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章獻明肅皇太后 >第181章整飭7

    周興砍下一個怠慢兵士的腦袋拎在手中繞場一周,爾后回到那棵大樹前面站定;目光直視前方。
    前面的兵士全被周興的殺戮震懾住了,二三百人癡愣愣凝視著他不知如何是好。
    周興是監正的衛士長,沒有兵士不認識他的;可監正大人的侍衛長今日趕到兵衛中隊發威,揚手就將兵士時運砍了;這讓眾軍士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可眾軍士被五條召喚到現場后看見隊正王智作和隊副徐東天被五花大綁成背綁豬娃,似乎也預料到要發生的事。
    眾兵士不敢再聲張,一個個成了縮頭烏龜把腦袋按在脖頸上不敢啃聲。
    周興冷笑一聲,心中便就坦然;他要的就是這種肅殺氣氛,當殺一儆百的效果初顯時;便將手中拎著的人頭扔在地上厲聲喝道:“兵衛中隊全體軍士聽令,立即在本將軍面前排成四行縱隊!”
    周興這聲喝喊猶如晴天霹靂,在飲馬湖岸抖響起來;平靜的湖水也隨之振蕩起來泛起道道漣漪。
    眾兵士聽見周興發出的命令,一個個像湖水邊的雁行;爭先恐后地挪動身子排列成四行縱隊。
    周興神情肅然,站在列成行的兵士隊形前面掃視一番;對田四和毛三喊道:“田四、毛三聽令!”
    田四、毛三大步小跑地趕到周興跟前打躬作揖,道:“將軍有何吩咐!”
    周興定定神道:“你倆開始清點人數,田四從前往后數;毛三從后往前數!”
    田四、毛三走到隊伍兩側開始清點人數,周興便對秦風道:“大人可以宣布命令了!”
    秦風一怔,立即想起劉敏臨行前的提議:“整飭馬場軍務,幾股分散兵力集中一起成立軍務司,由周興擔任指揮使”。
    秦風心中想過,嘴里“哦哦哦”地應答著向前一步站穩身子定定神,把目光四處看看大聲宣布道:“奉朝廷之命,青石川牧馬監兵衛中隊從即日起進行整飭;場部的兵衛中隊和8個馬監護馬隊合二而一組建成馬場軍務司,周興將軍擔任指揮使;七品官階!”
    忠兵士聽秦風如此宣布,現實笑聲議論一陣,隨之便壓悄無聲。
    秦風清清嗓子提高聲音道:“為了嚴明軍紀,使即將成立的軍務司成為朝廷的重要軍事武裝;本監決定對勾結奸人盜販馬匹的逆賊王智作、徐東天執行死刑!”
    秦風話音一落,便見沉默好久的王智作大喊起來:“張東、吳曄,你倆還沉默什么?帶領兄弟們殺了秦風狗賊和周興這個狗兒子啊……”
    王智作話音未落,便見田四搶前一步揮舞手中的鬼頭大砍刀“咔嚓”一聲;將王智作的腦袋砍落地上,王智作腦袋落地的一剎那;腔子里噴出來的污血構成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田四見田四砍了王智作,哪里還顧得上清點人數;立即抓起樸刀向徐東天沖去,到了跟前樸刀重重砍下,徐東天身子被砍成兩爿。
    誰敢說田四、毛三兩個守大門的兵士沒能耐,他們一人一砍刀斬殺了王智作和徐東天;起雄風堪比出無關斬六將的關云長。
    站列成行的二三百名軍士見田四、毛三的動作快如閃電,王智作和徐東天在兩人大刀下頓作厲鬼;全都嚇得頭發倒豎。
    折御忠見田四、毛三看了王智作和徐東天,便就想起王智作剛才喝喊的張東和吳曄來,便就叫了一聲:“誰是張東、誰是吳曄,還不站出來!”
