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香港警探 >第44章我愛西班牙


  西班牙巴塞羅那
  “鈴鈴鈴.........”
  李厚賢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吵醒了,閉著眼睛翻出被窩,習慣性的伸手出來在床頭柜摸了摸,沒摸到,像是回魂了一樣立刻破口大罵道:“陳家駒,你每天起不來就要定鬧鐘,每次都把我吵醒搞得睡不著?!?br>  被吵醒的李厚賢順勢就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醒了就基本睡不著了更難受,不如直接起來。
  走到門口,皺著眉頭,猛拍旁邊的房門,大叫道:“別想的這么美,把我吵醒了,你還能繼續睡?!?br>  陳家駒睡眼朦朧的揉著眼睛把門打開了。
  “哼!”了一聲,李厚賢轉身走開。
  陳家駒剛想過去,瞥見自己的睡褲,直接推掉露出性感的小翹臀,正好被李厚賢看見,白色的.......三角褲,不是騷就是gay,忍不住的打了幾個冷戰。
  李厚賢和陳家駒開始一起練武,陳家駒趁機學了不少好東西,每天早晨都要和李厚賢練武,先是熱身,負重俯臥撐1000個,壓腿1000個,蹲馬步。
  最后李厚賢和陳家駒對下拳,陳家駒搶先一拳打向他的頭部,向右一閃躲過去了,陳家駒就開始左右開弓連環拳,李厚賢腦袋左右晃動一一躲了過去,瞅準機會,李厚賢直接一個高登腿蹄到下巴,陳家駒直接向上翻滾躲開,剛落地就被李厚賢踩在腳下。
  “不打了,不打了,每次都輸,沒意思?!标惣荫x立刻撒潑道。
  “(ˉ▽ ̄~)切洗澡去?!崩詈褓t不屑的轉身去衛生間。
  李厚賢剛過來那會居然看到陳家駒竟然在擺小攤賣小吃,被李厚賢嘲笑是不是看上西班牙的妞了準備移民,陳家駒無奈的說道:“你以為我想呀,要不是一直沒線索,我也不會呀!”
  “沒線索,和擺小吃有毛線關系?!崩詈褓t一副你還狡辯翻著白眼道。
  “你懂什么,你也得和我一起工作,不然沒有工作我們都得被遣返!遣返!”
  “我靠,不會吧(?°?°?)?”李厚賢目瞪口呆道。
  所以李厚賢在西班牙這一個多月就是天天和陳家駒練武,擺攤,查案。
  --
  李厚賢和陳家駒收拾完畢,喝了杯牛奶就準備出門開始新的一天擺攤查案生活,別問為什么只喝牛奶,喜歡喝,再問就和你急,就是懶,牛奶直接可以直接倒,沒看杯子都沒洗就要走。
  剛打開門,隔壁意大利人突然不由分說的闖進來急忙關上門,就聽見門外一陣吵鬧聲,“有種以后就別回來?!惫皇澜绶蚱蕹臣芏疾畈欢?。
  “又和你老婆吵架了?!崩詈褓t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然后又露出猥瑣的模樣,一副聽好戲的樣子。
  “昨天我女朋友,哭著喊著不讓我走,說我走她就自殺?!边呎f邊露出女朋友被他深深吸引的自豪感,那副表情很欠K,完全不考慮這兩頭饑渴餓狼的感受,意大利人這是赤裸裸的炫耀。
  “你都有老婆的人,就不要亂搞了嘛?!标惣荫x內心是憂傷的。
  果然意大利人接口道:“我們意大利人是最注重愛情的,飯可以不吃,但是妞一定要泡?!?br>  李厚賢笑的更加猥瑣了,用手肘戳了戳意大利人色色的問道:“你確定不是那妞把你榨的回不來?!?br>  意大利人“嘿嘿”的干笑不說話。
  “你這還能找到女朋友!”李厚賢說完也不管空氣中一股濃濃的酸味,想要直接開門離開。
  直接被意大利人抓住哀求道:“看在同是男人的份上幫幫我,千萬不要開門?!?br>  陳家駒搖搖頭無奈拍拍李厚賢的肩膀說道:“我們從陽臺下去,你慢慢躲著吧!”
  李厚賢也只能說道:“記得下次也幫我們物色物色,不然不會再幫你了?!?br>  說完李厚賢直接搶先到陽臺直接跳下去,利用一樓的遮陽傘做緩沖,平安雙腳落地,背后就傳來一聲“哼”樓下西班牙老板眼睛瞪得牛大看著他。
  微笑不失尷尬的一聲“早??!”
  西班牙老板不耐煩的擺擺手,讓他跟進走。
  李厚賢只能偷偷的瞟向樓上想提醒陳家駒,不要跳,正巧被西班牙老板看到了,立刻明白上面還有人。
  直接把傘收起來,不出意外陳家駒直接摔在地上,疼的嗷嗷直叫。
  李厚賢看到西班牙老板氣勢洶洶的趕緊扶起陳家駒就走。
  “大哥,你也不知道吭一聲,疼死我了?!标惣荫x揉著屁股慘兮兮的抱怨道。
  “我怎么沒吭聲呀!”
  “你怎么吭聲的?”
  “我剛把嘴張開還沒發出聲音你就跳下來了?!鄙襁€原張嘴造型,然后一副幸災樂禍的無辜模樣道。(o′?ェ?`o)。
  “哼”
  -----
  “阿賢,你說什么時候才能找到線索,這完全是大海撈針?!标惣荫x無精打采擦著快餐車抱怨道。
  “不一定找到伯爵繼承人才能回去?!崩詈褓t隨意道。
  “那怎么回去?”果然陳家駒來了精神,興奮的問道。
  “伯爵死了,他弟弟繼位了,我們一樣可以回去?!?br>  “切.......”
  李厚賢彎腰洗毛巾一抬頭,頭有點暈,站不穩了,當然貧血了,只不過是鼻血,只見一雙白嫩細滑美腿映入眼簾,齊那啥超短褲,呢喃道:“我竟然渴的都出現幻覺了?!蓖分箍?,額,就是忍不住吞口水。
  忍不住抬高頭向上看去,是一件本心,清涼舒服吸汗不傷皮膚,錯,就是薄,透,小葡萄?..............眼和咳咳....上下冰火兩重天。
  慢慢靠近了,李厚賢竟然看見一根......咳咳,一枝紅杏出墻來,用白色超短褲做背景,李厚賢想到一個一時想不起來就的詞語叫什么呢,撓撓頭傻乎乎走神的把桶拎起來和她說一句:“O la!”
  猛然聯想到O la,真.........空,我愛西班牙,我愛巴塞羅那。
  直接激動地一下把水桶里的水向旁邊潑去。
  “我靠,色魔,色中惡鬼,有異性沒人性?!标惣荫x一把抹下臉上的水漬,小聲逼逼道。
  (ˉ▽ ̄~)切“你管的住我的身體,管不住我意....精神?!崩詈褓t一副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上留的大徹大悟轉身繼續干活。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