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豪門私寵:總裁偶像安分點 >第151章不想和她搶

( )        林琦薇在嚴詩詠的攙扶下回到了蘇綰的家,理了理思緒。她低頭看向自己脖子上的九闕冰心,晶瑩的寶石藍散發著別樣的光彩。
    她自己還猶在夢中,這條價值六千萬元的項鏈,這條讓全世界的女性趨之若鶩的項鏈,這條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項鏈,歸她了?!
    但是,江墨楓說了那句“我拿這條項鏈,買你和那個人的感情”。呵,不好意思,你買不到。感情,是無價的。
    她想要摘下自己脖子上的項鏈,奈何竟然摘不下來!這項鏈仿佛就像是專門為她定制的一樣,戴上去,就摘不掉了。
    無奈之下,林琦薇看向嚴詩詠:“詩詠,幫我剪一下好嗎?我不要這條項鏈了,我只想要真情……”
    “你瘋了?!”嚴詩詠驚叫著看向她,“你知道這條項鏈的價值嗎?六千萬!怎么可以不要?見過傻的,沒見過你這么傻的!”
    林琦薇嘆了口氣:“可是這東西真的好重。這九顆鉆石加起來都有一百多克了,我這戴著怎么睡覺???”
    “呃……你知道嗎,如果讓別人知道你把這條九闕冰心毀了,他們會殺了你的?!眹涝娫佌f道,“這可是設計界的史詩啊,比簡妍設計的衣服都要珍貴?!?br/>    “簡妍不是有套那啥‘儀見傾心’嗎,不是價值七千萬嗎?”林琦薇問道。
    嚴詩詠嘆口氣:“那是一整套婚紗,肯定包括一條項鏈的!這一條項鏈就六千萬??!你究竟識不識貨!”
    林琦薇苦笑一聲,她想起了什么……
    輕輕轉動項鏈,對準窗外的月光,藍色和白色的光交匯,再次變成點點光芒,一寸一寸灑入林琦薇的心間。
    “你在干什么?”嚴詩詠有些摸不著頭腦。
    林琦薇淺淺一笑:“我想離某人近一些?!?br/>    阿嫣,你聽到我的心聲了嗎?我們雖然身處不同的世界,但是我們的心,依然緊密相連。只是不知,你和我看到的,是同一個月亮嗎?
    這藍白配色,也是你的配色哦!
    打開手機,播放《云端謠》,她這才發現,舒緩的開頭,仿佛在訴說著她和藍若嫣的離別。這首歌本不虐,但如果內含一段無可奈何的別離,便足以讓人潸然淚下。
    聽著這首歌,看著眼前的藍白色光芒,林琦薇仿佛再次走入那個魔道同人世界,與藍若嫣共度美好時光。
    但是,不可能了……
    林琦薇打開QQ,發了一條消息:簡妍姐姐,在嗎?
    云夢依舊人:在,我正在盤算著我該以什么復出呢。上次聽你的裝死,效果還不錯,但是我要復出就有些難度。
    林琦薇不動聲色地發了一張自己戴著“九闕冰心”的自拍照上去:有靈感嗎?
    云夢依舊人:你脖子上……是九闕冰心?!
    妃君不嫁薇薇:江墨楓送我的。
    云夢依舊人:我有靈感啦!謝謝你!
    妃君不嫁薇薇:什么靈感?
    云夢依舊人:emmmmm,我出個藍白之戀可還好?借用一下你的項鏈配色,整體角度,光感什么的,你不會介意吧?當然不會抄你的,就是參考。
    妃君不嫁薇薇:當然可以。
    簡妍連夜畫好了設計圖,拍照傳給林琦薇:這樣行嗎?
    林琦薇看了無力吐槽……好歹你是個看過魔道的人吧!
    妃君不嫁薇薇:我感覺你這像藍家校服配色和江家校服款式的合體。你這踏馬都是啥呀!不是我說你,你給我重畫去!
    云夢依舊人:我有嗎?你看我上面還加了那么多鉆石,款式也不一樣好嗎?只是有點偏漢服風而已。我才沒那個閑心去抄呢!
    妃君不嫁薇薇:總之你這樣不行。
    林琦薇上了床,睡過去了。畢竟,已經半夜兩點多了。
    ……
    也不知為什么,林琦薇六點不到就醒了。她發現簡妍三四點又發了一張改版的。
    這次,簡妍的設計還是偏古風,畫的像個丫鬟的襦裙似的,但是這中規中矩的服裝中,卻隱藏著一抹說不出的火熱。那便是愛情的味道嗎?
    但還是容易被誤認為是江家校服……
    妃君不嫁薇薇:你這個還是偏魔道向啊大姐!
    云夢依舊人:不會吧,我是真不想改了!不就一套古風的,訴說愛情的衣服嗎,哪里有這么多七七八八的!
    妃君不嫁薇薇:你再改一次吧,改成啥我都沒意見了。
    結果,這次簡妍真的把自己的設計進行了大改,改成了現代向。
    林琦薇看了一下,并沒有問題,便發了條消息:你自己做主吧,我覺得可以。
    然后,林琦薇莫名其妙地錄了一首自己唱的云端謠給簡妍。
    云夢依舊人:啥東東?
    妃君不嫁薇薇:送你。自己唱幾遍,體會一下我此刻的心境吧,qwq。
    過了一會兒,簡妍發了一個怒氣沖沖的表情。
    妃君不嫁薇薇:咋遼?
