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幸存者傳記 >第21章喪尸生物


(第14周)

〖尸化的物種〗

經過了一周多的訓練,我們已經有資格成為能夠開軍事坦克出城的人了。外出調查并與其他營地聯系的事,我們已經能做到了?,F在我們能升職成專業的墻外救援隊了,據說現在強外已經越來越危險,危險和安全的區域甚至都能用“墻外”和“墻內”來代替。

今天我們的任務是讓唐教官帶領我,邁克,瑪麗,巴克,大米哥前去墻外調查,也就是所謂的搜尋物資。

雖然我們之前遇到過很多危險并克服了,但聽教官說,這次任務不一般,所以他要帶領我們來。

我們乘直升機沿著伏爾加河開去,在莫斯科和特維爾之間的一個大鎮子里停了下來。我們發現這里的外來核彈異常的多,但不知道為什么在個城卻沒看見有幾只喪尸。難道之前這里有人來過了?

“今天我們來這里是做調查的,這里的怪異核彈非常多,資源又沒有多少?!碧平坦僦斏鞯貙ξ覀冋f。

這我是了解的,因為我們曾遇到過這樣的怪事,我們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調查,也并沒有發現什么可疑的東西。

我站在房子的窗前,望著窗外的樹長得非常茂盛,這也是一種生命體吧…我默默地想。

突然,我察覺到有一些不對勁:那棵樹有點詭異,我越看越懷疑,朝樹中開了一槍,瞬間有好多鳥從里面飛出來,鳥鳴聲不斷,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我去!那棵樹上怎么會有鳥?!”彼得疑惑的問,要知道現在連幸存者都找不到多少了,都感染成喪尸了啊,現在卻還有這么多動物。

那些怪鳥亂飛,有幾只飛進了屋子里,一波亂竄之后,怪鳥停在了柜頂上,我們夠不著。

“這些鳥很詭異,得速速解決掉?!苯坦賹ξ覀冋f,隨后朝怪鳥開了一箱,打死了一只。

而其他的鳥驚慌失措地亂飛,它們的爪子很鋒利,逃竄的時候他們向我飛來,我嚇得抬起手防御,可是也沒有什么用,鳥爪抓傷了我的手背。

我感到了劇烈的疼痛,教官急忙的把其他的鳥擊落,那些怪鳥掉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同樣是翻著帶有血絲的白眼。

鳥爪非常鋒利,以至于將我的傷口抓傷了好幾厘米,血流不止,我異常疼痛?,旣惤阙s緊用繃帶給我包扎,纏上的第一圈繃帶就已經被染的血紅。我不知道我被這喪尸鳥抓傷還能堅持多久,但我覺得我的同伴不會拋棄我。

先前尸鳥的騷動引得這片寂靜之地變得亂七八糟,下水道中帶有血的耗子在街上亂竄,雖然它們也被感染,但我們一時不用擔心腳被咬傷。

現在最嚴峻的情形就是尸化的鳥可能隨時飛進我們的營地,肆意感染,而尸鼠也可能鉆洞混入城中,我們只能慶幸它們暫時沒有對我們那進攻。

〖宇欣的未解之謎〗

大家趕緊把我帶回營地,希望可能得到一點治療,但規矩就是規矩,那些無情的上級人物命令把我丟進隔離區,無論大家怎么勸都沒辦法。

在我感到絕望的時候,宇欣妹妹卻突然站出來說:“其實我也被感染了?!?br>
隨后她掀開袖子,露出了同樣可怕的灰色斑紋,大家都被嚇了一跳,上級人員見了,便無情地把我們兩個都送進隔離區。

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雨欣明明沒有執行任何任務,安全的待在營地里,為什么還會被感染的呢?

對此宇欣卻一直不肯告訴我,我們被迫來到了隔離區,這里都是被感染和待感染的人,被完全感染的人會被定期處死。待感染的人也活不了多久了。

我和宇欣被關在這特殊的監獄里,啊,我感覺一切好迷茫!反正自己到時候也是要死的!但宇欣這個小妹妹卻一反常態,告訴我她可以救所有隔離區未被完全感染的人,我覺得她是在開玩笑。

等到晚上的時候,我感覺已經快不行了,灰線已經延伸到了肩膀,我暈暈乎乎的,看見宇欣找來了一個裝了一點水的盆子,然后用刀片劃破自己的手,將血滴在水盆里,盆里的血很快被染紅。

我想問她在干什么,但我現在實在沒有任何力氣了,我只能默默地躺在墻邊,看著宇欣把自己的血液滴在盆里,隨后把我有傷口的手放在那血紅的水盆里,我意識越來越模糊,最后暈倒了。

暈倒之后,我感覺我好像來到了一個多維度的空間,許多基分子在跳動,我恍惚地看見宇欣面對著我說著什么,我看不清她的臉,但我隱約聽見有個聲音在說:你認為我是什么?你認為我是什么?你認為我是什么?……

隨后眼前一亮,我終于看清了宇欣的臉,又是那個恐怖又猙獰的臉,我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怪臉總會出現在我的夢里,我甚至不清楚我現在究竟是不是在夢境中。

