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界末日在線 >第407章另一條路
();    惡鬼世界。
    宮殿。
    眾人傳送離開之后。
    一分鐘過去。
    兩分鐘,三分鐘,四分鐘,五分鐘。
    宮殿外的數十層因果律屏障再次打開,滿身披著星芒的蕾妮朵爾再次出現。
    “飛月,說出你的——”
    蕾妮朵爾的聲音停住。
    她那美麗的容顏突然充滿了兇狠意味。
    “很好,我給你時間選擇,你竟然敢逃走?”
    蕾妮朵爾冷笑起來。
    恢弘的風從她身上散發出來,拂過四周。
    整座宮殿化作齏粉。
    蕾妮朵爾站在空曠的大地上,低聲道:“能破因規律屏障……到底是誰?”
    她突然從原地消失。
    讓時間稍稍倒退。
    另一邊。
    傳送的光輝消散,顧青山出現在水神的世界。
    山洞中,不見兩只雌虎的蹤影,想來是出去尋找什么了。
    “我們現在就藏在這個世界?”
    飛月的聲音從滄海仙船上響起。
    顧青山道:“不,我們要立刻走,蕾妮朵爾很快就會來這個世界?!?br>    蕾妮朵爾是在他取第一道封印的時候出現的。
    所以他決定暫時不取第二道封印了。
    現在首要目標是保命。
    小蝶的聲音響起:“這里沒有因果律屏障,如果要走,我們馬上就能走,關鍵是去哪兒?”
    顧青山道:“隨便哪里,蕾妮朵爾馬上就要來了,我們先離開這里再做計較?!?br>    飛月驚聲道:“她知道這里?盲眼姐姐,你的心靈傳送最強,請您立刻帶我們走!”
    “好?!泵ぱ坌夼饝?。
    下一秒,顧青山只覺得身周出現了一股傳送的波動。
    他整個人進入一片虛無,漸漸朝遙遠的所在飛去。
    沒多久,虛無空間漸漸被黑暗填充,顧青山感覺自己失去了速度。
    他就像深陷于海水中的溺斃者,根本無法移動。
    一行行螢火小字飛快出現在顧青山眼前:
    “你進入了心靈傳送狀態?!?br>    “在離開當前世界的一瞬間,你脫離了這種狀態,被另一種特殊力量捕獲?!?br>    “注意,只有你這一個單獨個體,被某種力量從時空中摘了出去?!?br>    顧青山心中一沉。
    蕾妮朵爾來了?
    不會啊,她說了一刻鐘之后再去問飛月的抉擇。
    畢竟因果律屏障那么強大,眾人被囚禁數日都沒能掙脫,她的實力又那么強,應該會放心等待。
    ——現在時間還沒到,她應該并未察覺眾人已經離開。
    再說了,盲眼修女這種程度的強者,應該不會在傳送陣的構建上,出現低級失誤。
    但這又是怎么回事?
    “公子,好像有點不對勁?!鄙脚穆曇繇懫?。
    顧青山沉吟道:“恩,應該不是蕾妮朵爾,否則她現在就會出現,我們靜觀其變?!?br>    四周的黑暗漸漸變淺。
    光明亮起來。
    波紋蕩漾。
    顧青山感覺到自己正處于流動的水中。
    一行螢火小字浮動在他面前:
    “你所獲得的第一個封印之章已經自動激活?!?br>    “它似乎具備某種特殊的使命?!?br>    “請注意,接下來會是一段留言?!?br>    果然,一道聲音從顧青山耳邊響起:
    “來到第二個封印之地,卻沒有取走封印之章,你一定遇到了困難?!?br>    老大的聲音!
