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戰國仙齊 >第254章黑衣女子瑰仙兒


田啟帶著精銳軍眾人向韓非匯合,而明顯骷髏黑衣人是沖著韓非而去,單手護馬背的紅蓮道:“韓非,我們不以跟對方繼續糾纏下去?!?br> 韓非面對三人境界的圍攻,可還要分心去解救韓國兵卒:“止戈,他們是沖我來的,你們先撤,我隨后就撤?!?br> 田啟解決身邊的黑衣人,眾人精銳軍也護衛在身邊,隨即將無名劍收納識海,從識海取出七弦焦尾仙琴,手指快速有節奏的撥動琴弦。
“韓非,快過來!”田啟當琴勢蓄到巔峰之時,沖著韓非大喊道。
韓非再次逼退黑袍人,看了看來斬殺自己的韓國將士,隨即不再理會得策馬就向田啟而去。
田啟眼神冷厲,看著韓身后的三人強者追殺過來,手指快速輕撥琴弦。
“錚錚錚”
三道音箭阻擋骷髏黑衣人片刻,韓非也趁機逃脫開來。
田啟涌動體內混法力,灌注七弦焦尾仙琴中,催動領悟的攻擊神通‘月落烏啼’,手指撥動琴弦欲擊發出。
突然。戰場局勢在變!
同樣黑衣女子出現,腰間系著一枚精致骷髏鈴鐺。
不等人其余黑袍人反應,黑衣女子閃瞬移出現在三名圍攻韓非高手身邊,匕首翻飛之間就斬殺三人。
其余周圍黑衣人看著女子出,紛紛舍棄周圍的韓國將卒,做鳥四散的逃離。
田啟有仙琴加持的‘月落烏啼’神通,變成兩輪直徑一米的日月,向黑衣女子所站的位置墜落而去。
黑衣女子剛剛擊殺三名邪族,就見頭頂那由炙陽之氣、月華之氣凝聚的日月,向她轟殺而來。
抬起手中的匕首就向日月斬去。
日月瞬間消散,炙陽之氣和月華之氣散落四周,不遠處的韓國將卒,被炙陽之氣灼燒的痛苦不堪,月華之氣凍的直哆嗦。
田啟也是發現自己誤傷,有些尷尬的手起七弦焦尾仙琴。
黑衣女子隔空注視著田啟道:“我瑰仙兒出師百余年時間,是唯一出手幫助后,還對我動手之人,你想好怎么死了沒有?”
“姑娘……額,不對。前……前輩,晚輩絕對不是故意?!碧飭⒖粗幽樕蝗蛔兝?,立即改口解釋道。
“哼?!惫逑蓛翰粣傒p哼一聲:“你對我出手乃不爭的事實,所以你還是去……”
田啟等人立即戒備,
可瑰仙兒收起那冰冷的威勢,抬頭望了望虛空方向,隨后扭頭看著田啟道:“這次就先放過你,下次你就拿來抵?!?br> 瑰仙兒不理會田啟等人,縱身就向遠處飛去,而田啟和韓非對視一眼,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向離開的瑰仙兒看去。
“咻咻咻”
三道破空聲響起,田啟和韓非等人就見到,三人出現在他們不遠處的樹梢上,三人看了看下方的情況,卻是立即向瑰仙兒的方向追去。
田啟連忙叫道:“月…月兒,緋煙在那?”
帶著陰陽家長老的月神,身子微微一顫的快速離開,眼神更加冰冷無情的加速向瑰仙兒追去。
戰場上頓時剩下韓國兵卒和田啟等人,韓國兵卒暗中戒備著韓非和田啟,田啟麾下的精銳軍則也是戒備韓國兵卒。
田啟想著如今不明不白得罪一位強者,而心思煩躁的摟著被打暈紅蓮,駕馬轉身自顧自的離開。
韓非不再理會韓國將卒,駕馬向田啟背影追去。
精銳軍戒備的韓國兵卒,緩緩的撤退向田啟行去,留下一群不知所措的韓國將卒在原地。
田啟解開懷里紅蓮的昏睡穴,紅蓮迷迷糊糊的蘇醒過來,扭頭看黑衣人也已經消失不見,而看到后方的九哥策馬追來。
隨即紅蓮生氣的質問道:“你為什么要打暈我?”
見到紅蓮那可愛的模樣,內心煩躁也好了些許,勉強露出一絲微笑著道:“那是激烈的戰場廝殺,要是你看了晚上還不得做噩夢呀?”
