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愛情公寓我的大力不可能這么可愛 >第52章浴間雜談
大力聽了郭勝的話笑了笑,對他說道:“這里景色這么好,一會兒洗完澡我打算在這里多拍點照片,相機還有電嗎?”
“電量應該不多了,我拿過來充一下?!惫鶆倩貞浟艘幌禄卮鹫f。
大力試了試水溫,對郭勝說道:“水溫可以了,我要開始洗了,你也別離開太遠了?!?br/>“你放心,我就在那邊搭帳篷,有事情你喊我就可以?!惫鶆僦钢旁诘厣系膸づ窕卮鹫f。
大力聽完拉上了入口。
看到大力走進洗澡棚,郭勝走向了帳篷。
“郭勝你在嗎?”褪下衣物的大力想到這樣的自己和一個男生只隔著一層篷布,不由得臉紅心跳,忍不住向郭勝問道。
正在安裝帳篷的郭勝聽了回頭看去,看到陽光透過篷布,把少女姣好的身形映照出來,不由的看呆了,回過神來連忙轉過身回答道:“我在這兒搭帳篷呢,怎么了嗎?”
這時大力已經鉆進了水袋,只把眼睛往上露了出來,感到渾身都在發熱,聽到郭勝說的話,微微起身說道:“你陪我說會話吧,在那里就可以?!?br/>“好啊,要聊點什么?”郭勝隨口答應道。
“你是男生,聊天難道還要我找話題嗎?”大力話說出口才發覺語氣不像是平常的自己,連忙又鉆回了水里。
郭勝聽了想一想,然后說道:“那我給你給你講幾個笑話吧。
一位農夫請了工程師、物理學家和數學家來,想用最少的籬笆圍出最大的面積。
工程師用籬笆圍出一個圓,宣稱這是最優設計。
物理學家將籬笆拉開成一條長長的直線,認為圍起半個地球總夠大了。
數學家好好嘲笑了他們一番。他用很少的籬笆把自己圍起來,然后說:‘我現在是在外面?!?br/>大力聽了笑了笑:“然后說道,這個不好換一個?!?br/>郭勝回憶了一下,然后又說道:“工程師、物理學家和數學家同時接到一個任務:將一根釘子釘進一堵墻。
工程師造了一件萬能打釘器,即,能把任何一種可能的釘子打進任何一種可能的墻里的機器。
物理學家對于榔頭、釘子和墻的強度做了一系列的測試,進而發展出一革命性的科技——超低溫下超音速打釘技術。
數學家將問題推廣到N維空間,考慮一個1維帶扭結的釘子穿透一個N-1維超墻的問題。很多基本定理被證明……當然啦,對于數學,這個題目之深奧使得一個簡單解的存在性都遠非顯然?!?br/>大力聽了,想一想,然后說道:“這個還有點意思,還有嗎?”
郭勝聽了連忙又講了起來:“物理學家和工程師乘著熱氣球,在大峽谷中迷失了方向。
他們高聲呼救:‘喂——!我們在哪兒?’
過了大約15分鐘,他們聽到響應在山谷中回蕩:‘喂——!你們在熱氣球里!’
物理學家道:‘那家伙一定是個數學家?!?br/>工程師不解道:‘為什么?’
物理學家道:‘因為他用了很長的時間,給出一個完全正確的答案,但答案一點用也沒有?!?br/>大力聽了忍不住笑著問道:“怎么你講的笑話全是黑數學家的,你也和數學家有仇?”
“我就你這么一個女朋友,怎么可能和數學家結仇?”郭勝聽到大力的笑聲,搞怪的說道。
“這話要讓別人聽去,你這輩子都拿不到諾貝爾獎了?!贝罅β犃斯鶆俚脑?,笑得更開心了。
“比起那些獎項,我更希望能通過你的考核?!惫鶆俪脵C說道。
“那看你表現吧,我還想聽?!贝罅﹄p臂搭在水袋外沿上說道。
“那我再講幾個關于經濟學家的吧?!惫鶆傧肓讼?,繼續說道:“有人告訴一位數學家,一位理論經濟學家和一位計量經濟學家說,旁邊那間黑燈瞎火的密閉房間里有只黑貓,看他們誰能逮得到。其實,房間里根本沒有貓。
數學家先進去,拼命找那只并不存在的貓,結果發了瘋,進了精神病院。
理論經濟學家進去折騰一番,沒找到貓,卻不氣餒,出來后還得意洋洋地說:‘他可以搞一個數學模型,精確地描述他在房間里的運動軌跡?!?br/>計量經濟學家躡手躡腳趟進黑房間,花了一個多鐘頭找尋那只并不存在的貓。只聽他在屋里大叫:‘哎喲,脖子被貓撓了一下!’”
大力聽了笑著問郭勝道:“你從哪兒知道的這些笑話?”
“自從和你簽下了協議后,我一直在學習怎么能當好一個合格男友,我看網上說如果找不到話題,可以給女朋友講一些笑話,這些都是我查到以后覺得你可能會喜歡,然后背下來的?!惫鶆俳忉尩?。
“還有嗎?我還想聽?!贝罅β犃斯鶆俚脑?,笑著問道。
“一個物理學家、一個化學家和一個經濟學家漂流到孤島上,十分饑餓。這時海面上漂來一個罐頭。物理學家說:‘我們可以用巖石對罐頭施以動量,使其表層疲勞而斷裂?!瘜W家說:‘我們可以生火,然后把罐頭加熱,使它膨脹以至破裂?!洕鷮W家則說:‘假設我們有一個開罐頭的起子……?!惫鶆儆掷^續講了起來。
“你這么黑你自己的專業真的好嗎?”大力笑著說道。
“心理學中有個概念叫做犯錯誤效應,也叫“瑕不掩瑜效應”,指的是對于有實力的人,犯下某個小小的錯誤反而會提高他們的魅力。我之所以能隨意的黑自己的專業,而你也可以聽得這么開心,就是因為我們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惫鶆傩χ鴮Υ罅卮鸬?。
“我洗好了?!贝罅φf著拉下了拉鏈。
郭勝聞聲望去,看到大力身穿一件深藍的連體泳衣邊擦頭發邊走了出來。那一刻少女所展露出來的嫵媚,讓郭勝無法動彈。
“怎么了?不好看嗎?”大力看到郭勝呆在那里,轉了一圈問道。
“怎么穿泳裝?太陽還這么毒,曬傷了怎么辦?”郭勝這才緩過神來連忙問道。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