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墨染未染 >第136章我們來說說玉佩的事吧

第136章我們來說說玉佩的事吧


( )        墨染從袖子里拿出手帕放在床邊說:“把藥倒在帕子上,一起用。
    夏侯正不管那么多,把三瓶的藥粉全倒了出來,一股腦兒全送進百里蓮嘴里,因為有點多,所以咽不下去。
    墨染趕緊倒杯水遞給夏侯正說:“別急,慢慢來?!?br/>    夏侯正左右試了試,對墨染說:“我從后面把蓮兒推起來,你來喂水?!?br/>    墨染點點頭說:“好?!?br/>    夏侯正坐在床邊,把百里蓮扶起靠在自己身上,墨染拿茶碗往百里蓮嘴里送,可是咽不下去。
    夏侯正急了,拿過茶碗,一口喝盡,然后嘴對嘴把水送進去。
    墨染看到這一幕很欣慰。
    夏侯正喂完之后,墨染把茶碗放到桌子上,夏侯正把百里蓮放好。
    墨染走到床邊先搭脈,說道:“我在這里觀察半日,我也不知道我這解藥到底如何?!?br/>    夏侯正點點頭說:“只要染姑娘院子,在府中住下為未嘗不可?!?br/>    墨染笑了起來:“你不怕我與夫人打起來呀,大人?”
    夏侯正也笑了起來說道:“能讓蓮兒活動活動也好,這么多年她都是坐著,要不然站著,也沒見她特別開心或者特別難過的……”
    墨染現在夏侯正身邊說道:“沒事,不表現不代表她不愛你,只是她可能沒有找到自己怎么表達的方式,或者你沒有給她嘗試的機會,人生還很長,可以慢慢研究?!?br/>    夏侯正感激的看著墨染說道:“你和聞人公子說的話都讓我深思,我覺得我做的真的太不好了?!?br/>    墨染笑著拍拍夏侯正的肩膀說:“你是一方父母官,和我們不一樣,好了,既然是一方父母官,先去衙門吧,沒事,我在這兒看著呢?!?br/>    夏侯正看著墨染點點頭說:“謝謝你,染姑娘,對了,你還未吃飯吧?我讓下人去準備,你就在這吃就行了?!?br/>    墨染本來不想麻煩,可是夏侯正說著就出去了,沒給墨染拒絕的機會。
    墨染看著跑走的夏侯正笑了起來。
    回身走到床邊,俯身上下看了看百里蓮,忽然看到枕頭下露出了一截玉佩,覺得有些眼熟,
    墨染鬼使神差的伸手把它拿出來,在拿出來的那一刻,心里再也無法平靜。
    這時候夏侯正走了進來看到墨染拿著玉佩,笑了起來:“可能剛才動作太大了,把蓮兒的玉佩都弄出來了,染姑娘,你怎么了?”
    墨染哽咽道:“這是……這是夏侯夫人的?”
    夏侯正不以為然的點點頭說:“這是百里家的,其實我剛遇到蓮兒的時候,她不是這樣的,兩年前她都不是這樣,而且這個家主本不該是蓮兒的,算了,那不重要,其實沒有嫁給我之前的她像少女那般,動不動搞些惡作劇,開個玩笑什么的,成婚之后也是特別喜歡給我驚喜,所以我就習慣了,但是自從她當了家主之后這一切都沒有了,也可能是我當官之后沒有關心過她,唉……”
    墨染一直盯著拿塊玉佩問道:“大人說這個百里家的家主本不是夫人的?”
    夏侯正點點頭說:“家主之位其實是百里家的大女兒,叫~什么,對,叫百里煙蘿,但是十一年前突然消失了,百里家是女人繼承制,百里煙蘿不在之后,前家主就一直在等,可是兩年前家主去世之時大女兒沒回來,所以這個家主就落到蓮兒身上了?!?br/>    墨染又問道:“百里家的人都有這個玉佩嗎?”
    夏侯正搖搖頭說:“不是,只有家主繼承人才有,百里家只有兩個女兒,所以玉佩只有兩人有,咦~染姑娘是見過這個玉佩嗎?你的神情告訴我你見過?!?br/>    墨染馬上意識到自己失態了,馬上搖搖頭說:“沒,沒有,只是剛才看到這玉佩好看就拿了起來,對不起,大人?!?br/>    夏侯正搖搖玉佩說:“沒事,放回去就好了,對了,我衙門今日還有事,我先走了?!?br/>    夏侯正把玉佩放在枕頭下的暗袋里就走了。
    墨染控制不住的想要做點什么,但是現在是夏侯府,只能深呼吸。
    墨染坐在凳子上想到:“翊翎,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一個小姨在,還有一個姨夫,還有百里家在,但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br/>    想到這里墨染雙手握拳,直直的看著前方,邪笑著小聲說道:“國師大人今晚就是你的死期?!?br/>    墨染正在想的時候,夏侯府的下人端著飯站在門口問候道:“南宮小姐,飯好了?!?br/>    墨染轉頭看了一眼,手一擺說:“進來吧!”
