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香港警探 >第15章事前布置


  女人剛想上前幫忙,看見馬軍這么猛,嚇得啊的叫了一聲站在原地舉起雙手不敢動??匆婑R軍還想繼續動手,喪輝嚇得趕緊求饒:“大哥,求求你別打了,求求你別打了?!?br>  李厚賢這時走過來居高臨下的對喪輝說道:“我們是警察,聽說最近的銀河商場爆炸案了沒,我想知道是誰做的?”
  馬軍看到喪輝猶豫了一下這時候也配合的抓起喪輝的頭發抬起他的臉,兇狠的威嚇道:“快說話,我們長官問你話呢?!?br>  “兩位大哥,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說什么嘛。求兩位阿sir,大人有大量把我當個屁放了吧?!眴瘦x被馬軍拽的疼的快哭出來,慘叫道。
  話音剛落,“乓-----”的一聲,馬軍就拽著喪輝的頭和地面來了一個親密接觸,兇狠道:“長官問你話,你敢不說?!?br>  李厚賢聽后臉色不變隨意的說道:“奧,我們既然找你,就知道你是做什么的,阿軍把你的槍給我?!瘪R軍愣了一下,不是已經制服了嘛,怎么還需要用槍,但是也沒多問,隨手把身上的配槍遞給李厚賢。
  李厚賢隨手接過來,把里面的子彈退了出來,扔給喪輝,喪輝不由自主的接到手里,疑惑著給我把沒有子彈的槍干什么,同時李厚賢拿出自己的手槍對準喪輝,嚇得喪輝冷汗立刻流了下來,瞬間把槍扔了出去。
  “你說我一槍打死你,在你身上搜出毒品,說你販毒搶槍襲警被我當場擊斃怎么樣,法官會不會相信?!崩詈褓t一邊作勢要開槍,一邊陰笑著道。
  喪輝徹底崩潰了,跪在地上哭道:“我說,我全都說?!?br>  “我最近賣火藥給幾個人,一個叫阿勝,是漁家,我認識他很久了,他說是買去炸魚用的,一個叫軍火勇,聽說他是專門找空彈殼,買炸藥回去自己做子彈,然后賣出去,他們兩個要的量很小,還有一個叫北極熊,他買的最多,可能要做大買賣,平常經常出入油麻地的臺球室?!眴瘦x老老實實的一五一十的交代出來。
  “好,馬軍你去油麻地去找北極熊如果找到跟著他就行,不要打草驚蛇,最好能順藤摸瓜找到他們的老巢,一網打盡。我現在去警局向署長匯報,調配人手實施抓捕?!崩詈褓t聽完后交代馬軍道,其實李厚賢和馬軍兩個人就能解決他們但是有些時候特別是這種受領導關注的重大案情一定要多向領導匯報才能功勞最大化,不然總想獨吞,領導也不會喜歡提拔這樣的人。
  說完李厚賢隨手“砰”的一槍打死那個女的,同時把馬軍的手槍還給他盯著他的眼睛說道:“這種人渣留在世上只會幫助更多的人犯罪,我雖然不能處理所有的罪犯但是見到了我一定不會放過,以后你跟著我,想讓我放心的把后背交給你,殺了喪輝?!崩詈褓t之所以先殺了那個女的,就是因為怕他下不了手,把喪輝留給他。
  喪輝見到李厚賢他們過河拆橋要殺他,立刻崩潰的想要逃走,李厚賢一腳踢在頭上,踢暈了他。
  “這---”馬軍感覺這瞬間沖擊了他之前的觀念,之前抓到犯人都是帶到警局交給法官處理,雖然最后有很多犯人被放了出來,逍遙法外,自己還遭受過他們的報復,但是從沒想過直接殺了他們。
  “怎么選,你自己決定,想繼續跟著我,就得接受我處理事情的方式?!崩詈褓t也不著急逼他,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但是錯過了馬軍還是會覺得很可惜,當著馬軍的面這樣做是他想好的,畢竟以后會一直在一起做事情,一直帶著面具太累了,而且早晚也會露出馬腳,不如現在就說清楚,而且以馬軍的為人李厚賢只是做事方式比較極端又不是壞人,就算沒在一起他也不會亂說。
