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潛行1933 >第18章北海道之旅四

第18章北海道之旅四

好書推薦:興漢室 、唐朝好岳父 、我是一個原始人 、內衛尖兵 、絕世極品兵王 、撿到一本三國志 、富明 、乘龍佳婿 、

  吉田沒有回答,而是從風衣的內襯里掏出一根煙點了起來,黑暗中,煙頭一明一暗,照的吉田的臉同樣明暗交替。
  “父親?”吉田俊介試探著問道。
  “是你的貴人,”吉田吐出一口煙圈,終于開口了,“也是特高課和憲兵隊的重要人物?!?br/>  “一個支那人,又是特高課的重要人物?”吉田俊介睜大了眼睛。
  “慢慢你就知道了?!奔锼坪醪幌攵嗾勀莻€人的身份。
  吉田俊介沒有再問,他知道父親的脾氣,不想說的話,再問也問不出來,又停了片刻,吉田俊介才又開口道:“父親,特高課隸屬于軍部,為什么要和我們警視町合作辦學校?還有,這個新成立的‘特務養成所’是怎么回事?”
  “全日本所有的地方警察機構都叫警察本署,只有東京的警察機構叫做警視町,你知道為什么嗎?”吉田沒有回答,反而反問道。
  “東京是帝國的首都,當然有所不同,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奔锟〗槠擦似沧?。
  “那我問你,別的地方機構,有外務情報部這個部門嗎?”吉田又問。
  “呃,沒有,”吉田俊介似乎明白了父親的意思,“您的意思是說,東京警視町除了地方治安事務,還負責情報搜集?”
  “是的,警視町最早成立的時候,其實叫做警事町,后來,大正陛下親自把‘事’字改成了‘視’,意思是,警視町不僅是警察事務的管理機構,還是天皇陛下的眼睛和耳朵?!奔餄M臉嚴肅的說道。
  “您的意思?”吉田俊介有點想不明白這個改動的含義。
  “軍部的權力太大了,”吉田感嘆了一句,看兒子還有點迷糊,反問道:“俊介,我問你一個問題,明治維新后,幕府倒臺,天皇歸政,以前的反幕勢力去了哪里?”
  “您說的是長州藩、薩摩藩、肥前藩、土佐藩四強藩?他們不是已經成為了天皇陛下忠實的臣下了嗎?”吉田俊介疑惑道。
  “沒錯,但更確切的說,四強藩幾乎都去了軍部,”吉田語重心長的看著兒子,“四強藩靠著英國人的幫助,武力倒幕成功,他們的軍隊,也成了帝國陸軍和帝國海軍的基礎,這六十年來,軍部里面四強藩的勢力盤根錯節,即使是天皇陛下,也無法完全掌控軍部!”
  “明白了,”吉田俊介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天皇陛下不放心軍部?”
  “陛下的心意,可不是我們所能揣測的,但我所知道的,軍部的很多行動,即使是天皇陛下也并不知情?!奔锘卮鸬?。
  “哦,”吉田俊介似乎明白了一些,他冥思苦想了好一陣子,總算是把握住了一點脈搏,遲疑著開口道:“所以,天皇陛下就把警事町改成了警視町?”
  “你......”吉田無奈了,兒子空有一腔熱血,可分析問題和領悟問題的能力實在是太差,他突然有點后悔,早知如此,還不如讓兒子去參軍,至少軍隊里的關系要比警視町單純的多。
  吉田俊介則是滿臉的迷惑——今天父親告訴他的這些東西,都是之前從來沒有跟他提起過的,什么幕府,天皇,四強藩,說起來都知道,可連在一起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俊介啊,既然你不明白,我就說的直白一點,”吉田深吸了一口氣,肚子里暗暗搖頭,“幕府,就是將軍府,“幕”意指軍隊的帳幕;“府”指王室等收放財寶和文件的地方。合起來的意思,就是軍人干政?!?br/>  “所以呢?”吉田俊介歪著腦袋問。
  “所以,陛下不愿意看到現在的軍部發展成以前的幕府,而陛下坐視軍隊里的‘下克上’,其實就是對軍部高層的一個警告?!奔镆还赡X的說了出來。
  “哦,我明白了,但這和我們警視町有什么關系?”吉田俊介終于“明白了”,但他馬上有了新的問題。
  “算了,”吉田無奈的搖了搖手,站起身來,“走吧,跟我去看看那位周先生?!?br/>  “好?!奔锟〗榱ⅠR站了起來,父親講的這些東西實在太復雜了,他一點也不感興趣,再說了,知道這些又有什么用?
  ..........
  “車怎么停了這么久?”春日趴在床鋪上,看著窗外的星空,似乎在自言自語,又似乎在跟耿朝忠說話。
  “不算很久吧,我在中國的時候,那里的火車停幾個鐘頭是家常便飯?!惫⒊乙性诎鼛陌灞谏?,注視著天上彎彎的月牙,瞳孔里似乎有光芒在閃爍。
  他想起了南京的那個她。
  “周先生,你說中國的月亮圓呢,還是日本的月亮圓?”春日回過頭來,皎潔的月光潑灑在她光潔的額頭,閃著亮晶晶的光。
  “我還沒看過日本的滿月呢,恐怕得過幾個星期才知道?!惫⒊易旖俏⑽⒙N起。
  “要是這次吉田先生滿意,我就不用去中國了,可現在我又覺得,去中國看看其實也挺好的.......”春日小聲說道。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惫⒊译S口道。
  “周先生說的好像很有哲理,”春日思索著耿朝忠的話,突然又沒來由的說了一句:“周先生剛才看月亮的表情很溫柔?!?br/>  “是嗎?”耿朝忠板了板臉。
  “你一定想起了自己的愛人?!贝喝照J真的補充道。
  耿朝忠微微一愣,剛要答話,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板壁被敲響,傳來了吉田的聲音:
  “周先生,你睡了嗎?”
  “沒有?!?br/>  耿朝忠披上外套,從包廂里走了出來,掃了吉田身后的年輕人一眼,低聲道:“吉田前輩,有事?”
  “沒有,只是來看看周先生,”吉田微笑著,指了指身后的年輕人,“這是我的兒子,吉田俊介,下午剛從浦和上的車?!?br/>  “周先生好?!奔锟〗楹唵蔚拇蛄藗€招呼,馬上又低下了頭,眼睛里的輕蔑一閃即逝。
  “原來是貴公子,英姿勃發,氣宇軒昂,和吉田先生很像?!惫⒊椅⑿Φ?,似乎根本沒在意吉田俊介的表情。
  “周先生,我有一事相求,請您去那邊說話?!奔锿蝗痪狭艘还?。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