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漢鄉 >第56章老鼠掉進了米缸
( )        第五十六章老鼠掉進了米缸

    云瑯來找何愁有的目的就是為了告訴他狗子回來了,還知道匈奴人在漠北的藏身地,其余的事情就與他無關了。

    何愁有沉默了良久,也喝了很多的茶水,最后在云瑯準備找借口離開的時候開口道:“許良當初成為我仆從的時候我不知道他出身云氏?!?br/>
    云瑯笑道:‘那是一個很有志氣的小伙子,覺得自己一個人就能闖出一片天,就離開云氏自己打天下去了?!?br/>
    “那個已經死掉的何右也該是你云氏的弟子吧?”

    “是的,都是很好的孩子?!?br/>
    “為何不告訴我?”

    “你從未問起過?!?br/>
    何愁有嘆息一聲道:“確實是老夫的錯,被你的溫順給蒙蔽過去了?!?br/>
    “云氏真的沒有奴仆,現在那些滿嘴老奴,奴婢的家伙全是有戶籍的自由人。

    狗子他們當年流落驪山,跟野人一樣的過著有今天沒明天的日子。

    我不忍心讓他們過的這么艱苦,就給了他們一口飯吃,他們也幫我干活,算是支付了飯錢。

    本來就是兩不相欠的事情,誰知道……”

    云瑯努力的想把云氏沒有奴仆這個概念裝進何愁有的腦袋里,只可惜,不管他如何磨嘴皮子,何愁有回復他的都是一聲冷笑。

    美美的洗了一個溫泉澡,又美美的吃了一頓讓他魂牽夢縈的飯食。

    狗子就給自己弄了好大一杯甜茶,抱著茶杯坐在平安居門口,舒坦的看著眼前的晚霞。

    身后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響,這是蘭英,蘭喬在好奇的擺弄屋子里的擺設。

    這里所有的東西對她們來說都是新鮮的。

    狗子放下大茶杯,回頭吼了一嗓子道:“那是香爐,里面是熏香,不要亂動……”

    金屬的碰撞聲消失了,很快又有抽屜來回拉動的聲音讓他心煩意亂。

    “不要弄亂了抽屜,我剛剛才整理好,里面裝的是我寫的文書,跟你們沒關系?!?br/>
    不論狗子怎么說,屋子里的動靜一直沒有停息過,就像屋子里有兩只不怕人的大老鼠在不停地動彈。

    毛孩提著一只煮好的風干雞以及兩壇子酒來到了平安居前面。

    遠遠地就聽見了狗子的呵斥聲,就沒有進屋子,而是揮手召喚狗子跟他去亭子里小酌。

    狗子美美的喝了一口酒道:“兩年時間,家里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br/>
    毛孩搖搖頭道:“應該是五年時間,你是五年前離開家進入騎都尉的,從那以后你就很少回來了。

    這一片山居就是在你離開之后修建的,家里的作坊也多了十倍不止,地也多了三倍,如果連永安縣的封地算上,該是一個大家族的模樣?!?br/>
    “我回來了,何右死了,其余五個人呢?也回來了?”

    “沒有,天知道他們在哪里,褚狼老大可能知道,他卻誰都不說,你以后也不要問?!?br/>
    狗子點點頭道:“家族大了,總要準備一些退路,要是不小心被人連鍋端了,連個還手的余地都沒有,那就太虧了?!?br/>
    毛孩笑道:“慢慢來,家主今年才二十二歲,我們有的是時間來布置。

    總要把這個讓人舒坦的家好好地傳給子孫才好?!?br/>
    “這些年大家都沒有閑著,現在我回來了,一刻都等不及想要做事,孩哥,你說我現在能干什么?”

    “能干什么?當然有的是差事讓你做,家里可用的人不多,像梁翁,劉婆這種早成勛貴們笑話的人還在辦差,不是家主多長情念舊。

    而是手頭根本就無人可用。

    家主智慧無雙,心胸豁達,兩位夫人也是奇人,按理說云氏早就該成為大漢國有名的世家。

    只可惜家主出山的時間太短,根基比不上曹氏等一干家族。

    全家的安危都系于家主一人身上。

    這幾年,本該是家主大展宏圖的時候,結果呢,家主不敢放開手腳去拼。

    辦任何事情都縮手縮腳,唯恐一個弄不好就給全家帶來滅頂之災。

    只好事事依附長門宮,以至被人笑話為阿嬌貴人裙下之臣,有長門宮忠犬之說?!?br/>
    狗子嘆口氣道:“我們前進的步伐太慢,跟不上家主的步伐?!?br/>
    毛孩給狗子倒了一碗酒,兄弟兩碰一下然后就一飲而盡?!?br/>
    毛孩放下酒碗道:“你這段時間好好地休憩,把你在匈奴的所見所聞都寫下來。

    我也會抽時間,把家里的事情一一告訴你,等你融會貫通了,就沒有清閑的日子可以過了。

    另外,管好你的匈奴老婆,男人說話的時候她們湊過來做什么?”