  “砰!”馬軍咬著牙,一槍打死了喪輝,凝重的說道:“李sir,我相信你是好人,在你手下做事我比以前都開心?!?br>  李厚賢雖然知道馬軍百分之九十九一定會選擇繼續跟著自己,但是真的看到他的決定的時候還是止不住的興奮,走上前拍了拍他的手臂,開心的說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辜負你的信任,你處理一下,相信他這里肯定有火藥,回頭直接報告說他們私藏軍火進行反抗,雙方交火,不小心引爆了炸彈?!?br>  -----------
  警署
  “報告署長,我們找到軍火來源了,據他們透露的消息,我們已經掌握嫌疑犯的行蹤,現在正在跟著他們了,但是我們假扮匪徒套取情報的時候,被軍火商發現身份遇到劇烈的反抗交火,不小心引爆的了炸彈,匪徒不幸身亡了?!崩詈褓t來到警署就去辦公室向署長匯報案情的進展,進去就看見標叔也在里面,不知道的看他們天天膩在一起激情四射的想歪了呢,并把這詞想好說辭說了出來。
  “好,做的好,軍火商死有余辜沒有造成其他傷亡吧?!弊鰹榇顧n標叔知道署長擔心的是什么,軍火商匪徒沒人在意,這種事情解釋下就行了,這是要人命的差事不還擊等死以后誰還敢做警察了,就這每年報名當警察的越來越少,主要就是關心民眾,出現民眾傷亡就麻煩了,有些不好說的得借他的嘴說出來。
  “標叔,這倒沒有,因為是晚上而且他們據點也在荒郊野外?!崩詈褓t聽到標叔這樣說就知道領導的意思了,心中算是徹底放心了。
  “好,回頭寫份報告給,我會和上級說明的,繼續密切監視這伙匪徒,有沒有掌握這伙匪徒確切的證據?你先去把陳家駒叫進來,一起說?!绷质痖L隨即吩咐道,他最關心的當人是案子,警務處長親自下的命令,這是關系到前途的,不然以為李厚賢這么容易過關,最起碼也得審查一下。
  “好的署長,目前還沒有掌握他們就是銀河商場的劫匪的證據,但是我們已經確認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他們?!崩詈褓t說完就打開門叫陳家駒進來。
  “報告署長,你找我?!边@大嗓門一聽就是家駒,嗡嗡的。
  “對,李sir他們已經找到的犯罪嫌疑人,回頭和馮氏集團保安的拼圖對照一下是不是這伙人,但是還沒有掌握他們就是銀河商場的劫匪的證據,沒法抓他們?!绷质痖L也是比較頭疼,找到嫌犯,就是沒有證據抓他們,如果再讓他們引爆炸彈就不一定能有這么幸運沒有人員傷亡了。
  陳家駒和標叔他們也是愁眉苦臉,有時候港島的法律就是這么操蛋。
  “對了署長,剛才我接到報告說,匪徒正在逼馮氏集團交錢,把總裁秘書的胳膊炸傷了,我們還監聽到馮氏集團已經決定交錢買平安了?!标惣荫x這時也著急的匯報到。
  “你怎么不早說,該死的混蛋,難道就一點辦法都沒有?!笔痖L氣的站起來,大叫道。
  “不如把他們帶回來,使些手段不怕他們不招?!标惣荫x還是想使用慣用的老套路嚴刑逼供,就是打,打的你撐不住就說了。
  “萬一不說,撐住48小時,報復起來更麻煩?!睒耸暹€是比較穩妥的,不想這么冒險。
  “不如,我們找到他們老巢,大張旗鼓的包圍過去,打草驚蛇,我們不小心走火幾槍嚇嚇他們,他們做賊心虛,肯定會奮起反抗,這樣不管怎么說都有借口把他們抓起來了?!崩詈褓t適時的站出來建議道。
  “好,就這么辦?!笔痖L和標叔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
  “李sir,你去繼續跟蹤匪徒的行蹤,一但確定匪徒的老巢就立刻行動,標叔你去通知各部門準備隨時待命?!币坏辛藳Q定,署長立刻安排了起來。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