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系統又在派坑爹任務了 >第126章好事接2連三
    創業很艱難,融資第一步。售樓小姐怎么干?她就怎么干!
    小仙自己在街上擺了個攤,用唐可愛搭建的磨坊地基模型,到處吆喝。
    “旺鋪隨便選!先定房子后付款!不滿意全額退款!提前選了提前付,成交之后免一半?!?br>    “鋪子除了買,還能租,先到先得!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地兒了?!?br>    她這頭弄的新穎,讓許多商家看了不免有些小心動。畢竟縣城就這么大,小道消息傳得很快,眾人都知道這是張羅火炕、面條、糖葫蘆、蜜棗那姑娘。
    跟著她干,準沒錯。
    這不,有錢人不在乎這點小錢,十兩八兩的開始登記,一般點的家底也一兩二兩的想試一試。畢竟跟著這丫頭,她賺錢啊。
    但也有好事的去城東看了一樣,那就是一片空地,什么都沒有,這丫頭就是一忽悠錢的騙子。又吵吵嚷嚷的退銀子……
    當然絕大多數人都是持觀望狀態,小仙在縣城里連著擺了五六天攤兒,確定一毛也收不上來之后又跑到郡里,當了好幾天售樓小姐。
    還別說,這前前后后因著馮縣令做靠山,她募集了300兩銀子,后有人反悔退了不少錢。
    就這么忙活了十來天就,只有一百兩,這還有張掌柜和里正叔給她做面子的五十兩。
    小仙經歷的絕望……大概就是這般吧?
    她悔恨啊,要是把時間都花在做點心上估摸,五十兩也賺回來了,與其等別人給她送錢,還不如自己賺錢來得快些。
    小仙擼起袖子,準備在到喜兒姐的鋪子里撈筆塊錢,就見鋪子關門了。
    一問左鄰右舍,這處已經關門一個月了!
    啥情況!要知道在郡里,她雖然蹭住在富二代唐可愛的客棧里,可喜兒姐每天都給她送飯,她咋就沒聽說呢?
    而且四月初,喜兒姐還給她結了一筆30兩的分紅,雖說四六分成,她占的份額要大一些。
    可這關門了,還怎么掙錢?
    只能回客棧守株待兔等喜兒姐來了再一探究竟了。
    喜兒姐將前因后果娓娓道來,原來她那鋪子因為賣饅頭、麻花之類的點心爆火,整日供不應求,她也沒時間忙活其它的飯菜,廚房有點小忙不開,鋪子反道空出很多地方。
    房東見她生意不錯,一個月給她漲了三次租金。她一氣之下不租了,左右家里二進的院子是當街面兒的,就尋思的將房子改一改。
    左右點心鋪子,也不需要待客的地方,開個門簾就能賣,家里廚房夠大,有個蒸煮烹炸的地就行。而且整日也能見著孩子。
    小仙沒想到里面還有這多波折,而喜兒姐卻只字未提。
    “這么大的事兒,咋都不跟我說一聲?我就算出不了錢,我也能出點力呀!”
    喜兒姐握著她的手,有些動容:“姐姐也想……只是那鋪子還沒張羅起來,進出不方便?!?br>    “這是家里的大院子,分我們一處當街面的小院。共走著一道門,我怕老太太給你臉色看……我倒也罷了,總歸是人家的兒媳婦,可你是我的妹子。讓你受那委屈……我可舍不得?!?br>    “還是喜兒姐姐最疼我!”
    因著后天鋪子就要開業了,小仙被喜兒姐邀了去。這鋪子哪是將二進的小院改了,這分明是拿出一進的院子開了門簾,還加蓋了二層小樓,比他們租聘的那處門店要大上幾倍。
    “你這建的可要比你租的那處好多了?!?br>    這也不像是借她三十兩都要當首飾的家底啊,這少說也得花個一百兩銀子吧。
    “瞧著不錯吧,你姐夫從家里要錢建的?!?br>    小仙有些詫異:“哇,這可是難得了。我姐夫怎么突然這么疼你?”
    喜兒姐臉色羞赧:“你姐夫以前就很疼我?!?br>    小仙被強行塞了一口狗糧。
    “這還全都是指著你,現在我們能賺錢了。這點心饅頭的生意把名聲都打響了,捎帶著旁家弟兄生意都好了……而且這一個月能賺往年一年的錢?!?br>    “就連家中幾個叔叔也在說,這生意什么時候能分他們一些。這樓啊,還是仰仗著你建的,不然家里那肯出錢?!?br>    小仙聽后也替她高興:“喜兒姐你要這么說的話,我覺得你還得給我些錢,我覺得這四六分也不合適了,咱二八分吧?!?br>    喜兒姐笑個不停:“知道你現在又缺錢了,我看那饅頭也不如做些點心賺的錢快?!?br>    “這倒是,只不過點心不比饅頭出數,那是有錢人打牙祭的,沒那么剛需。不過……我這里還有好多小點心,什么沙琪瑪、貓耳朵、梅花酥、金絲棗糕、老婆餅、棗泥紫荊花酥 、發糕、菊花酥這里亂七八糟的小點心,肯定有市場?!?br>    喜兒姐晃著她的胳膊:“那你可得教教我了?!?br>    “沒問題,你鋪子這么大。這邊擺點心架,可以對外開一個窗口,二樓可以設些雅間,喝個下午茶。一樓擺桌子可以做些餛飩?!?br>    “餛飩?餛飩是什么?面嗎?”
