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兩天,郭勝和大力除了吃飯和睡覺,其他的時間都用來完善論文,總算是提前完成了這篇論文。
  “胡老師,論文我倆已經完成發到你郵箱里了,你檢查一下,發給院長的時候別忘告訴他,這篇論文有極大的經濟價值,讓他別忘了快點看完好定下來咱們留在這里的事情?!?0月6號這天下午,兩人從帳篷里走了出來,郭勝高興地對胡一菲說道。
  菲菲看到兩人疲憊的樣子,趕緊說道:“好了好了,你們倆先睡一覺,好好休息休息,論文我看一看就立馬發給院長?!?br>  兩人回到帳篷,很快就睡著了,直到第二天早晨兩人才被餓醒。兩人走出帳篷,看到胡一菲已經在外面做早飯了,兩人問候道:“胡老師早?!惫鶆賳柕溃骸霸趺唇裉爝@么早就做飯了?”
  “你倆先去洗漱,一會吃完早飯,咱們還得往回返呢?!焙环瓶吹絻扇诵褋碚泻舻?。
  兩個人清醒過來,郭勝連忙問道:“怎么還要我們回去,難道院長他昨天忙沒有看到這篇論文?今天看也一樣啊?!?br>  “院長,他昨天就看了這篇論文很滿意,下周咱們院的一位教授就會來這兒和農科院,灌溉專利方組成聯合實驗小組,對你論文中的數據進行論證?!焙环七B忙說道。
  “可論文明明是你帶著我們寫出來了,胡老師,你不會是讓人欺負了吧?”郭勝奇怪的問道。
  “誰能欺負得了我?院長昨天問我要不要留在這里繼續調研,我拒絕了?!焙环茡P了揚胳膊裝作不在意的說道。
  “為什么?你不是一直盼著和曾老師能在一起嗎?”大力奇怪的問道。
  “誰盼著和那個賤人一直待著一起,這剛呆了幾天我都快煩死他了。再說這兒吃也吃不好,連澡都洗不了,我是徹底待夠了?!焙环茝娦薪忉尩?。
  “那我去叫曾老師吃飯?!惫鶆倏吹胶环茝堁牢枳Φ臉幼?,轉而說道。
  “胡老師,我和郭勝都不在意的?!贝罅环普f道。
  “那不行,我是老師,怎么能讓學生來保護?”胡一菲認真的說道。
  “小菲菲不要離開我?!惫鶆龠M屋的時候,曾老師正在講著夢話。
  郭勝猶豫了一下,沉默了一會兒后拍著曾小賢說道:“醒醒曾老師,該吃飯了?!?br>  “吃飯了嗎?”曾小賢醒了過來問道。
  “其實曾老師你要開口,胡老師她會留下的?!惫鶆侏q豫了下還是說道。
  “她留下來了,你們倆怎么辦?”曾小賢笑了笑問道,看到郭勝還要說話,又說道:“不要說你們也留下來,一菲她已經和我講了你們那個論文的意義,我不明白那個論文到底意味著什么,但我知道,如果你倆繼續留在這里,只會浪費你們的能力。
  好了,我們回去吃飯吧,自己在這待一個月我都挺過來了,不就是再待11個月嗎?很快的。不過,你得答應我,如果咱公寓再來了帥哥的話,你一定得幫我狠狠打擊那帥哥的氣焰,讓一菲她看不起他?!?br>  “放心吧曾老師?!甭犃嗽≠t最后的話,郭勝忍不住笑了,趕緊保證道。
  吃完飯,曾小賢跟胡一菲膩歪了一會兒,一菲就轉身上車,曾小賢目送著三人離開了。
  ......
  第二天下午,經過長途跋涉的三人終于回到了愛情公寓,進了屋看到眾人已經坐在沙發上等著三人都歸來,看到三人回來,趙海棠第一個沖了過來對大力問道:“大力學姐,你怎么樣?郭勝他有沒有對你做什么事?不要怕他,凡事我來給你做主?!?br>  “沒有啊,這次旅行很愉快,和郭勝在一起我挺舒服的?!贝罅貞浧鹇眯兄械膱鼍?,笑著說道。
  “在一起...挺舒服的?”趙海棠不可置信的問道,隨即癱坐在了地上。
  呂子喬走了過來把他扶了起來,笑著對郭勝說道:“怎么樣?兄弟想的周全吧,這下知道有安全措施的好處了吧?!眳巫訂虝崦恋男χf道。
  “怎么樣怎么樣?你倆久別勝新婚,曾老師一定表現的很勁爆吧?”陳美嘉也跑過來,笑著對胡一菲問道。
  “什么久別才不過離開了一個月,再說就他那慫樣,能有什么表現???”胡一菲說著把抱進來的箱子放在了地上打開來對眾人說道:“這是曾小賢他給你們的回禮?!闭f著把里面的沙雕拿了出來。
  “曾小賢認為你們之前拒絕,是因為質疑他的技術,他就抓緊時間調了一個樣品出來給你們看看,如果有需要的可以直接私聊他,他可以抽空給你們做出來?!焙环普f著,把那個沙雕放在了桌上,眾人仔細一看眉眼間真的很神似,連忙再次拒絕。
  張偉抓住機會把郭勝拉到一邊,笑著對他說道:“阿勝啊,這次可真得謝謝你?!?br>  看到張偉的樣子,郭勝問道:“我們走那天,你們去會所,你把羽墨姐帶上樓了?”
  張偉沒有說話,笑著搓搓手點了點頭。
  郭勝看到張偉的樣子,郭勝完全確認了,不由有種心愿達成的喜悅,但看到張偉猥瑣的表情,兩世處男的怨念占了上風,忍不住說了句:“禽獸?!?br>  張偉自動過濾了這句話,對郭勝說道:“但是羽墨她只允許我沒事的時候去她那里,卻不肯搬來這里住,這怎么辦???”
  “那羽墨姐她是怎么說的?”郭勝問道。
  “她說怕搬過來的太快,一菲會笑話她?!睆垈セ卮鹫f。
  “那我也沒什么辦法,女生的事我也不懂,不過你可以去搬過去和羽墨姐一起住啊,她那不是還有空房嗎?”郭勝說道。
  “啊,那不是意味著我要付兩份房租,你還不如一劍殺了我?!睆垈ハ攵紱]想,就一臉心疼的拒絕道。
  “我發現偉哥你一到關于錢的問題就反應的特別快,那我也沒別的辦法了,我先回去整理東西了?!甭犃藦垈サ脑?,郭勝翻了個白眼兒,說完就回屋了。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