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豪門秘戀:惡魔總裁強寵妻 >第266章暗流



    顧昊陽此刻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了,只冷冷地盯著陸明煜還放在葉小羽肩膀上的手,這一路上,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了,陸明煜總是這樣,他恨不得把陸明煜那只爪子跺下來。
    老婦人依舊偷偷地瞧著顧昊陽的臉色,不敢答應。
    顧昊陽冷冷地盯著那個老婦人:這個老婦真是討厭!她到底想干什么!算了,就先答應一回,看看她到底想玩什么手段吧。
    于是,顧昊陽才松口,對老婦人說:“老人家,既然有那這么位熱心愛管閑事的女人想送你回去,那就讓她送吧,我沒意見的。”
    他尤其將“熱心愛管閑事”這幾個字咬得特別重,絕對是嘲諷!
    葉小羽秀眉一皺,眼一瞪就頂了回去:“我就是熱心愛管閑事怎么了?!我愿意!哼,總比某些自私自利、自以為是的人要好!”
    自私自利、自以為是……
    顧昊陽的劍眉又皺了起了,冷冷地問:“你在說誰?”
    敢這樣說自己,哼!這個女人真不是一般的膽大,不過從她口中說出這些話來,他真的覺得是太正常了。但是,也同樣生氣。
    果然,葉小羽又頂了回來:“哼,不用我挑明,某些人心中有數!”
    “……”顧昊陽笑了,笑得更加詭異邪魅了。好,好極了,這個女人罵架也學會用智慧了。真長本事了!
    “撲哧……”呂方良沒忍住地笑了出來,又故意攪混水,“哎呀,瞧這兩人,打情罵俏的,真是羨慕死人??!”
    “誰打情罵俏了!”葉小羽又瞪向了呂方良,同時顧昊陽也冷冷地瞪著呂方良。
    不過呂方良的話起到作用了,陸明煜整個人都不好了,心中的醋意越來越濃重了。
    張玉一直癡癡地瞧著顧昊陽,看到葉小羽有膽量和顧昊陽頂嘴,更覺得兩人關系不尋常了,絕非是那種醫生和病人的關系。
    除了呂方良,葉小林也笑了,然后是陳易,陳易更是猖狂地笑了起來:“丫頭,說得好!”
    顧昊陽的臉色更陰了,臉色艷毒的笑容越來越詭異了,只冷冷地盯著葉小羽。
    完了,真惹著他了!
    葉小羽察覺不妙,立馬拉著老婦人說:“阿姨,你看他都這么說了,那咱們走吧,我送你回去。”
    趕緊溜!
    這時,那老婦人才放心地抓著葉小羽說:“好,我家不遠,就在前面。”
    葉小羽這才放心地點了點頭:“好。”然后對著眾人說,“你們在這兒等我一會兒啊,我把阿姨送回去就會立馬回來的。”
    陸明煜不放心她,拉著葉小羽的胳膊,銀色的眸光中充滿了堅定地說:“我陪你去。要不然你也別想去。”
    對上了陸明煜堅定溫暖的銀色雙眸,葉小羽的內心被濃濃地溫暖包圍著:“好,謝謝你,煜哥。”
    陳易早煩了那個老婦人了,見著陸明煜要陪著葉小羽,也放心地坐在一顆大石頭上對著葉小羽招手:“那我就不去了啊,你倆早去早回,趕緊走。”
    張玉的兩眼睛一直在盯著顧昊陽,瞧著葉小羽有陪了,就更不想離開顧昊陽了,就對葉小羽說:“那讓煜少爺陪你去吧,我休息一下啊,有點累。”
    葉小羽哪兒猜不出她的想法,白她一眼后又被她氣笑了,這個張玉啊,真是……
    這時,一直在旁邊看戲沉默的葉小林也對著葉小羽說話了:“小羽,注意安全啊,煜少爺,小羽就拜托你了啊。”
    呂方良一直輕擁著葉小林,魅惑的桃花眼眨啊眨地瞧著葉小羽和那個老婦人,神秘的笑了笑。
    葉小羽和眾人都打了一圈招呼,最后琥珀色的大眼睛落到了顧昊陽傾城的臉上,可惜顧昊陽幽紫色的狐貍眼冷冷地掃了她一眼后就移向別處了。
    葉小羽的心瞬間又失落極了。
    果然是個小肚雞腸的小氣男人,就剛才幾句話就又記仇了吧!
    這時,不遠的地方,趙永正用望遠鏡瞧著剛才發生的那一幕,直到看到葉小羽和陸明煜護送著老婦人離開后,他的唇角才勾起了一抹滿意的微笑:“還好計劃沒有被打亂,來人,開始準備!”
    “是!”
    ……………………
    葉小羽他們沒走半分鐘,阿明瞧著顧昊陽壓根就沒有要追上去的意思,就清咳了幾聲故意高聲地自言自語地說:“哎呀哎呀,這葉醫生身體不是還有些不適嗎?這一路下去,萬一再出點什么意外怎么辦?葉醫生的身體啊,要是不小心摔一下,碰到了肚子可怎么辦???”
    她的身體、肚子……懷孕,流產?!
    顧昊陽的神經立馬像被一根針扎了一下一樣,瞬間繃直了。
    對啊,萬一她是真懷孕了呢?
    顧昊陽眨了眨狐貍眼,轉念一想:也許出點意外更好,讓她意外流產了也能省去一個麻煩!
    可是,真的要這樣嗎?
    顧昊陽漂亮的劍眉輕輕地蹙了起來:萬一她真懷孕了,那懷得可是自己的孩子啊,自己的孩子能隨隨便便就被一個意外給弄沒了嗎?
    絕對不可以!
    顧昊陽幽紫色的眸孔越縮越小。
    于是,他對阿明說:“走,咱們跟下去看看。”
    阿明就等這句話呢:“好!”
    可沒走兩步,顧昊陽又冷冷地瞪了阿明一眼:“你剛才絕對是故意那樣說的吧!”
    阿明繼續裝著什么也不知道:“啊,主人,您什么意思???我故意說什么了?”
    “哼!”顧昊陽白了他一眼,繼續往前走了,懶得搭理他。
    他倆走了,剩下的人都愣了一下,都沒反應過來為什么阿明說了那么一句話后他倆就立馬走了呢。
    尤其張玉,凝視著顧昊陽越走越遠的背影,滿眼的不舍。
    見顧昊陽走了,呂方良和葉小林相視一眼,然后對陳易他們說:“我們倆也想到其他地方小轉一下,一會兒就回去,你們先在這兒等著吧。”
    然后這兩人也離開了。
    陳易才懶得管他們,劉余龍也挨著陳易坐下來,又開始和陳易聊了起來。
    張玉也沒辦法,也和陳易、劉余龍坐下來聊起來了。
    就在顧昊陽離開不久,一個神秘的人也跟著顧昊陽的方向追了下去,這個神秘人出現之個,另外一個神秘人又出現了,追著剛才那個神秘人追了下去。
    同時,隱藏在山上密林中的各個勢力也都開始暗自動作了起來。
    正和劉余龍聊天的陳易突然就感覺自己的右眼皮一直在跳,就隨便地拾起地上的幾片落葉起了一個卦。
    看到這個卦后,陳易驚得坐了起來,大叫“不好”。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