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長青仙途 >第262章生財之道


林家兄妹從常青開始虛空畫陣的時候,便陷入了呆滯之中,直到常青將長劍丟過來,林玄默才回過神來,手忙腳亂的將長劍接在手鄭
“咕嘟!”
林玄默手捧著長劍,艱難的咽了口口水,道:“常......常大哥!這我不能要,太.......貴......重了!”
一柄上品法器的價格,在市面上差不多是二到三塊中品靈石了,如果還帶有特殊屬性的話,那價錢可就要翻倍了。
“拿著吧,法器對我來講,沒有什么用處。對了,這長劍的劍身上,我布置了幾道烈焰陣紋在其中,你可以試著用法力激活?!?br> 常青揮揮手,不在乎的道。
林玄默握著長劍心翼翼的走到一邊,法力激蕩,瞬間,長劍上頓時燃起了烈焰。
“喝!”
林玄默大吼一聲,興奮的揮舞著長劍,耍了一套劍法。
“刷!”
長劍在地上劃過,原本堅硬的地面,現出了一道深深的帶著焦黑之色的劃痕。
“哥!住手??!”
林語尖叫起來,再讓林玄默這樣比劃下去,這丹房怕是要被他給拆了。
聽到妹妹的尖叫聲,林玄默從興奮中清醒過來,連忙將法力一收,長劍上的烈焰也隨之熄滅。
再看劍身之上,絲毫沒有烈焰灼燒過的痕跡。
“好劍!好劍??!”
林玄默如獲至寶的看著手中的長劍,嘖嘖贊嘆。
“你可以給它取個名字!”
常青微笑著提醒。
林玄默的眼睛一亮,道:“叫赤炎可好!”
“隨你,你可以去市場上購買一些材料,我再將它再煉制一下,給它配上劍鞘和劍柄,這樣你用起來更方便?!?br> 常青對這赤炎劍還不滿意,只有一塊玄鐵,只是煉制了赤炎的劍身,剛才林玄默就是拿著光禿禿的劍身在耍......
此刻,林語的眼中充滿了星星,她崇拜的看著常青,輕聲道:“常大哥太厲害了,不光會煉丹,還會煉器!”
常青笑了笑:“呵呵,我會的東西還多著呢!”
“這柄劍要是放到交易市場上去,絕對能賣個好價錢,不會低于十塊中品靈石!”
林玄默在一旁嘟囔道。
“嗯?這只是一件上品法器,怎么可能賣這么貴!”
常青聽到林玄默的低語,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十塊中品靈石,相當于一百萬下品靈石了,當初在遺島上,一件上品法器的價值,不過是幾十萬而已,絕對達不到林玄默所的價格。
“常大哥,你是不知道??!現在整個神州人人修行,對于這些丹藥、法器的需求有多大,雖然神州有為數不少的煉丹師、煉器師??墒?,整個神州大陸上修行的人何止億萬??!有限的丹藥和法器,根本無法滿足無限的需求,這就形成了僧多粥少的局面了?!?br> 林玄默想起常青根本就不知道神州大陸的情況,連忙向他解釋了一番。
常青此時才反應過來,當初在遺島上,只有一部分人可以修行,所以,丹藥、法器等物資,基本上能夠滿足修士們的需求。
可神州大陸是全民修行,這個基數就太大了。
怪不得林玄默煉丹師的地位很高,這么看來,豈止是很高??!完全就是稀有動物??!
“如果,我煉制丹藥來出售的話,豈不是能快速的積累財富!進而將這些財富轉化為自己的實力,達到快速提升修為的目的?!?br> 常青的心中一跳,馬上想到了自己的優勢。在遺島上,受制于宗門的影響和當初的囊中羞澀,他根本就沒有將地爐的優勢發揮出來。
見到常青沉默不語,林玄默以為常青知道赤炎的價值之后,有些不愿意再送給他了。
雖然不舍,但林玄默還是將赤炎遞到了常青的面前,道:“常大哥,這赤炎你還是收回去吧!我......我還有其他的法器可以使用?!?br> 常青愕然的看著林玄默,稍一沉吟,便知道林玄默可能是誤會自己了,遂開口道:“我常某人送出去的東西,就沒想過再收回來,你好好拿著吧!”
正著,常青的心中猛地一動,看向林玄默道:“你在東海城中生活這么多年,想必應該知道丹藥和法器的行情吧,如果我煉制這些東西出來,是賣給聽海樓劃算,還是在市場上出售劃算?”
“當然是自己出售更好??!你若是賣給聽海樓的話,他們給的價格可是不會太高,他們往往是低價收進,高價賣出的。不過,一般來,他們不會向外收購丹藥的,畢竟聽海樓本身就養著一批煉丹師,他們對外售賣的丹藥,基本上是出自這些人之手?!?br> 林玄默想也沒想,開口便道。
聽到常青這樣問,林語看了看自己的哥哥,突然有個想法涌上心頭,她有些膽怯的道:“常大哥,如果你要向外賣東西的話,可以交給我哥來幫你,他這些年都混跡在交易市場中,對里面的情況比較熟悉?!?br> “對呀!”
常青的眼前一亮,自己初來乍到,對著東海城不熟悉,但林玄默是本地的地頭蛇,他自然知曉要如何才能將丹藥賣出合適的價格,也省的自己親自去兜售東西。
不過,要是林玄默還是和賣給自己焚魂金砂一樣去做買賣的話,自己怕是要虧死的。
“你......你行嗎?”
常青有些不確定的看著林玄默問道。
聽到常青這樣問,林玄默俊朗的臉上一紅,知道常青恐怕是想起前兩自己低價賣東西給他的事情了。
“當初賣給你拿焚魂金砂,是因為我手中已經沒有什么靈石了,著急著用焚魂金砂換錢呢!”
“常大哥,你放心,雖然我林玄默的修為不高,但在這東海城中,還是有些人緣的,畢竟......畢竟我的身后還站著聽海樓呢!”
雖然不愿承認,但林玄默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若不是有聽海樓做他的靠山,他們兄妹倆想要在東海城生活這么多年,怕是早就尸骨無存了。
“嗯,那就好,只是不知道現在市面上什么丹藥最緊缺?”
常青想了想,知道林玄默沒有必要騙他。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