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香港警探 >第4章保護莎蓮娜
    警署
    “其他人呢?怎么只有莎蓮娜可以保釋出來?!敝焯系氖窒虏槔韱柕?。
    張律師搖了搖頭,無可奈何地道:“警方不讓保釋?!?br/>    “那莎蓮娜呢?”曹查理疑惑道。
    “莎蓮娜現在是警方的控方證人,警察一條罪名都沒有起訴她?!睆埪蓭熣f著開始懷疑地望了下莎蓮娜?!叭思耶斎幌肴ツ睦锞腿ツ睦锢?!”
    “什么,你當了警方的控方證人?你這個吃里爬外的,你竟敢控告老大?!辈懿槔韺χ從却舐暸?。
    “是警方叫我做的,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莎蓮娜苦惱地道,她現在還莫名其妙警察為什么一條罪名都沒有起訴她呢。
    “警方叫你做,你就做啦”朱韜另一個手下丹尼怒道。
    “喂,你們不要騷擾我們警方的檢方證人,”陳家駒和李厚賢及時跟了上來說道。
    “你們是什么人?”丹尼不屑的問道。
    “我們是警察,現在負責保護這位小姐,如果你再啰里啰嗦,我們就告你妨礙公務?!?br/>    “喂,莎蓮娜?!辈懿槔聿辉谝獾恼f道。
    “你現在只可以說再見或者拜拜,多說一個字連你也抓起來?!标惣荫x聽到曹查理還要說張口威嚇道,曹查理轉頭看了下張律師,見張律師點頭示意。
    “莎小姐,你先要去哪里我們送你過去?!崩詈褓t知道莎蓮娜的本性并不壞,而且還是女神級別的美女立刻殷勤道。
    ----
    張律師趕緊返回詳細了解案件情況,然后去警察拘留室向朱韜匯報。
    “我研究過所有的資料了,關于這件案子非常麻煩?!本辛羰依飶埪蓭煂χ祉w道。
    “張律師,我可全靠你了?!?br/>    “我會盡力而為。但是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勝訴的可能不大?!睆埪蓭煋u搖頭說道。
    “如果你幫我洗脫罪名,我會好好報答你的?!敝祉w囂張的指著張律師說道。
    “警察只在你手上搜到錢,毒品在對方手里被捕,只要你一口咬定不認識對方,我們的贏面會大一點?!睆埪蓭煹氐?。
    “好,哈哈!”朱滔大喜道:“只要能脫罪,做什么都行?!?br/>    張律師想了一下還是把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
    “只有一件事非常麻煩,就是莎蓮娜做了警方的控方證人?!?br/>    “什么?莎蓮娜做了控方證人?”朱滔不可置信地道。
    “也可能是警方逼迫她做的,想離間我們?!睆埪蓭煵淮_定地道:“但是萬一警察策反成功,這單案子就懸了,現在警方還派了兩名警察24小時保護她至開庭?!?br/>    朱滔沉默了一會兒,雖說莎蓮娜進他公司當秘書沒多久,很多事不可能知道,但是萬一她知道了呢。
    張律師無奈道:“就怕他在法庭上亂說,說一些我們預料不到的話,增加我們麻煩?!?br/>    “這樣吧,你出去幫我打個電話給丹尼,讓他照顧一下莎蓮娜!”朱滔最終不愿意冒這個險,卻不想正好掉進了警察的圈套里。
    ---
    想不到莎蓮娜一出來就去逛街,李厚賢實在是怕女人逛街,真的會變身的,變超人,就對陳家駒說道:“你先看著他,我去旁邊看一下,買點東西慰勞慰勞我的肚子?!?br/>    “1個漢堡,2個雞腿,1杯橙汁,謝謝了?!标惣荫x及時補充道。
    李厚賢到旁邊買了碗牛肚和幾個魚蛋串串拿著給陳家駒帶的吃的,找個舒服地方開心的吃了起來。
    ---
    “喂,你一個女人在房間里很危險的?!鄙從葎傁氚验T關上,李厚賢不失時機的用腳頂住門,兩只眼睛瞇成一條縫,裂開嘴巴有些興奮的望著莎蓮娜說道。
    “我就是想看看有什么危險!”莎蓮娜有些愚弄的笑著說道。
    “哎,那可不行,我們做警察的一定要盡職盡責,對得起廣大市民,我就犧牲下,進屋保護你?!崩詈褓t此時笑的更燦爛了。
    “去死,我看你才危險?!鄙從日f著猛踩李厚賢頂住門的腳,想把門關上,誰知李厚賢反應賊快,瞬間推開門閃進屋里。
    陳家駒有些驚異,難道李厚賢想出美男計,拉攏莎蓮娜到警方的陣營,全心全意地起訴朱滔,打量了下李厚賢俊朗的外貌,挺拔的身材,這家伙還真有用美男計的本錢。
    李厚賢用美男計是肯定的,但是絕不會像陳家駒想的這么偉大,還為了香港警方,純粹是莎蓮娜長得漂亮。
    李厚賢走進房間隨意的躺倒在沙發上說道:“你最好跟警方合作,警方這一次出的可不是什么陰謀詭計,是真正的陽謀,你合作與不合作都于事無補,因為朱滔不會這么想,你試想一下,如果有一個人可能會威脅到自己的生命安全,他會把自己安全寄托在你身上嗎?他只會明白,你現在是警方的控方證人,你明天只要說錯一句話,就有可能置他于死地,他會很放心你嗎?命只有一條,漂亮的秘書嘛!招聘廣告往門口一貼,有錢還怕招不到人?!?br/>    李厚賢一分析,莎蓮娜臉色跟著越變越差,一付楚楚動人的可憐樣。
    可惜,李厚賢為了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繼續嚇唬道:“我敢保證,從現在到明天開庭之前,朱滔的殺手肯定會來,你到時候自然便知道誰敵誰友了,你知道香港每年有多少警方的控方證人,在沒出庭之前便永遠消失了嗎?”
    “?。。?!”莎蓮娜嚇了一跳,她只是一個女人而已,剛出社會沒多久對這些了解的并不多。
    但莎蓮娜只是經驗少,畢竟是高學歷高智商,而且電影都是這么演的,剛開始只是單純的以為警察離間她和朱韜的關系,現在想想簡直是拿她做誘餌,引誘朱韜派人殺他,然后他們去捉拿朱韜,簡直太可惡了。
    “好,那你們只能在樓下,我不叫你們,你們不許上樓,累死了,我現在要上樓去洗澡?!鄙從冗€是警惕的說道。
    陳家駒和李厚賢只能無聊的在客廳看電視,吹水。
    “你對她有意思,怎么這么殷勤!”陳家駒用手肘搗了搗李厚賢猥瑣的奸笑著說道。
    “靠,莎蓮娜漂亮嗎?”李厚賢無語的說道。
    “漂亮呀!”
    “身材怎么樣?“
    “從外面看起來絕對可以?!?br/>    “那學識呢?”
    “那還用說高材生呀,要不然年紀輕輕就能去那種大公司上班?!?br/>    “家境怎么樣?”
    “從這套別墅來看,家境杠杠的,我一輩子的薪水都買不起?!?br/>    “你有女朋友嗎?”
    “有呀!快準備結婚了?!?br/>    “靠,你這種大鼻子都有,你是飽漢子不知饑漢子餓,對這樣的女人,沒機會都要創造出機會,何況現在有機會肯定流口水呀!你已經有千萬不要和我爭,記得看情況給兄弟創造機會?!崩詈褓t一邊說著一邊對陳家駒豎起中指。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