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香港警探 >第45章我是神經病不是蠢


  巴塞羅那廣場
  整個巴塞羅那廣場都充斥著地畫藝術、繪畫、踢踏舞、鮮花、瓷器等各種各樣的賣藝表演和小商小販。
  李厚賢和陳家駒看著這么熱鬧也很開心,打開餐車李厚賢對了陳家駒說道:“快去兜生意吧!”說著把滑板扔給他。
  只見陳家駒騷氣十足的左扭又拐的開始挨個攤位招攬生意。
  李厚賢則在餐車里做黃金粒粒(炒飯)、沙拉、熱狗吃的東西,沒一會陳家駒就回來了,把菜單拿來,李厚賢根據菜單把吃的準備好,陳家駒在把喝點接好又開始送餐,習慣了,天天都這樣混吃等下班查案。
  這時一伙混混騎著機車到處亂晃,最后停在餐車前面使勁的加油門排尾氣,在餐車上吃飯的人紛紛受不了尾氣難聞的氣味離開了。
  陳家駒送完餐回來,正好迎上其中兩個小混混開出去比賽,躲閃不及,直接摔倒在地上,滑板也滑落在剩下三個混混中混混頭頭的腳下,小聲呢喃道:“真倒霉!哪都有小混混?!碑吘剐』旎煸谌蛎總€國家都有,也不想找麻煩,誰知剛走到混混頭頭的身邊想把滑板拿走,混混頭頭直接一腳把滑板踢開,不耐煩威嚇道:“識相的快滾!”
  陳家駒揉揉屁股走到餐車看到一個客人也沒有就對著李厚賢問道:“喂,怎么客人全走光了?!?br>  李厚賢撇撇嘴指著前面那群小混混無語道:“有這幫家伙在誰還敢上門呀?!?br>  “我叫他們走!”
  “省省吧,你以為他們會聽你的?!?br>  “收拾東西,把車開走!”陳家駒剛才被欺負就憋著一股氣,現在更是氣到不行,忍不住說道。
  “為什么?”
  “我們兩個來做羅賓漢!”說完怒氣沖沖的就開始收拾東西。
  李厚賢也立刻興奮的叫道:“好??!”反正又不靠他生存,當然是開心做重要了。
  收拾完李厚賢和陳家駒站在三個混混也不多說對視一眼,一人一腳直接踢在兩邊的混混身上,瞬間從機車上飛了出去,混混頭頭看見就想直接騎車逃跑,被李厚賢拿著圍裙直接勒住脖子,車跑了,人留下了,捂住被淚珠的脖子倒在地上說不出話了。
  陳家駒又一腳踹飛顫顫巍巍剛想要起來的混混,被李厚賢踢倒的則直接幸運的暈倒根本爬不起來。
  這是賽車的兩個混混也飛車想直接撞飛李厚賢和陳家駒,被他兩神同步起跳雙腳蹬在胸口,胸骨不碎才怪,徹底爬不起來。
  看解決四個小弟,兩人不懷好意的走向混混頭頭,頭頭裝模作樣的露出兇狠的表情,做出準備開打的動作,兩人一下子就看穿了,直接向著一步靠近頭頭,頭頭立刻心虛的退后一步,然后花里胡哨的做了兩個,打拳的動作,做完雙手面向兩個人做了一個停止動作,兇狠的說道:“我媽說什么都可以做?!焙鋈槐砬樯褶D折哭喪著臉接著道:“就是不能打架?!?br>  “那你媽有沒有叫你不要搗蛋!”
  “有,我不記得了?!被旎祛^頭委屈道,好像是李厚賢和陳家駒搶小孩子糖果,他有不敢告訴家長似的。
  說完還低下頭呢喃道:“我先回家了?!?br>  李厚賢和陳家駒也被這混混的無賴樣,逗笑了,順手在頭頭的后腦勺拍了一巴掌。
  頭頭舉起雙手更加委屈道:“我媽說打不還手,我走了?!憋@的他兩真像欺負小孩似的。
  打完了兩人也沒心情繼續出攤,就開車到處找找線索,開了一會突然聽見“砰”的一聲,李厚賢就伸出腦袋到車外看到車胎癟了說道:“糟了,爆胎了?!?br>  “不要,我們有后備車胎?!标惣荫x一副你大驚小怪的說道。
  “我什么時候說怕了,我是說糟了?!?br>  “那你就不應該這么說?!?br>  李厚賢下車關上車門兩只手搭在上面無語的問道:“那應該怎么說?!?br>  “你應該說,哈...哈...爆胎了?!闭f完也直接下車了。
  “神經,正常人哪有這么說話的?!?br>  話音剛落,就看見旁邊一個穿著神經病院病號服的中年人,走過來坐下“哈..哈...,爆胎了?!?br>  陳家駒嚇的一哆嗦,趴在車窗上對著李厚賢認同道:“你說的對,正常人不會這么說?!?br>  擠下眉示意不可久留,說道:“換車胎!”
  李厚賢剛從后面把備胎滾過來,陳家駒張口問道:“喂,有沒有磁鐵?!?br>  “你要磁鐵干嘛?”
  “我要用繩子綁著它?!?br>  “無怨無關用繩子綁磁鐵干嘛?”
  “這么一來就可以把繩子丟進水溝里了?!?br>  “你沒毛病吧?”李厚賢開始有些懷疑他的神經。
  “沒有啊.”陳家駒還無辜道。
  “沒毛病為什么拿著繩子綁著磁鐵放進水溝里呢!不是毛病是什么?”
  “這樣才能把螺絲吸出來嘛?!?br>  “要螺絲.........”說道一半猛然發覺到什么,朝右前輪一看,果然輪胎被卸下來,螺絲一個也沒有了。
  “啊,四顆都不見了?!?br>  “你真聰明?!?br>  “我靠這真的需要磁鐵了?!?br>  “所以我才問你要?!?br>  “這下完了?!?br>  一旁的神經病一臉鄙視道:“想不到現在這么沒有腦子的人也可以在這個世界上生存?!?br>  陳家駒接口道:“你有嗎?”
  神經病直愣愣的看著他們兩說道:“有啊,雖然舊了一點但是比你們兩好多了?!?br>  李厚賢雖說也有辦法,但是被神經看不起還是賭氣反駁道:“你說那怎么辦?”
  神經病立刻笑起來說道:“你們呢還有其他三個輪子,把每一個輪子拆下一個螺絲,不就有三個螺絲了,然后裝上去慢慢走,不就可以挨到修理廠了?!?br>  陳家駒立刻煥然大悟道:“是啊?!闭f著走近精神病接著問道:“朋友,你真聰明,怎么回當精神病?!?br>  神經病立刻無語道:“你有毛病啊,我是因為有神經病進去的而不是蠢進去的,神經病和蠢根本就是兩回事?!北е芰乡P子起身道:“知不知道蠢豬?!?br>  李厚賢和陳家駒瞬間臉拉的老長,畢竟誰被精神病鄙視了心情都不會好。
  李厚賢馬上非常剛的強撐著說道:“傻呀,這要是出事了還不是車毀人亡?!闭f完用力想力拉開下水道欄桿,沒反應,使出吃奶的力氣猛拉,拉的欄桿都微微凸起,還是不行,更尷尬了直接跑到車后面躲起來。
  陳家駒和神經病更是吃驚,這尼瑪拉桿都拉變形了,嚇得神經病趕緊跑了,他是神經病但不傻萬一被李厚賢揍死了怎么辦。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