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愛情公寓我的大力不可能這么可愛 >第1章從零開始的穿越者生涯
火車過道上,一個身著黑西裝白襯衫打著領帶的英俊青年端坐在三個靠在一起的半人高蛇皮袋上,用老人機小聲打著電話。這詭異的搭配配合年輕人俊朗的外表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目光,隱約間還能聽到他那邊傳來謝謝偉哥,賠了六十多億,沒欠款,專利全轉讓了,愛情公寓是吧,自己過去,不用接了的聲音。
放下電話,郭勝忍不住吐出一口氣,用雙手托住下巴,低頭感嘆著。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混的最慘的穿越者了,明明早早就確認這里是愛情公寓電視劇的位面,發展情況幾乎和地球一模一樣,自己早回來十幾年,相當于同一張試卷重考一次。還有個讓自己掌握了三十幾種語言,擁有十余種世界尖端領域的專業知識,幫自己打造了毫無盲區的基礎知識體系的學霸系統。按道理怎么也不至于每次前往風口,都被風一巴掌打在地上啊!
現在可倒好,全身上下不到一百塊錢,換洗的衣服都沒有,系統也跑了,連熟知的愛情公寓劇情都完全錯過去了,還得去和張偉合租。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通過那個倒霉學霸系統獲得的知識還有這三袋子證書沒一起消失。這以后可怎么辦,難不成真和張偉一起當律師?
“你好,能打擾你一下嗎”一個好聽的聲音打斷了郭勝的思考。
郭勝向聲音望去,看著他搭訕的漂亮短發女生,總感覺眉眼間有點熟悉,就一時愣在了那里。
“你還好吧?”女孩看他眼神發直,忍不住向前。側著頭在他眼前搖了搖手,問道。
“狗哥!”郭勝突然回想起眼前這人是誰,蹭的站了起來激動的大喊道。半個車廂的都看了過來,郭勝意識到自己說的太大聲了,可還是忍不住激動,一把抓住女孩的手,在她臉側悄悄問道“狗哥,你也穿越了?”
女孩用力掙開郭勝的手,揉了揉,退了一步問道“你是哪位?我不認識你!什么穿越?你又為什么叫我狗哥?”
又小聲說“哪有女孩會讓人這么叫自己的?”
郭勝看著女孩變換的表情,越發確定自己沒認錯人“犬萊八荒啊!怎么?在這邊過得太久你連自己用過的名字都忘了?”
“你在說什么?我叫諸葛大力,從沒改過名字,不信你看我身份證?!闭f完就掏出身份證雙手舉在郭勝眼前。
看著眼前的女孩,郭勝學過的微表情知識告訴他女孩沒有說謊,她真的認為自己是諸葛大力,不知道穿越的事,雖然還有失憶等可能,但這概率已經小的沒必要考慮。這樣一確認孤獨感又一次包裹住郭勝,過去通過學霸系統掌握的表情管理,心理建設知識也無法阻止他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
“你還好吧?”諸葛大力小心翼翼的詢問。
“噢,沒事!剛才認錯人了,實在是抱歉,沒嚇到你吧?”聽到問話郭勝看著大力,勉強從臉上擠出了笑臉,賠著笑,答道。
“沒關系,是我不好,剛才不應該隨便打擾你的?!笨粗矍坝⒖∏嗄曷燥@難看卻格外溫暖的笑容,大力的身體也不再緊繃,回答說。
“不,是我的問題,你剛剛叫我是有什么事嗎?”郭勝也放松下來問道。
“是這樣,我在寫一篇名論文,名叫《交通工具選擇與個人收入的非線性關系》,現在正在取樣階段,希望能調查一下你的收入情況?!敝T葛大力微笑著回答。
這么扯的論文題目,她不會是想撩我,隨便編的題目吧?這樣想著郭勝就問道“怎么,這車上的人你都要問一遍?”說完還環顧了一下車廂。