    額……這個該怎么解釋:“不是,你們不是不做面,怕搶了張掌柜的生意嗎?這餛飩啊,就是一個早餐,湯湯水水的吃在胃里也舒服,我待會兒做給你吃?!?br>    小仙逛了一圈,覺得這修整的真好,如果有烤箱就好了,烤面包、烤蛋糕、烤甜點、馬琳糖。
    她簡直能用甜食俘獲一批老古人的錢包??!
    喜兒姐牽著她的手,很激動:“你怎么知道這么多花樣,說的我都餓了?!?br>    姐夫正和木匠商量著,瞧見她倆站在一道,和自己點頭示意了一下,便責難道:“去找個地坐著,怎么老站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子?!?br>    喜兒姐也不惱:“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泥捏的,站一下也不行?!?br>    “帶小仙回后院歇著,姐妹倆有什么悄悄話不能說,非要湊在著亂糟糟的人堆里?!?br>    喜兒姐領著她回后院,其實幾次接觸下來。這姐夫人很溫和,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強硬了,而且聽著這話有些古怪。
    她做了個大膽的假設。
    “怎么?難道喜兒姐你肚子有情況了?”
    喜兒姐滿臉笑意的摸著自己的肚子:“現在……還不能說?!?br>    古人懷孕,有頭三個月不能說的習慣,可她這么一比劃,答案顯而易見,小仙一想她往后的日子要好過一些了,連日里賺不到錢的陰霾一掃而空。
    “真的?好替你開心啊?!?br>    喜兒姐嬌羞的偏過頭:“別告訴別人,等信準了再說,再等一個月吧?!?br>    “那喜兒姐你這可慢著點,趕快坐下,不然我姐夫要不高興了。想著你天天給我送飯,我這心里老不是滋味了,怕是姐夫想殺我的沖動都有了?!?br>    喜兒姐沒好氣的瞥了她一眼:“瞧你這小題大做的樣,哪有你想的那么嚴重?!?br>    “謹慎點總沒毛病?!?br>    喜兒姐說她謹慎的很,自己買了幾個小丫鬟,教著她們學做饅頭,現在都有支應門面的了。反正面在她手里有,就算她們學了手藝出去,一時半會也找不到有面的地兒。
    她這份通透,道讓她意外,畢竟她怎么勸張掌柜,張掌柜也不愿生意旁落他人。
    “你怎么看的如此通透?以前你恨不得凡事親力親為,現在……”
    “這也多虧了你,錢賺多了,婆婆對我的態度就也不一樣了,感覺以前抬不起頭來,什么事兒都想著自己能多做些,就多做些……以為這樣別人就會能看到你的功勞,記著你的好。
    現在……才覺得以前倒是白忙了……這錢賺多了,有用了,別人代你自然是三分好,心情也舒暢多了,凡事也想開了?!?br>    “話雖如此說,可喜兒姐你有今天,也全仰仗你這份勤勞,和你手上的廚藝,若你什么也不會……又沒幫我裹糖葫蘆,我這事兒也不會尋你?!?br>    喜兒姐笑著點頭:“是呢,凡事命中皆有定數,不過還是全憑著你才有這好日子過?!?br>    看喜兒姐滿臉笑容,沒了那愁苦的樣,想來也是她心理壓力過大,心中郁郁才沒懷上孩子,現在心結打開,自然是大變樣。
    可見,凡事還是要自己想得開,太在意別人的想法,只會鉆死胡同,害苦自己。
    小仙看著空蕩蕩的后院,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面條史記,起至東漢,兩千年源遠流長,得意于麥子的培養,而遠在歐洲培養麥子的歷史更早一些。
    但是發現耕種的早,不代表發揮的好,將面食壯大的還得我大天朝的美食家啊。
    同樣是麥粒,我們做了軟糯可口的饅頭、餅啊、包子等等,而此時的外國人卻做出了面包,當然不是商店隨處見到,又軟又甜的那種,而是那種邦邦硬的大列巴!
    這是地域文化不同,所導致的飲食方面的差別。
    相對于我國百姓,自給自足的習慣誰家都能蒸饅頭,同一時期的老外就慘了點,他們不能在家中私自烤面包,一個村落有一個超大的烤爐,有專人看守,大家一周一次排隊烤制,為了存放,面包就烤的邦邦硬!
    小仙想如果她能在這里建一個烤爐,不就能做做蛋糕,烤烤點心。即使喜兒姐想退居二線雇人來做,除了面粉,還有烤爐也算一張底牌。
    小心立刻啟動了“白爹引擎”,將歐洲的烤爐在他們家復制了一個。
    第一輪實驗性蜂蜜面包出爐的時候,那個軟糯勁兒和烤箱烤的也沒什么差別。
    口感甚至讓她有點想哭,娘嘞!半年多沒吃面包了。
    她居然在三千年前吃上了小面包,你說感動不感動!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