    云夢依舊人:別的我不問,我問什么叫“寒木生春華,綺霞初綻”。寒木……你自己知道形容的是誰。春華,我該怎么說你呢?綺霞的“綺”和你的“琦”同音不同調。至于那個霞,我不想戳破,你自己知道。
    林琦薇把手機給嚴詩詠:“詩詠,幫忙懟一下簡妍姐姐?!?br/>    “大早上吵人干什么?!眹涝娫伈]有理會她。
    林琦薇覺得這實在是太扯了,一首暖暖的同人曲扯那么多干什么?
    妃君不嫁薇薇:你扯那么多干什么?寒木怎么了嘛,不是個詞嗎?還有,春華秋實這個詞聽說過嗎?綺霞也是個詞,初綻那又怎么樣?
    云夢依舊人:行吧,我再聽聽。
    云夢依舊人:華裳萬千……行啊,你鄙視我是不是?華裳萬千,我做的衣服就比不過這華裳萬千了嗎?
    妃君不嫁薇薇:……沒有沒有。
    云夢依舊人:我啥都明白了,你也明白在這首歌云端和寒木分別指的是什么吧……啊啊啊別毀我男神??!
    林琦薇不動聲色地發了云端謠原版給她。
    云夢依舊人:只是奇跡暖暖同人曲……你可不可以別那么坑?!
    妃君不嫁薇薇:呵呵呵。
    然后簡妍被氣下了線。
    而林琦薇,突然想回林家走一趟。她把自己的打算告訴了嚴詩詠,嚴詩詠也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她們今天并沒有穿漢服,而是穿著現代服裝。
    “要冰淇淋嗎?”林琦薇突然問。
    嚴詩詠身子一抖:“不要??!”
    此刻,冰淇淋已經成了她的陰影……
    林琦薇看向她:“沒事,溫姐姐不在,我們想買什么就買什么?!?br/>    “那就去買夢龍吧!”嚴詩詠眨眨眼睛。
    “你太坑了!”林琦薇痛心道,“你知道夢龍冰淇淋有多貴嗎?”
    嚴詩詠眨眨眼睛:“不是吧,我還沒說要吃哈根達斯呢!你不會連七塊錢的夢龍都買不起吧?不可能?!?br/>    “給你買也可以,但是你回去給我……”林琦薇話說到一半突然不說了。
    “給你干啥?”嚴詩詠莫名其妙,她看著宛若神經病般的林琦薇,有些頭大,“你又犯病了?”
    林琦薇看向她:“沒什么,就是給我把‘寒木生春華,綺霞初綻’的真正含義翻譯一遍,不許用任何污的詞語?!?br/>    “你tm!故意刁難我是吧!”
    林琦薇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逗你呢!走吧,給你買去?!?br/>    兩人走到便利店門前,買了兩根夢龍冰淇淋就走了。
    林琦薇脖子上項鏈的吊墜上,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一道亮眼的藍白色光芒,刺得林琦薇和嚴詩詠都有些睜不開眼。
    林琦薇苦著臉:“這東西戴著也太難受了……”
    嚴詩詠一邊以手掩面,一邊道:“希望這東西別被一些別有用心者看到?!?br/>    林琦薇脖子上戴的可是價值連城的九闕冰心,難保有些人會看到了行一些不軌之事。其實林琦薇也很無奈呀,她摘不掉!
    “姐姐,是你?”林依馨也被這道光吸引了,待她看清是林琦薇后,她又感覺很意外,林琦薇現在不是應該在地下室喝西北風嗎?
    林依馨看著林琦薇脖子上的項鏈,不禁驚呆了:“這,這是九闕冰心!”
    “是呀?!绷昼秉c點頭,看向她,“怎么了?”
    林依馨簡直快要被氣死了,她上前一步:“說!你這個賤人是怎么得到這條項鏈的!我告訴你,立刻把它摘下來,給我!”
    林琦薇“試著”脫了一下項鏈,故作無奈地皺皺眉頭:“我也想摘下來呀,奈何就是摘不掉,大概它認定我了吧?!?br/>    “你,跟我回林家?!绷忠儡昂吡艘宦?,自己在前面走了。
    林琦薇也毫不畏懼地跟上,去就去,她還怕林家那幾個賤種不成?
    當林琦薇踏進林家府邸的那一刻,九闕冰心簡直就要晃花了那些保安們的眼。而林依馨自然也是目中無人地進去了。這里本來就是她自己家!
    到了林家閣樓里,林依馨一下子就撲到謝涵冰懷里:“嗚嗚嗚,媽媽,姐姐得到了九闕冰心,還戴著它四處招搖,她憑什么呀,哇……”
    說著,林依馨就哭了出來。
    林琦薇嘲諷地看著,果然是知名童星,演技就是好!
    “你看你都把你妹妹氣哭了!”謝涵冰自然是又氣又惱,“怎么,戴著個六千萬元的項鏈,就高自己妹妹一等了是不是?我看,你這項鏈來路不明!怎么,想和依馨搶林家大小姐的位置?”
    林琦薇真心覺得好笑:“呵呵,養母你這就錯了。我本就不想和她搶什么。作為一個混娛樂圈的人,我何必在乎你林家大小姐的位置?再說,我本就不是林家人,而林依馨,自始至終都是林家的大小姐?!?br/>    她故意把“大小姐”三個字咬得很重,怎么聽,都有著一股挑釁的意味。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