    折御忠話音一落,便見兵士隊伍中走出兩個二十歲郎當的漢子來;一個穿黑,一個穿黃。
    穿黑的高大威猛、相貌堂堂、濃眉大眼、目光銳利,他是兵衛中隊的小隊長張東。
    穿黃的疙疸臉橫生怪肉,玲瓏眼突出雙睛;腮邊長短淡黃須,身上交加疙瘩紋;渾如生鐵打成,疑是頑銅鑄就;他叫吳曄,也是一個小隊長。
    張東吳曄手中都拎著兵器,吳曄的兵器是九環刀:刀身寬厚,刀背上穿有九個鐵環,刀尖部平,不朝前突,刀柄略細彎度較大,柄后有刀環。
    張東則是一把環首刀,環首刀出自漢代,是先進鍛鋼技術制做而成的窄身、直刃。918小說
    環首長刀簡潔明了、纖長挺直、結實鋒利、剽悍實用,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近身冷兵器。
    后世出土的環首刀實物其質量甚至超過明清時期的刀劍可謂奇跡,鋼鐵環首刀自漢代誕生一直沿用到唐代;是為唐代儀刀、障刀、橫刀、陌刀之父。
    張東和吳曄走出隊列直挺挺站立折御忠面前,折御忠見兩人的形象和手中拎著的兵器,心中自先膽怯起來。
    折御忠沒想到王智作喝喊的張東、吳曄竟然是兩個武士,這兩個人要是策動兵士嘩變;那么他和火爺爺、周興根本就不是對手。
    問題是王智作喊過張東、吳曄的名字后他的腦袋便被田四削掉,張東、吳曄并未嘩變;是兩人害怕自己人頭落地還是根本就不受王智作擺布……
    折御忠心中想著,癡愣愣凝視張東和吳曄尋思:這兩個人不是等閑之輩,真要動起手來鹿死誰手還真不可估計。
    張東見折御忠用怪異的眼神打量他和吳曄,便就十分灑脫地將手中環首刀轉換一個方位道:“少將軍可識些小手中這把刀?”
    張東這是反震攝、反威逼,折御忠頭皮“硌蹭”一下沒有吭聲。
    張東將環首刀在手舞動一下慷慨激昂道:“些小這把刀叫環首刀,是西漢時期的兵器,環首刀比唐朝著名的陌刀和突厥人使用的彎刀都犀利!”
    張東說著將環首刀從右手移到左手訕訕而笑,道:“環首刀取人首級刀上不留一絲血跡,連殺數人刀刃不卷!”
    折御忠見張東揚揚灑灑,竟然被他的精氣神給鎮住了。
    張東見折御忠態度不是一開始那樣蠻橫驕傲,不禁一笑,道:“些小知道少將軍呼喊張東、吳曄做什么,還不是想取吾曹腦袋!”
    折御忠一驚,覺得張東有大將風度,便就轉換口氣道:“張兄弟不要誤會,王智作呼喊張東、吳曄的名字,末將把你倆喝喊出來想看看什么形象!”
    “折將軍講得好!”周興喊了一聲從那邊走過來。
    秦風跟在周興身后邊走邊問:“張東和吳曄你倆現在是兵衛中隊什么職務!”
    吳曄搶了話頭道:“啟稟監正大人,些小和張大哥都是小隊長,王智作臨死前想拉我倆墊背但我們沒有上當!”
    “講得好!”秦風欣欣然道:“王智作這廝臨死前是喝喊張東、吳曄組織兵士起事,但二位沒有動作,王智作的腦袋便就落了地!”
    “王智作如此喝喊那是處于他的私心!”張東慷慨激昂道:“說實話,王智作平日里對張東和吳曄不賴;王智作和徐東天都把張東和吳曄看成他們的心腹,但王智作和徐東天暗地里配合魏監副盜賣馬匹,我們兩個壓根兒就沒有參加!”
    頓了一下咽咽口水道:“王智作黔驢技窮地召喚我倆組織兵士嘩變,只是癡心妄想,些小爾曹跟王智作、徐東天就不是一股道上的車!”
    “張兄弟沉穩機智,關鍵時刻穩住陣腳!”周興興奮不已地侃侃而談:“張兄弟可知站在前面的兵士人數是多少?”
    周興剛才讓田四、毛三兩人清點兵士人數,但兩人還未清點明白便見王智作吵動嘩變,田四搶上前來將王智作的首級削掉;毛三不甘示弱砍了徐東天,兵士人數并為清點,周興才如此詢問。
    張東見周興詢問,不假思索道:“兵衛中隊本來有將士218人,剛才砍殺了王智作、徐東天、時運,還缺一個六順;現在站在這里的兵士是214人!”
    周興大驚,警服不已地凝視著張東,尋思這是一個好材料;本來打算任命田四、毛三做隊正隊副的計劃立即改變,想重用張東。
    周興心中想了一氣,走到秦風跟前說了一聲:“大人,末將本想讓田四、毛三接替王智作、徐東天來做隊正、隊副,可現在看來計劃得變一變!”
    秦風一怔,看向周興道:“周將軍如何來變講出來聽聽!”
    周興直言不諱道:“隊正隊副理想的人選是張東和吳曄!”
    折御忠走過來插上話:“周大哥的主意小將完全贊同,剛才小將把張東、吳曄呼喊出來本想削其首級;現在看來小將是井底之蛙,張東和吳曄是隊正隊副的理想人選……”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