    夏侯府的下人低著頭,進來三個丫鬟,放下一碗粥和兩盤菜。
    帶頭的丫鬟說:“大人說南宮小姐一個人應該吃不了太多,所以廚房就只準備了這么多?!?br/>    墨染一聽這話的意思就明白,這丫鬟肯定誤會了什么,但是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墨染站起來俯視著說話的丫鬟看了好一會兒,讓那丫鬟心里犯怵。
    墨染突然笑了起來:“你是以身份跟我說話,丫鬟……還是夏侯大人的妾室?”
    這句話一出后面兩人的手突然拽在一起,墨染就更明白自己看的沒有錯。
    這丫鬟從進來就毫不掩飾自己手上的翡翠,還有腰間的玉佩都不是她這個身份的人帶的。
    墨染看她不說話,邪笑道:“首先我要告訴你,我就算不是南宮家的人,你這樣對待我,按我們家的規矩,對小姐夫人大不敬就是亂棍打死,其次,我就算是南宮家的人,按你剛才的行為我可以拿你去做藥罐,最后,你勾引大人這一條不可饒恕,不過這是夏侯府的家事,我不予多說,但是對我大不敬這件事我們來算算如何?”
    墨染看著眼前的丫鬟“撲通”跪了下去,緊張到顫抖,拽著墨染的裙擺哽咽道:“南宮小姐,求求你,不要處罰我,不要?!?br/>    墨染彎下腰大拇指和食指抬起丫鬟的臉笑道:“不要?可惜本小姐今日心情特別不好,算你倒霉了,但是為了你不痛苦,我也不讓你被亂棍打死了?!?br/>    墨染手掌運功準備打向丫鬟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孱弱的聲音發出:“住手,多謝南宮小姐找出我家吃里扒外的東西,就不勞您出手了?!?br/>    墨染有些吃驚的看著床的方向,沒想到半個時辰百里蓮就醒了。
    墨染收了掌,把丫鬟扔在地上,丫鬟趕緊爬起來磕頭道:“多謝夫人,多謝南宮小姐!”
    墨染走到床邊,運功抵住百里蓮的背,讓她好受一些,百里蓮向墨染點點頭。
    百里蓮瞬間說話就有勁了,叫道:“來人吶,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先勾引大人在先,是為不忠,后對本夫人隱瞞并對貴客如此挑釁,是為不敬,如此不忠不敬之人杖責三十扔出府外?!?br/>    門口兩個下人走進來準備拖丫鬟出去的時候,墨染擺擺手說:“等一下,不該屬于自己的東西終究不是自己的?!?br/>    墨染把玉佩和翡翠拿了放在桌子上說:“下去吧,你們也下去吧,把這撤了,這飯還是不吃的好?!?br/>    剩下的兩個丫鬟把飯菜端了下去。
    百里蓮虛弱的拱手道:“多謝南宮小姐!”
    墨染走到床邊,拉起百里蓮的手把脈,點點頭說:“如果不是你自己本身練毒,可能這次你就挺不過啦!”
    墨染說著從腰間拿出一個白色瓶子倒出兩顆藥丸放在百里蓮手中:“把這個吃的,體內毒素基本就能清完了?!?br/>    百里蓮把藥丸放進嘴里,有些艱難的咽下去,然后拱手道:“多謝南宮小姐!”
    墨染擺擺手說:“不要感謝我,你應該感謝夏侯大人,如果不是他堅持,我也不敢給你用解藥,他拍著胸脯說有問題他來承擔,但是你不能這樣死了!”
    百里蓮聽后眼淚打轉,伸手擦了說:“我知道了,多謝!”
    墨染抿抿嘴,看了看門外叫道:“來人吶?!?br/>    來了另外兩個下人,在門口拱手道:“南宮小姐,有何吩咐?”
    墨染看著他們,指了指床上說:“夫人醒了,你們還不去通知大人!”
    下人這才明白的點點頭說:“是,是,是,我們現在就去?!?br/>    說完兩個下人就跑走了。
    百里蓮虛弱發扶著床邊說道:“其實不用叫大人回來!”
    墨染搖搖頭說:“女人還軟弱的時候就要軟弱,該強大的才要強大,在自己喜歡之人面前女人不需要裝堅強?!?br/>    百里蓮聽完點點頭說:“我明白了,謝謝……”
    墨染趕緊擺手說:“不要再謝我了,我先把方子寫了,讓下人去抓藥?!?br/>    百里蓮叫來司琴的丫鬟,吩咐道:“等下南宮小姐寫好方子,你去藥房抓藥就行了?!?br/>    司琴點點頭說:“是,夫人?!?br/>    墨染寫了一張方子遞給司琴說:“這是第一療程的方子,大概一十四日左右,你先去抓藥吧?!?br/>    司琴接過方子點點頭說:“是,南宮小姐,夫人,我先下去了?!?br/>    百里蓮看著出去的司琴說道:“她懂醫,所以我留她在身邊看管藥房?!?br/>    墨染驚訝道:“府內有自己家的藥房?”
    百里蓮搖搖頭說:“是百里家的?!?br/>    墨染點點頭搬了凳子走到床邊,墨染伸手從枕頭下邊拿出玉佩,放在百里蓮手中說道:“那百里家主,我們來說說玉佩的事吧?”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