“止戈,你是在當然我嗎?”紅蓮露出一絲羞射道。
田啟捏捏紅蓮的臉蛋道:“紅蓮你這么可愛,作為你得好朋友我,當然要好好保護你呀!”
紅蓮有些嗔怪得打開田啟的手,內心還害羞低頭不語。
“好啦,你修為實在太弱,剛剛我為更好營救你九哥,也就只能讓你先休息一會,畢竟帶你出來本身就是個錯?!碧飭⑾胫磺锌赡苁愕牡?。
紅蓮想著她剛剛那么累贅,有些期待的看著田啟道:“止戈你那么厲害,能不能教教我?”
“只要你想學,那么就來飛雪閣,我就會盡力的教導你得修煉?!?br> 韓非策馬追了上來質問道:“田啟,你前來救我很感激,可你為什么要帶紅蓮出來,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很危險?”
紅蓮還是第一次看著九哥發火,也是委屈的道:“是我讓止戈帶我出來得,我聽到太子哥哥他們要殺九哥你,又不敢去調遣父王的御林軍,只得讓止戈他來救你了?!?br> 韓非不理會紅蓮,而是眼神盯著田啟詢問道:“那你們又是怎么認識的?”
田啟明白紅蓮是韓非心中的逆鱗,就如同錦年是他田啟的逆鱗一般,雖然理解也不意味可以呵斥他。
隨即語氣冷漠道:“我聽聞你韓非回國,就乘船逆流而上來韓國,來新鄭城巧遇結識紅蓮,我知道你韓非在擔憂什么,不過還請你放心便可?!?br> “是呀九哥,我跟止戈是好朋友,止戈也不還害我得?!奔t蓮幫腔道。
韓非眼皮直抽抽,要只是他好朋友,他就信了一個鬼,兩人共乘一馬還是好朋友,真當他韓非傻呀?
但韓什么都沒有的策馬來到田啟面前,直接翻身下馬阻止:“紅蓮,你乃韓國公主之軀,豈能跟其他男子隨意共乘一騎,過來乘坐九哥的馬?!?br> 田啟不等紅蓮反應就抱著紅蓮落地:“之前是欲救韓國九公子,也就迫不得已的共坐一騎,如今紅蓮你去乘坐你九哥的馬吧!”
紅蓮聽出自己九哥和止戈兩人話中的交鋒,也就乖巧的來到韓非的白馬前,有些吃力的爬上馬背。
韓非欲要牽著白馬就走,田啟看著韓非的靈馬道:“你韓非九公子可是窮的叮當響,如今怎么有這么好的靈馬呢?”
韓非聽著田啟沒話找話,也是想著對方趁他不注意,就將她妹妹給忽悠了。
也就有些不咸不淡道:“我師尊荀子送的,自然比不上田啟公子的坐騎追風?!?br> “好啦,你韓非也別板著那張臭臉了,感覺誰欠你八百萬似的?!?br> “你不欠我八百萬,可止戈你做事不地道,所以我……”
田啟擺擺手打斷韓非的話,道:“你也別那么防賊似的防著我,我主要是來見你韓非的,另外我會處理點事情后,也就會直接離開韓國回靈丘,所以你可以放心了吧?”
“什么事,或許我可以幫你?”韓非追問著道,想著快點送走著打自己妹妹注意的人。
“也沒什么大事,就是殺一個被白亦非關在血衣堡地牢之人,之后或許就要離開你韓國境內?!碧飭恐R跟韓非并肩而行道。
韓非自然知道他韓國血衣堡的事情,原本還想著幫住田啟解決。
可牽連到血衣堡,那么他也就有些有心無力,而田啟卻是詢問道:“韓非,你們怎么得罪那群骷髏黑衣讓?”
“不認識,也沒有聽過,我也是第一次需要他們?!表n非有些不明對方的來歷道。
而也是扭頭看著田啟道:“止戈,怎么你認識他們?”
“我也不認識,不過這是第三次聽而已,之前家祖宅被攻擊一次,陰陽家緋煙被擊傷一次,以及這次出手攻擊你一次,三次都是骷髏標記之人所做?!?br> 韓非內心疑惑,對方既然敢出手攻擊名家、法家、陰陽家,難道對方不擔心諸子十家為圍攻嗎!
還有這么大的動靜,既然他身為法家傳人沒聽過,這骷髏標記到底是什么人?
那出手幫助他們擊殺三名黑衣饒女子,她又是誰?究竟有什么身份?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