“不是,我已經注意你很久了?!贝罅u了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這里的大多數人我都可以通過衣著穿戴,言辭舉止,行為習慣,隨身物品來分析出那個人的職業和收入情況。而你根據我的觀察年齡應該在二十到二十五歲之間,身上穿著的商務西裝價值超過十萬元,從你的坐姿來看你經常穿這類衣服而且對現在穿著的這一套毫不在意??墒菂s用著幾十塊錢的手機,身上沒有任何值錢的飾物,全部行李就只有三個蛇皮袋,看袋子的形狀里面應該裝的是文件吧?你的職業和收入我實在是分析不出來,可作為特殊樣本,我又不能把你排除,這才來找你的?!?br> 這么清晰明確的思路確實不是狗哥能辦到的,郭勝放棄了最后一絲念想,面向大力笑著說“原來是這樣,我的經歷比較離奇,不怪你猜不出來,故事有點長,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坐下來我仔細給你講講?!边呎f邊往袋子的一邊挪了挪坐下,拍了拍另一側示意大力坐下。
大力遲疑了一下,半邊坐在了蛇皮袋上左手扣右手一起放在了緊貼的雙膝中間。郭勝看見后又往旁邊讓了讓,大力這才全坐了上去。
“我叫郭勝,勝利的勝,今年22歲,天蝎座,是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現在在五百丁科技大學讀研一?!?br> “我也在五百丁科技大學讀研一,怎么從沒見過你,你讀什么專業???”大力忍不住插嘴道。
“經濟學,我休學了一年?!惫鶆俅甏晔执鸬?。
“才研一就休學一年?你的故事一定很有趣,請繼續?!贝罅θ滩蛔≌f道,說完又往中間靠了靠,一臉期待的盯著郭勝。
“我上大學時做了個直播平臺,正規的那種?!笨粗罅β冻鼍璧纳裆?,郭勝急忙補充道?!暗谝粋€專業的直播平臺小熊貓直播就是我創立的?!?br> “半年前宣布破產的小熊貓直播的神秘創始人就是你?”大力上下打量下郭勝“氣質倒是蠻像的,那你的這三個袋子是什么,簽約主播的資料?”諸葛大力拍了拍坐著的袋子好奇問道。
“這些是我之前獲得的證書,公司破產后東西都被封了,就只給我留下這些證書,我身上錢不多就只好一直帶著它們了?!?br> “其實我也在小熊貓當過主播?!边€沒說完就被郭勝打斷“不會吧,在我平臺直播過的人我都有印象,你確定?你當時化的是什么裝?”郭勝不斷的和腦內的圖像作對比一臉驚異地問。
“我就當了一天主播!后臺就突然通知我以后不用來了,還給我轉了一萬元錢,后來我才知道平臺要倒閉了一萬塊錢是遣散費。這錢我一直想退回去,卻跟本找不到負責的人,正好遇到你,這錢我不能要,還給你?!贝罅δ贸鍪謾C打開支付寶。
“不用了,這是我當時決定的,每個主播都有?!惫鶆龠B忙攔住。
“你這是做生意還是做慈善???”大力忍不住問道。
郭勝還想說什么就看到火車緩緩地停了下來,轉而說道“和你聊天很高興,該下車了,女士優先?!?br> “剛才聽到你說要去愛情公寓那離咱們學校不遠,剛好我也要去,我帶你一程?!贝罅φ玖似饋韺鶆偕斐隽耸?。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惫鶆龠B忙拒絕道,試圖自己起身。
“沒關系,就當是對你分享故事的感謝?!贝罅χ鲃幼プ」鶆俚氖?,將他拉起,笑著說道。
“謝謝?!惫鶆倏粗膫饶樉芙^的話怎么也說不出口,呆呆看著大力費力提起一個蛇皮袋,這才反應過來,趕忙去搶大力身上的蛇皮袋,嘴上連連說道“我自己就行,我自己就行!”
大力嘴上噙著笑,一步一步的向站臺走去,郭勝只能拎起剩下的兩個袋子快步跟上。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