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鑄天 >第62章伊始


“這也太······太壯觀了吧?”鐵柱揉揉眼睛,不由說道。

方玉涵雙眼放光,道:“不錯,來的人越多,也是證明這天心閣中能出人頭地,咱們這般優秀,那定然會被選上的了!”

這還真是說者無心而聽著有意,當下旁邊的一個青年不屑的冷笑一聲,道:“跳梁小丑,你可知道要進入天心閣需要過哪些關卡?夢想是美好的,但現實卻是殘酷的,只會做夢的人,我勸你們還是收拾東西回去吧,免得到時候出丑!”

鐵柱和方玉涵可都不是在口頭上吃虧的主兒,當下鐵柱斜著眼睛看了那青年一眼,道:“你是哪根蔥?你知道天心閣要要考核什么?需要過什么關卡?”

那青年是眼高于天之輩,當下他看著方玉涵和鐵柱,說道:“看來你們是真的不知道!”

方玉涵也是斜著眼睛看那青年的:“老子知不知道,與你有什么干系?”

那青年聞言,臉上頓然閃過怒色,接著卻是不屑一笑,道:“懶得跟你說,待會測試的時候你便知曉其中的厲害了!”

方玉涵道:“眼睛長在頭頂上,只看得見天,真是沒勁!”

青年并不多言,似乎多與方玉涵說話,就會降低自己的身份一般。

方玉涵也是將頭給歪過去一邊,當下隊伍排成兩隊,可偏偏兩隊的行進速度都差不多,兩人一轉過頭來,就能看到對方那難看的臉色。

“鐵柱,咱們換個位置,你站前面來!”方玉涵道。

鐵柱臉上頓然閃過鄙夷之色,道:“我知道你不想看到那衰神,但是我也不想,站后面好一些!”

那青年聞言,眼中頓然閃過殺機,怒聲道:“你說是衰神?”

“沒說誰,誰是衰神,誰自己清楚!”鐵柱不咸不淡的說道。

方玉涵輕聲念叨:“衰神?小子,我發覺你還挺有才的??!”

鐵柱哼道:“在同安鎮的時候,誰不知道我有才?”

看著鐵柱那臭屁的樣子,方玉涵只想上去踹他兩腳,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在別人的眼中,也是特別欠揍的人。

將近半個時辰過去,隊伍終于往前走了一些,方玉涵和鐵柱終于和那個青年讓開了。方玉涵扭了扭脖子道:“還好咱們這邊走得快一些,我這脖子再歪著,就要斷了!”

他話語剛落,先前的那個青年有走上來了,兩人幾乎是在同一位置,轉過頭來就能看到。

“好啊,看來今日這梁子是結下了,你最好祈禱自己是個蠢豬,不能進去天心閣,否則你就等死吧!”那青年說道。

方玉涵怪眼一番,道:“你這個蠢豬說什么呢?”

“我······你!”那青年忽然發現,這斗嘴的功夫,他還真是差方玉涵太遠,當下眼中雖然在噴火,但卻是不多說什么。

這隊伍之長,簡直令人咂舌,方玉涵和鐵柱足足排了大半天,因為與那青年不對付,脖子一直歪在一邊,是以還真是折磨人。只是剛到他們的時候,前面的人卻說今日到此為止,這一下子方玉涵和鐵柱險些沒有瘋掉。

但不論如何,現下是人家說什么就是什么,方玉涵和鐵柱都沒有反抗的余地。至于那個與他們一起排隊的青年,似乎還真是有些背景,在前面說了一下,送出一些東西,竟然真的進去了。

在進入大門的時候,那青年鄙視的看了兩人一眼,這下子,方玉涵和鐵柱當真是憋足了一肚子火不知道該往何處發。

“走,咱們上去理論理論,為什么那個衰神就能進去,咱們卻是不能?”鐵柱大聲喊道。此時排隊大半天的人,都湊過來,但是又沒有走近,顯然是等方玉涵和鐵柱鬧事,到時候撿些便宜。

今日負責第一道關卡把守的,是天心閣中的一位長老,姓代名真才,平日里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適才放那青年進去,那是因為他知曉那青年身份地位極高,另外,人家還給了他好處。

現下方玉涵和鐵柱鬧事,他磨拳搓掌的,干瘦的身子像是竹竿一般,那勢力的眼睛骨碌碌的在方玉涵身上打轉,食指和拇指摩擦著,臉上露出極為惡心的笑容:“你們想要鬧事?這里可是天心閣!”

方玉涵可是真正的混跡塵世的人,見得那摩擦的食指和拇指,那意思不就是要錢?當下兩人均是翻了翻白眼,心想這天心閣不是修行之地嗎?怎么里面的人會這般討嫌?

鐵柱裝著沒有看到代真才的動作,只是大聲說道:“我們是來向您請教的,為什么和我們一排隊的,他們能進去,我們為什么不能?”

