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愛情公寓我的大力不可能這么可愛 >第4章和大力的再次相遇

第4章和大力的再次相遇

    一覺睡醒,郭勝開始洗漱,張偉忽然推開門走了進來,看到郭勝,滿面笑容的說道:“阿勝啊,咱倆商量商量唄,你看一會我能不能穿一下你的西裝?!?br>    “你不是說作為律所唯二的律師咱倆今天都得穿正裝嗎?我就一套,你穿了,我怎么辦?”郭勝詫異地問。
    “你可以穿我的呀。這不是今天我的律師事務所開張嗎,我是主角,總要穿最好的吧,幫幫忙嘛阿勝?!睆垈ルp手拉著郭勝的手搖晃著說。
    “行行行,你什么時候把曾老師那一套學了去?”郭勝被纏得沒辦法只好答應。
    “管用就行,我那西裝挺貴的你小心點穿別弄臟了?!睆垈ヒ姽鶆俅饝吲d地囑咐道。郭勝翻了個白眼作為回答。
    穿好衣服后二人自覺來到3601房間等胡一菲把飯做好。在剛來愛情公寓的時候郭勝向大家展露了得自系統的廚藝,引得眾人紛紛夸贊。然后,就引發了胡一菲的好勝心,之后這幾天大家齊聚時就必須到3601房間品嘗胡一菲做的飯菜了。
    “一菲你這是炒飯還是拆炸彈?”看著戴著摩托車頭盔做炒飯的胡一菲,呂子喬忍不住吐槽道。
    飯一做好,眾人就紛紛對胡一菲的早餐吐槽,陳美嘉更是爆料說自己懷孕,不能吃油膩希望能逃過午餐而張偉更是掏出手機一看說到:“哎呀,我律所開張的吉時是中午十二點,就要到了?!?br>    聽到張偉這么說,大家全都放下碗筷陪張偉到了3602房間。
    在3602里,看到開在關谷畫室里的律所,還有九塊九包郵的簡陋花籃幾人又對張偉無情嘲笑。隨即還不等張偉揭幕,美嘉又發現自己和子喬婚禮的吉時就只有今天下午的一點到四點。
    大家立即撇下張偉簇擁著子喬和美嘉前往民政局,而張偉舉著還未揭幕的律所招牌被一菲領了過去。
    到了民政局,呂子喬卻發現自己沒有帶身份證,胡一菲本打算派張偉回去拿,可是郭勝主動說:“我去吧,偉哥他拿了個招牌不方便?!?br>    出了門郭勝才發現自己穿的是張偉的衣服,自己的物品都落在了屋里。掏了掏兜發現張偉的手機錢包鑰匙都在,可是里邊只有十幾元錢,這時郭勝看到了旁邊停著的共享單車,他在心里簡單算了一下確定騎車還能比打車快點,就沒回去借錢直接用張偉的手機掃碼,上車朝愛情公寓的方向飛快騎去。
    ……
    以接近四十邁的速度騎了半天,就算郭勝被那個要求他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變態學霸系統狠狠調教過,也有些堅持不住了??匆娗懊媸且粋€拆了一半的沿湖公園,路上還有人行走,郭勝下意識減慢了車速。這時他聽到側方傳來一陣哭泣聲,轉頭看去就看見湖邊看臺上有一個身穿一套美少女戰士服的姑娘正試圖翻過欄桿。他立即剎車,還沒停穩就看到前面有人沖了過來,一頭撞在了郭勝身上,兩人都被撞翻了過去。
    郭勝急忙起身,發現倒在地上的是他之前念念不忘的諸葛大力,快步把她扶起,嘴上問道:“沒事吧大力?”
    大力被人扶起后還有點迷糊聽到有人問就答道:“沒事,就是撞得頭有點痛?!?br>    郭勝聽到后下意識的想要幫她揉一揉,想到這是剛認識的女生,又不知道應不應該動手,一時顯得手足無措。
    大力緩了過來,退了一步,看清是郭勝后理了下頭發,笑著問道:“是你啊,怎么?不去上學改去賣保險了?”
    “什么保險?我是兼職律師,我朋友今天結婚領證,我幫忙送身份證?!惫鶆倏焖倩卮鹫f。
    “做律師還兼職閃送,你現在很缺錢嗎?”諸葛大力雙手叉腰迷惑的問。
    “還好吧,都是幫朋友?!惫鶆仝s緊否認說?!皩α?,我剛才看到一個女孩翻到欄桿外面,感覺她可能是要自殺,這才走神撞到你的,你看,就在那?!闭f著就向那里跑去,大力一看也跟著跑了過去。
    走到看臺上,兩人緩緩接近哭泣的女孩,看到地上的行李箱兩人都有些疑惑,對視一眼大力輕輕問道:“她真要自殺,為什么會帶著個行李箱?”
    “也許是情緒型自殺?”郭勝也有些不確定。
    “我去確認一下?!贝罅φf完就往前走。
    郭勝急忙攔住“我去吧,我有學過這方面的知識?!闭f完就悄悄走到了埋頭哭泣的女孩身后輕輕問道:“你好,有什么能幫你的嗎?”
    女孩嚇了一跳,看到是一個穿著廉價西裝的英俊青年立刻收起哭臉,笑著問道:“你是哪家保險的推銷員?這么帥?!?br>    看到女孩的表情郭勝感覺她不像是要自殺,略微放下心解釋道:“我不是賣保險的,我是個學生,兼職律師?!?br>    看到郭勝還要再說,大力急忙攔住。對郭勝示意女孩。
    看到大力的示意,郭勝對地上的女孩問道:“介意和我聊聊天嗎?”
    “有什么好聊的,你都有女朋友了?!迸⒖戳搜酃鶆偕磉叺拇罅?,賭氣說道。
    “聊一聊你為什么在這里哭,你看可以嗎??!惫鶆倏粗柕?。
    “因為小寶走了?!甭犃斯鶆俚膯栐?,女孩又哭了起來。
    “小寶是誰?”大力忍不住說道。
    “聽起來像是個寵物?!惫鶆倏磁⒌谋砬殡m然難過,卻不像是失去至親,進一步問道。
    “我不許你這么說我兒子?!迸⑸鷼獾恼f。
    “是狗還是貓啊,嗯,看你的表情應該是貓?!惫鶆俅_認只是一場誤會,有些意興闌珊的進一步推斷。大力看女孩傷心的樣子不禁有些不忍心,拉了拉郭勝示意他別說了。
    “就算小寶走了,你還有家人啊?!贝罅磁⑦€在哭,忍不住安慰說??刹幌胍话参颗⒖薜母鼌柡α?。邊哭還說著:“我只有個男朋友,但他不支持我養兒子,還把我趕出來了?!?br>    大力看自己的安慰反而讓女孩哭的更厲害了,有些尷尬,下意識看了看郭勝。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