個警察踹飛進屋里,屋里的警察驚異的看著兩個警察怎么忽然飛了進來。
  其中兩名惡人一人手持沖鋒槍,一人兩只手各拿一個手榴彈,走進來對著屋內的警察,威脅著叫道:“把槍放下?!?br>  靠的最近的兩名警察,被搶頂的慢慢蹲下來害怕的叫道:“不要亂來.......不要亂來啊........”
  老虎仔看清來人則拼命的掙扎恐懼的大叫道:“放開我,快點放開我,救命啊,放開我?!?br>  其中一個惡人說道:“把槍放下?!?br>  “放開我?!崩匣⒆邢袷潜粐樕盗艘粯硬粩啻蠼?。
  周星星和其他警察見到對方又是沖鋒槍又是手榴彈的而且屋子也不大萬一出事跑都不好跑。
  一個惡人頭頭架勢的人走進來,陳晉和周星直接楞道:“阿積!”
  “哦,你們認識我,記住我叫天養生?!敝鞍⒎e改名換姓是為了借助王寶的勢力在香港做一起大案,可惜太囂張了,最后還是被警察找機會干掉了,他就回去重新找人合作作案,阿積,不是,現在是天養生面無表情狠狠的說道,說完也不理他們,直接走到老虎仔身旁一巴掌扇下去。
  老虎仔嘴里的血頓時憋不住了順著嘴角流了下來,害怕的想哭,哭不出來。
  天養生隨意拿著刀把老虎仔放了下來,老虎仔則站都站不住,直接癱倒在地上,天養生冷冷的吩咐道:“走!”
  “老大,不關我的事,你要找的不是我?!崩匣⒆幸膊蛔銎饋砉蛟诘厣虾ε碌目拗f道。
  天養生仍舊冷冷的繼續道:“走??!”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這么嚴重。錢呢,我只分了自己那份?!睂嵲谙氩坏竭@個老虎仔竟然這么怕天養生,連動也不敢動,“你要的話,我可以給你,你應該找那些人,要找找他們?!?br>  天養生聽完抬抬手吩咐道:“起來!”
  老虎仔顫顫巍巍邊哭邊慢慢的扶著東西掙扎著爬起來。
  “幾個月了,你知道我們這幾個月是怎么過的?”其中那個兩手舉著手榴彈的恨恨的大叫道,“說,錢在哪?”
  “我不知道,我沒出賣你們,我只負責把炸藥給你們,不知道你們去搶押款車呀?!崩匣⒆锌拗械?,情緒已經處于崩潰狀態了。
  天養生隨手又是一巴掌扇過去。
  陳晉腦海里閃現“前幾個月”“搶劫押款車”幾個關鍵詞語,另他腦海里又浮現出讓他永生難忘的事情。
  那邊天養生仍舊面無表情的不說話,只是一巴掌,一巴掌不停的扇著老虎仔,忽然冷冷的說道:“你聽著,我們是賣命的,但是不會讓別人出賣我們的命。買家是誰?為什么出賣我們?”
  老虎仔實在是哭都哭不出來了,看著天養生不知道該說什么。
  “半年前搶劫押款車的是不是你們?”一旁的陳晉逮住機會忍不住問道,說是在問,其實心里已經確定就是他們,臉上的肌肉都因為憤怒忍的抖動個不停。
  其他人也開始緊張起來,不亂是其他幾個惡人還是警察,包括老虎仔都忍住肌肉發緊。
  “我問你,半年前搶劫押款車的是不是你們做的?”陳晉臉上的肌肉因為憤怒像波浪一樣抖動個不停,最后吼出來道。
  周星星也緊張的叫了一聲:“小舅子!”
  拿槍的惡人直接把槍瞄準了陳晉,天養生嘴角忽然冷笑了一下,又面無表情的看著陳晉。
  “膽小鬼,你敢做不敢認?!标悤x緊追不舍的嘲諷道,說著一下子跑了,“砰”一聲陳晉后面酒瓶應聲被打碎,陳晉則順手抓著一個酒瓶直接向中間的電燈扔去,其他人趕緊躲起來。
  “啪”“砰.......”的一聲,酒瓶碎開引爆了點燈,射的到處都是火星。
  “砰砰.............”雙方也毫不停留的開槍互射,門口的兩個警察剛想撿槍,被女惡人,一腳踢飛警槍,然后接連兩腳踢昏了他們。
  手榴彈惡人悍不畏死的直接起來,把手榴彈扔向警察,周星星嚇得猛地深吸一口氣,跳起來一腳把手榴彈踢到旁邊,“砰”的一聲把周圍的木板等在雜物震落下來只把躲在沙發后面的一群警察埋在里面。
  老虎仔瞅準機會就想跑,被天養生拿著木板直接拍倒在地,上去抓住老虎仔要把他拉走,一個黑影撲了過來,直接把天養生撲倒在地,黑影也露出面容是陳晉,陳晉躺在地上死死的鎖住天養生的頭,天養生則死死的用腿壓住老虎仔不讓他跑。
  周星星則在炸彈落地的時候被震落的木板砸中,又被拿槍的惡人打中倒霉透頂,完全不給發揮的機會。
  天養生慢慢的感覺呼吸不暢,顧不得老虎仔了,只能先解決陳晉,不然老虎仔也壓不住要跑了,于是一腳踹飛老虎仔,反手把拽住陳晉的衣領拉到身前,“砰”“砰”提膝撞擊陳晉的頭部,趁機掙脫站起來,一腳踢飛在地上的陳晉,看見老虎仔已經跳窗逃跑,也顧不得陳晉了,直接跟著跳窗追了出去,陳晉也拼命爬起來緊追其后。
  3個人在屋頂忽左忽右,忽高忽低的毫不減速追跑起來,忽然老虎仔停下來了,是前面能跳的只有一個矮樓,相差好幾米遠,幾層樓的落差,可是轉頭看著氣勢洶洶狠命追過來天養生,只能回身直接天過去拼死一搏,天養生和陳晉的眼也不眨的跨步跳過去。
  老虎仔落地直接扭斷腳躺在地上抱著腳大叫,天養生落地直接向前翻滾借此緩沖落地的力道,然后直接跳起來一個飛踢向陳晉,陳晉在空中無處借了被踢飛撞到樓旁的樹枝,反震砸到樹下的貨車,掉落在地上努力掙扎怎么也爬不起來。
  天養生把老虎仔拉到樓邊上半身懸空在樓外,老虎仔大聲哭著哀求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殺了我也沒用,你放我走吧!”
  “我真的不知道,你找何永強,不真的不知道?!?br>  天養生冷冷的重復道:“何永強?!苯又莺莸恼f道:“你去陪我的兄弟吧!”說完直接把老虎仔推下樓。
  陳晉趴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老虎仔被推下來摔死,殺妻愁人就在眼前,幾次掙扎爬起來又摔倒,最后只能無助目送仇人離開。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