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身體無極限 >第296章巧遇


    沐風從歡欣牙科醫院跑出來的時候心臟跳的非???,甚至超過了他受到偷襲的時候。
    這些都是什么人,真的有人能夠把催眠術練到那種程度嗎?
    沐風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奇人異士,曾經打傷自己的忍者就是一種。
    家族中也有一些武者,實力遠超普通人。
    他自己也練過武,可惜天資不夠,最終沒能成為一名武者,否則也不會被一群忍者打傷。
    壽伯曾經是個武者,不過年齡大了,實力下降很嚴重。
    但是那個催眠師,沐風從來沒有見過。
    只是讓人看一眼,然后就會乖乖聽他擺布,像拍電影一樣,怎么玩?
    沐風急匆匆的在街上穿行,他要盡快趕回沐家,外面太危險了。
    幾乎新果市所有的幫派都在找他,還有一幫電影里的大反派。
    很快,在沐風走過的街道出現了一群人,正是瘦高的催眠師一伙人。
    楊頂對他們的稱呼很貼切,忍犬。
    鼻子靈的像狗一樣,一旦被他們咬住,想要脫身非常困難。
    用了不到十分鐘,催眠師帶來的人就找到了沐風撤離的路線,現在正緊緊的跟著。
    如果沐風不想辦法加快速度,活著抹除自己留下的痕跡,五分鐘,他就會被追上。
    這群追兵和打傷沐風的人是同一伙人,他們都是來自東瀛的忍者。
    不過現在是白天,人很多,所以忍者頭領派來了催眠師這組忍者來抓捕沐風。
    催眠師的能力不僅僅是催眠,還有幻術,二者相加,讓他看起來就像電影中的反派。
    西北城,楊頂坐在孟保保的車上在街上游蕩。
    他失算了。
    現在是上午,正是賭場最冷清的時候,楊頂的打算全部落空。
    “頂少,我們現在去哪里?”
    “找家便利店,買瓶水喝?!?br/>    楊頂也是人,渴了也要喝水。
    孟保保眼睛觀察著街邊的店名,然后把車聽到一家商店門口。
    “頂少我去吧?!?br/>    “不用?!?br/>    說著楊頂推開車門下車,往商店里面走。
    正要走進店門的時候,一個男人低著頭,手里拿著一袋東西從里面快速走出來。
    袋子里面是兩個面包和一瓶水。
    原本這是他的打車錢,現在買了這些東西之后他不能在坐出租車了,只能做一個三輪回家了。
    哎!想我……
    咚!
    男人的步速很快,他很著急,楊頂從車上下來也是大步流星,兩個人撞在一起發出了咚的一聲,可見力道不小。
    原本以楊頂的反應速度,男人不可能撞到他的身上,不過現在楊頂的心思不在走路上面,所以才發生了這次碰撞。
    “你沒事吧?!?br/>    楊頂的身體就算一輛東瀛汽車撞上,撞壞的不一定是車還是人。
    何況是一個中年人,楊頂彎腰幫被自己撞倒的大叔撿起地上的面包和水,然后準備把他扶起來。
    嗯?
    這么巧?
    楊頂看到中年男人的第一眼就發現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大叔,原來就是你??!
    果然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武器就是運氣。
    “大叔,你認識沐薇嗎?”
    “……不認識?!?br/>    大叔接過袋子的手停頓了片刻,然后非常平靜的回答。
    “大叔,你想去哪兒?我送你,就當我的道歉?!?br/>    怎樣回答楊頂在意,他只要到時候告訴沐薇他爸爸的行蹤就行了。
    現在如果面前這個大叔同意自己的提議,那事情就容易多了。
    好事多磨,大叔會同意楊頂的提議嗎?
    不會。
    “不用了小伙子,我就是來買點早點,回家就不麻煩你了?!?br/>    楊頂看看已經高高掛起的太陽,心道這個時候吃早飯怪不得只能來商店買面包。
    “那行,要是沒其他事情就早點回家,省得家里人擔心?!?br/>    楊頂好像聊家常一樣和大叔聊了幾句,中心主題只有一個,早點回家。
    這時沐風心里對楊頂是敵是友也有了一些判斷,但是他沒有準備坐楊頂的車回去,反而想更快的搭車回家。
    只要有一個人認出你,那就必須盡快回到安全的地方。
    沐風從接受金色皇冠時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準備。
    “大叔,你先走,我那邊有一些老朋友要見見?!?br/>    楊頂特意在“老朋友”三個字上加強了語氣。
    然后他就向沐風的身后方向走去。
    沐風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瞳孔瞬間收縮了一下,然后聽從了楊頂的建議,快步向前離開。
    催眠師很遠就看到了沐風還有和他一起聊天的楊頂。
    現在楊頂正朝他們大步走來,催眠師不認識他是朋友。
    “你是誰?”
    “我已經從你們身上聞到了惡心的味道?!?br/>    兩個人的問答根本就是驢唇不對馬嘴。
    但是雙方都知道他們是敵人。
    “又來一個,看著我的眼睛……”
    催眠師并不喜歡催眠,他更喜歡用另外一種方式折磨敵人,但是有人警告過他,不許在普通人展露更多的能力。
    所以在白天的時候他只能用催眠來解決麻煩。
    你為什么不在晚上來找我呢?
    催眠師一邊想著自己的事情,一邊催眠面前的楊頂。
    沒有人能逃脫我的支配。
    “你的眼角好像有眼屎?!?br/>    楊頂的聲音讓催眠師從自己的世界醒來,然后就是一陣惱怒。
    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經洗過臉了,怎么會有眼屎?
    但是很快他就明白這已經不是眼屎的問題。
    這個人沒有被自己催眠。
    “上?!?br/>    催眠師可不會上前搏斗,他不是只會動拳頭的莽夫,他玩的是技術活。
    催眠師身后的七八個人立即有四個越過催眠師向著楊頂走來。
    隱約間已經把楊頂半包圍在原地。
    催眠師則是把自己的眼睛看向了四周,似乎在做其他事情。
    他的四個手下看到他的行為之后馬上對楊頂發起了攻擊。
    四個人配合默契,兩人出拳,一人出腳,另外一個在旁邊掠陣,防止楊頂逃跑或者意外反擊。
    兩拳一腳隱隱帶著風聲攻向楊頂,楊頂兩只手輕松的擋住拳頭,右腿一蹬,踹開飛腿。
    隨即順勢踢向右側出拳的人,正中胸口,被擊中的男子一口氣沒上來直接昏倒在地。
    這一下讓催眠師一伙人非常意外。
    “一起上,解決他?!?br/>    原本催眠師還想用四個人對付楊頂,然后他帶著人去追沐風。
    現在看來要把楊頂解決之后才能去追沐風,否則容易翻車。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