    狗子回頭就看見他的兩個老婆小狗一般的蹲在他身后,滿臉的恓惶之色。

    毛孩哼了一聲,站起身就走了,他實在是看不慣這兩個抱著紅漆馬桶的愚蠢女人。

    狗子沒有送毛孩,看著兩個老婆嘆息一聲道:“要出恭嗎?”

    蘭英,蘭喬漲紅了臉連連點頭。

    “不是跟你們說過,白天的時候就去那座用青竹修建的小房子里,晚上的時候才能用到凈桶?!?br/>
    蘭喬紅著臉道:“那座小房子太干凈,還有水甕,還以為是人睡覺的地方……”

    狗子沒有辦法,只好親自去給她們示范。

    這樣的事情在別人看來是極為可笑的。

    狗子卻不這樣認為,就算是匈奴單于來到云氏他也不會用云氏主樓里的抽水馬桶!

    本來,匈奴人來到大漢,成為不用跟大自然搏斗的人,就已經是屬于老鼠掉進米缸一般的幸福事情。

    而進入云氏對于漢人來說也是老鼠掉進了米缸。

    因此,當匈奴人突然住進了云氏……

    清晨的時候,山居里自然有鳥鳴啾啾,蘭喬習慣性的翻了一個身,然后她就掉下了床。

    躺在地上迷糊了許久,直到狗子趴在床上探出頭看她的時候,蘭喬才想起來自己昨晚睡在一個叫做床的東西上面。

    她還想爬上床繼續睡覺……不是因為困倦,而是很留戀這張床。

    絲綢制作的床單滑溜溜的,就像睡在水面上,鴨絨制作的被子輕飄飄的,就像蓋著一朵云彩。

    “去看看孩子,一晚上都沒有聽見孩子哭鬧了?!?br/>
    狗子有些惱火,蘭英睡在里面扯著小呼嚕,蘭喬睡在外邊一晚上掉下去三次,天知道她是怎么越過他的身體從里面翻滾到外邊的。

    “小狗在睡覺,就是尿了?!?br/>
    “尿了就換尿布,你愣著干什么?”

    “沒有皮子了?!?br/>
    “臟皮子被我丟了,換旁邊的那些!”

    “這可是新麻布!”

    狗子呻吟一聲,翻身從床上跳下來,抓過那些已經被仆婦們用木槌捶軟的麻布,隨便搓弄兩下,就給兒子換好了尿布。

    回頭再看蘭喬,發現她再一次爬上了床,幸福的簇擁著被子閉上了眼睛。

    看樣子她今天是不打算從床上下來了。

    屋子里的鈴鐺響了三下,狗子穿著褻褲打開大門,然后就看見胖廚娘鄙夷的看著他。

    狗子想要遮掩一下,就聽胖廚娘悠悠的道:“遮掩什么啊,你忘了當年是誰用豬毛刷子給你們這群臟鬼洗澡的?”

    聽了老廚娘這番話,狗子也就釋然了,自己當年沒少被這個猥瑣的老女人揪雞雞猥褻。

    不僅僅是他,除過褚狼跟毛孩,其余年紀小點的兄弟沒有一個逃脫過她的魔爪。

    廚娘超屋子里探探腦袋,沒看見蘭英,蘭喬,就不滿的道:“匈奴女人都這么懶嗎?”

    狗子陪著笑臉道:“這一路上就沒有下過馬車,勞累了一路,讓她們多睡一會?!?br/>
    廚娘撇撇嘴道:“看不出來,還是一個憐惜女人的窩囊男人,初來乍到的,新婦該去拜見少君!

    這樣的事情都忘記了嗎?”

    狗子拍拍腦袋這就要鉆進屋子去喊蘭英,蘭喬。

    廚娘卻把一個碩大的食盒遞給狗子道:“不忙,少君現在正跟劉婆說話呢,看樣子還要等一陣子。

    這里是小狗喝的牛乳,米油,你們吃的油條豆漿,包子,快點洗漱,吃飯。

    不是說你啊,娶了兩個肥粗老胖的匈奴女人,卻連小狗喝的一口奶水都沒有。

    真不知道你圖了些什么?!?br/>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