我眼前一轉,又來到了曾經的那個房間,另一個“我”抱著膝坐在床頭,直勾勾的盯著我,對我說:“你覺得你還有救嗎?你覺得你們還有救嗎?”問得我又是一臉茫然。

另一個“我”又說:“我救不了你們,你們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br>
隨后我的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見了,只聽見一個聲音在默默地念著:“我只能做我力所能及的事了……”

突然我被驚醒過來,現在已經天亮了,我的傷口也愈合了,而且手上的灰線也不見了,宇欣坐在我身邊,她見我醒了,立馬和我說“現在可以行動了?!?br>
我還沒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就拉著我逃了出去,不知道哪里挖的洞,連通城中下水道,我注意到她手上的灰線也不見了。面色顯得也有些蒼白,應該是昨晚失血有點多吧。卻不見那一盤血水去哪兒了。

宇欣告訴我,其實她有抗尸毒的解藥,昨晚她已經把解藥倒進大家喝的水中了,大家都會沒事的。

但我感覺她在開玩笑,她有解藥,怎么不早點使用,還要拖到這個隔離區再使用,而且她這么一個弱女子,這么一點解藥,怎么救這么多人?

(第100天)

〖軍事基地的求救信號〗

今天是我醒來后的第100天,雖然這對我來說可能是個大日子,但又有誰知道呢,沒人會去關心,日子還是照樣要去過的。

昨天我和宇欣慌忙從隔離區逃出來后,大家都萬分驚喜,慶幸我們沒有被感染,而且不久后,也通報了釋放一部分未被感染的人,這確實是好事,我們救了那些無辜的人。

現在我很懷疑的就是宇欣的身世,它究竟有什么秘密?難道她的血液可以救人?

今天我們去打聽情報,上級說在我們之前的那個軍事基地的營地中發出了求救信號,不知道是誰所為,讓我們前去調查。我,瑪麗,大米,小米,迪奈和邁克一起去。

坐上直升機快速行駛了一天,遠方看見了我們的那個基地,發現周圍已經圍滿了很多喪尸,他們在扒著鐵絲圍欄。院里還有些怪物在還橫行霸道。

“這里好像很危險啊?!蔽覔牡卣f。

因為現在離求救信號發出已經一天了,我們來到基地邊緣地帶,用槍掃射喪尸,槍聲引起的騷動,讓森林亂糟糟的,許多尸鳥尸鹿,尸狐尸兔都在亂竄,也不知道這些尸化的動物是怎么來的。但,有他們,我們就必須小心一點。

我們對周圍的喪尸清掃的快差不多了,準備去殺死那些院里的怪物。直升機兩邊各放下一條云梯,我和瑪麗各占一邊,一手攀著繩子,一手拿著槍,腳踩著梯子,對怪物進行攻擊,許多怪物都被子彈擊倒了。

我注意到有一只肉團怪物只顧著躲避,沒有試圖對我們進行攻擊,真奇怪,我和瑪麗姐瘋狂的打擊著下面的怪物,就在怪物還沒剩多少時,那只一直躲避的怪物終于對我們展開了攻擊,它從肉肉的身子里伸出了一條觸手,試圖進行遠攻。

它的觸手往我們這邊延伸,本以為機身夠高,它抓不到,可眼看它即將抓住我們了,我趕緊讓邁克抬高飛行高度,可是已經晚了,觸手已經纏住了云梯,是瑪麗姐那邊的。

它狠狠地往下一拽,整個直升機都開始向左傾斜,大家在機倉里面東倒西歪,但最危險的是瑪麗姐,她就快要被怪物抓住了。

我試圖用子彈打那條觸手,可是它使勁的搖晃云梯,直升機也被迫跟著搖晃,在如此高的空中摔下去就是死路一條,可那個怪物還是纏著不放,現在這種危機情況,瑪麗姐沒辦法,只好跳下去與怪物搏斗。

瑪麗姐跳下去,抓住了觸手,觸手得到了“獵物”,也放開了云梯,只見瑪麗激發的自己全身積累的力量,狠狠地一扯,將觸手從中間縱向撕開,一根直接變成了兩根!

隨后觸手又瘋狂地甩動著,想把瑪麗甩想去,但這是不可能的,瑪麗積累的力量一旦激發就無人能敵,她拽住一半撕開的觸手隨著觸手的甩動,撕開的傷口也裂的越來越深了,最后另一半也被甩斷了。

瑪麗手中這一半在不停地揮動,瑪麗開始使出蠻力,一點一點的把觸手撕裂,最后怪物筋疲力盡地癱倒了,瑪麗也顯得很累,我們安全的把飛機降了下來,清理掉其他的怪物后進入房子里找人。

我們每一間都找遍。絕不放棄任何一個房間,最后終于找到了發出求救信號的人:我們的老朋友——葉清風。

他的身邊還有一個暈倒的女孩,和清風穿著一樣的服裝。但清風此時已是滿身傷痕……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