    顧青山道:“確實,蕾妮朵爾死死盯著我,一旦我再去取第二個封印之章,就等于給她指引了位置,我也會被抓住?!?br>    老大道:“我曾預見過這種可能,現在你必須走另一條路才可以避開她?!?br>    “什么路?”顧青山問。
    “封印里的路?!?br>    老大說完,聲音沒有再響起。
    顧青山站在原地,發現自己手上多了一張卡片,上面寫著一行字:
    “你現在是我的摯友,以你之假名,命名為羅德?!?br>    “我的第一個名字,叫做幕?!?br>    下一秒。
    卡片散成沙礫,消失不見。
    顧青山突然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七八歲的孩童。
    緊接著,一道突兀的蒼老聲音在耳邊響起:
    “你們盡力了,但是太晚,她已經死了?!?br>    眼前一閃。
    陌生的世界出現在周圍。
    陽光。
    樹林。
    河流。
    一群人圍在岸邊。
    地上是一具濕漉漉的嬌小身軀,看上去七八歲的模樣,已經沒了生息。
    是個女孩。
    剛才說話的人,則是一個白發蒼蒼的枯瘦老者,手中握著以白骨裝飾的法杖。
    顧青山略一打量,很快明白了當前的處境。
    這些人把女孩從水中救出來,結果女孩已經死了。
    “長老,真的沒希望了?”
    一道稚嫩的聲音道。
    顧青山循聲望去,只見說話的是一名同樣七八歲的孩童。
    他渾身皮膚曬的很黑,一雙眼卻異常明亮,朝氣十足。
    長老嘆了口氣,摸著男孩的頭道:
    “幕,你救人的時候很英勇,但并不是每個人都能擺脫死亡的泥沼?!?br>    男孩略一沉默,轉過頭,望向顧青山。
    “羅德,我們真的救不回她了?”幕問道。
    顧青山低頭看看那女孩的尸體。
    心跳停止的太久。
    真的救不回來。
    顧青山點點頭,說:“幕,長老說的對?!?br>    旁邊的人也紛紛出言:
    “這個女孩很陌生,不是我們山谷的人?!?br>    “是啊,看她手臂上的烙印,應該是哪里的奴隸,私自逃出來,落水而死?!?br>    “既然河流把她的尸體送到我們這里,我們還是把她埋了吧?!?br>    “說不定有人會來認領尸體?!?br>    “也是?!?br>    幕走上前,蹲下去,仔細看了看女孩的尸體。
    女孩雖然死了,但臉上帶著一絲安寧和解脫之意,似乎并不抗拒自己的最終命運。
    幕看了一會兒,忽然露出笑容。
    “怎么了?”顧青山問道。
    “羅德,我見過無數生靈死亡之時的情景,但對于死亡如此平靜的人,還是第一次見?!?br>    幕停了一下,繼續道:“她值得我救?!?br>    說著,男孩伸出手,在虛空中輕輕一點。
    嘭!
    一個拇指大小的綠衣妖精出現。
    “幕,今天來找我們玩?”妖精開心的問道。
    “不是,我想請你們幫忙救個人?!蹦坏?。
    “這個女孩嗎?哎呀,她已經死了,救她很麻煩的?!毖蠲伎嗄樀牡?。
    “無妨,我知道你們的規矩,我出錢?!蹦坏?。
    他轉身望向顧青山,伸出手。
    顧青山在身上摸了摸,果然有個錢袋。
    他就把錢袋遞給幕。
    “羅德,抱歉了,我們的寶貝恐怕要全用光?!蹦磺敢獾牡?。
    “沒關系?!鳖櫱嗌降?。
    現在一切剛開始,自己似乎回到了老大年幼之時。
    他準備繼續觀察下去,以獲取更多的情報,看看老大把自己帶到這段記憶里,究竟是什么用意。
    幕聽他這么說,就轉過身,把口袋倒過來抖了抖。
    五顏六色的美麗寶石全都掉在地上。
    妖精驚呼道:“哇,這么多稀有寶石,這顆是雪峰之頂上才會有的,這顆是熔巖深處的,還有這顆……”
    妖精突然來了精神,很快把寶石全收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它鄭重其事的取出一張空白憑證,端端正正的放在女孩的尸體上。
    “這是妖精轉生憑證,珍貴無比,如果上面出現她的名字,就意味著她可以憑借妖精之術轉生復活?!毖?。
    “如果沒有出現名字呢?”顧青山問。
    妖精嘆氣道;“那我們妖精也救不了她,我只好把寶石都還給你們了?!?br>    眾人等了一會兒。
    只見四個字漸漸出現在那張空白憑證上。
    “蕾妮朵爾?!?br>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