代真才神色頓然冷下來,道:“為什么?不為什么,只是這里是老子把關,老子讓誰進去,誰就能進去!”

“你······”鐵柱還真是被氣得不輕。

此時代真才看向后面的一人,拇指和食指磨動,叫道:“你想現在就進去嗎?”

那人咬了咬牙,遞給代真才一個錢袋,道:“多謝長老,弟子現在就進去!”

代真才將錢袋子收起來,不屑的鐵柱和方玉涵一眼,拇指和食指再次磨動,那意思就是,今日若是想進去天心閣中,錢財還是要給的。

鐵柱和方玉涵相視一眼,心中將代真才給罵了千百遍,不過他們排隊這么久,只想快些進去天心閣,是以咬著牙正要給錢。

卻在這時,淺茉剛好從里面走出來。鐵柱和方玉涵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走上前去打招呼。鐵柱就是個藏不住事的人,直接將代真才做的事情給說了。

代真才臉色一白,當下他急忙上來行禮:“外閣長老代真才,見過淺茉大人!”

原來這天心閣還分內閣與外閣,能進入內閣的,才是真正的修煉天才。至于外閣的弟子,就較為普通了。另外,外閣還開設了文武兩個科目,旨在培養真正的能治國安邦的人才。

換句話說,這天心閣的外閣,與文苑閣沒什么區別,只是天心閣多出將軍,而文苑閣出治世能臣。

如此一文一武,皆為大周重要學府,培養出來的人才,自然也非比尋常。如此一來,天心閣中開設的文科,并不如文苑閣,只是要武將們也懂得認字,懂得謀略,而不是一個草莽。

內閣之中,現下共有六位弟子,其中的四位方玉涵和鐵柱都見過,那就是凌鷹、淺茉、卓青風、月凝眉。

內閣的弟子,本來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外閣之中的一些師長和長老,地位還要在淺茉他們之上。只是在這外閣之中,代真才的地位很低,是以見到淺茉時才會戰戰兢兢的。

“怎么回事?”淺茉蹙著眉頭問道。

代真才急忙道:“沒什么事,今日天心閣中考核報名,但現下已經到了關門時間,這兩人還在胡攪蠻纏,我這就將他們趕過去!”

代真才因為慌張,并沒有注意到淺茉對方玉涵和鐵柱的態度明顯不同,他這話不但沒有討好淺茉,反而將自己給暴露了。此時淺茉的眼中,寫著的都是凌厲之色,顯然這代真才借助機會在搞事。

“代長老,今日的事情若是不說清楚的話,我就只能稟報閣主了!”淺茉淡淡說道。

代真才聞言,臉色刷的一白,急忙跪在地上:“淺茉大人饒命,今日之事,都是我糊涂,這兩位天才與淺茉大人相熟,我這就放他們進去!”

鐵柱正要追根究底,方玉涵卻是擺手阻止他,上來道:“據我所知,現下離著關門還有半盞茶的時間,若是長老再拖延的話,我們就真的進不去了!”

代真才聞言,目光微微一閃,他本來是要等到時間到了,然后將方遺憾和鐵柱放進去,到時候他便是抓住淺茉的小辮子,以后好要些好處,卻是沒有想到被方玉涵識破,當下他不由尷尬的笑了一聲,道:“請進!”

方玉涵和鐵柱在淺茉的帶領下,直接進入天心閣中。當此之際,因為時間還沒有到,跟著進來的也有好幾人。

淺茉不由看了方玉涵一眼,今日要不是他機靈,等著鐵柱胡攪蠻纏說一通,到時候吃虧的定然是自己了。這世事艱險,人心難測,她早就有體會,但是如今還是不如方玉涵反應快。

“要不我跟著你們去那邊?”淺茉此時說道。

方玉涵道:“我見你適才出來,應該是有事情,不是故意來接我們的吧?你先忙著,放心,有我在,這二愣子不會吃虧的!”

方玉涵口中的“二愣子”自然就是鐵柱。淺茉點頭:“好,那我先去做事!”

目送淺茉出去,鐵柱轉過頭來,似乎才回過神來,看著方玉涵道:“誰是二愣子?”

方玉涵心下一虛,道:“誰都不是,你聽錯了!”

“我聽錯了嗎?”鐵柱剛才腦海在嗡嗡發響,沒太聽清楚方玉涵說什么。

方玉涵笑道:“對啊,淺茉太關心你,所以讓我照顧你一下,我就說啊,鐵柱那是天才,天選之子,用不著我來,我還要你照顧著呢!怎么被你聽成二愣子了?”

鐵柱聞言,憨厚一笑,道:“我知道我很優秀,但是你也不要這般夸人,不然人家會害羞的!”

方玉涵聽著這話,險些吐出來,他干咳一聲,道:“咱們還是快些過去吧,看看里面到底在做啥子!”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