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明朝敗家子 >第1164章完勝
  不堪一擊?! ∫幌伦?,底艙里的人都沸騰了?! ≡S多人長長的松了口氣?! 【瓦@樣……擊沉了一艘佛朗機船?  方才外頭雖是震動了一下,讓人覺得恐怖,可也沒傳說中,那么大的動靜哪?! ‘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大家安心了不少?!  艾F在,咱們的王不仕號,正不堪一擊。
  
  一下子,底艙里的人都沸騰了。
  
  許多人長長的松了口氣。
  
  就這樣……擊沉了一艘佛朗機船?
  
  方才外頭雖是震動了一下,讓人覺得恐怖,可也沒傳說中,那么大的動靜哪。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大家安心了不少。
  
  “現在,咱們的王不仕號,正竭力沖向賊艦,佛朗機還有三艦……”
  
  這又讓人擔心起來。
  
  不過提起了王不仕三個字,蕭敬眉飛色舞,一副很解氣的樣子。
  
  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哪怕蕭敬看方繼藩不順眼,可此時,還是該同仇敵愾的。
  
  他又不傻。
  
  人們聽到王不仕號,此刻發出了驚嘆,有人下意識的朝王不仕看去。
  
  王不仕滿面紅光,格外的激動。
  
  王不仕號,竟這樣厲害。
  
  “這王不仕,真是了不起啊?!庇腥私蛔〉吐暤?。
  
  王不仕面帶微笑,此刻,他應當……謙虛。
  
  于是,他忙道:“慚愧,實在慚愧?!?br>  
  蕭敬斜眼看了王不仕一眼:“你慚愧什么?”
  
  “在下,正是王不仕?!蓖醪皇溯p描淡寫道。
  
  蕭敬便怒了,呵斥道:“好大的膽,你配叫王不仕嗎?今天子親巡,率百官于怒海與佛朗機人爭鋒,此王不仕,乃皇帝寶艦,受大明列祖列宗恩蔭,得陛下之龍威,縱橫四海,蠻夷戰兢,莫敢匹敵,你也敢叫王不仕?”
  
  王不仕:“………”
  
  當初大家說王不仕是人間渣滓的時候,你這死太監為何不說老夫不配?
  
  當然,太監是不講理的。
  
  蕭敬這一番話,與其說是給王不仕聽,不妨是說給陛下聽。
  
  弘治皇帝冷聲道:“住口!”
  
  蕭敬立即面帶微笑,身子微微彎曲,小小的后退一步:“奴婢遵旨?!?br>  
  弘治皇帝道:“不過擊沉一艦,賊子尚有余力,現在高興,只怕還太早了?!?br>  
  “是?!?br>  
  ………………
  
  橫沖直撞的人間渣滓王不仕號,無須乘風,卻已破開萬道海浪,猶如在海中猙獰的海獸,如疾風一般,朝著佛朗機三艦沖去。
  
  安赫爾伯爵已經膽寒了。
  
  他抽出了腰間的細劍,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以多擊少。
  
  哪怕是遭遇了,世上最不可思議的事,他依然冷靜。
  
  他下達了一道道命令:“安娜公主號,前進,拖延住它。無畏號從它的左側與他們接舷,士兵們做好準備,我們的國王號,靠近他們,登上他們的艦船?!?br>  
  這是唯一的辦法,安娜公主號是可以被犧牲掉的,利用它的犧牲,給另外兩艘船,接舷的機會,只要能和對方的艦船靠近,射出弩炮,用攬繩,將船只連接一起,那么,就可以登上這艘巨艦,和他們短兵交接。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安娜公主號在得到了信號之后,還是勇敢無畏的率先朝著人間渣滓王不仕號迎面相接。
  
  無畏號與國王號趁機包抄。
  
  ……
  
  方繼藩在艦橋里,看著遠處的艦船,不禁發出了感慨:“這些佛朗機人,能夠縱橫四海,不是沒有道理,他們不但戰斗經驗豐富,且還如此悍不畏死,實是心腹大患?!?br>  
  朱厚照只冷笑。
  
  那無畏號與王不仕交接的剎那,頓時,無數的火炮傾瀉而出。
  
  片刻之后,無畏號便已千瘡百孔,拖著殘軀,慢慢的傾斜入海。
  
  可就在此時,安娜公主號與國王號卻已包抄而來。
  
  安娜公主號瘋了似得,妄圖想要接近人間渣滓王不仕號。
  
  可是……
  
  它太慢了。
  
  一聲令下,王不仕號輕松的轉向,而后,居然開足了馬力,船首毫不猶豫的對準了安娜公主號的船身。
  
  緊接著……轟隆……
  
  王不仕號的船首,早已安裝了撞角。
  
  此時,又是撞角直接快速的撞擊安娜公主號船身最薄弱處。
  
  緊接著,便見木屑橫飛,整個人間渣滓王不仕號船身一震,卻依舊劈開了無數的木屑和巨浪,最終,直接穿越了安娜公主號。
  
  安娜公主號,居然……應聲而斷!
  
  船首與船尾,直接裂為了兩截,兩邊的水兵和水手們,還妄圖接近王不仕號,登船近戰,可此時,他們絕望的直接隨著斷裂的艦船,直接落海。
  
  到處都是哀嚎,是絕望。
  
  將安娜公主號,穿越了其船身的王不仕號,依舊露出了獠牙,宛如巨獸一般,沒有絲毫的停留,朝著迎面而來的國王號,快速行駛。
  
  安赫爾伯爵,已經瘋了。
  
  對方的船,實在太多。
  
  不但快,且還轉動自如,這才是真正可怕到極點的事。
  
  不只如此,對方船體龐大,正因為快速,可以隨時調轉方向,利用最堅硬的撞角,直接碰撞己艦脆弱的船身。
  
  完了……
  
  安赫爾伯爵絕望的看著,那已靠近的巨艦。
  
  這一刻,他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勇氣。
  
  頃刻之間,三艘艦船,灰飛煙滅。
  
  而自己……更像是一個小丑。
  
  所有的經驗,以及航海的認知,還有海戰的技巧,在這一刻,徹底的顛覆,因為……自己積攢的那些‘把戲’,在這巨艦面前,不堪一擊,對方沒有任何技巧可言,但是它更快,它的火炮更多,它更龐大!
  
  他抬頭看著藍天,無數的水手和水兵們,這一刻,都已停止了動作。
  
  每一個人,都絕望的朝天,這一刻,除了天主展現奇跡之外,他們再沒有任何勇氣,繼續去戰斗了。
  
  一切的戰斗,都變得徒勞無益。
  
  國王號,就這么漫無目的的懸停在海面上。
  
  宛如一個正待處刑的死囚。
  
  而人間渣滓王不仕號,似乎滿足了他們的愿望。
  
  巨大的艦船,好整以暇的調轉船頭,與之平齊,巨大的船身,密密麻麻的露出了黑黝黝的火炮口
  
  “發射!”
  
  自艦橋上,方繼藩發出了聲音。
  
  它的聲音,順著銅管,迅速的傳遞至各個艙室。
  
  炮艙里,所有的炮兵,早已屏息等候,隨即……轟隆……轟隆……轟隆……
  
  為了抵消巨大的后坐力,火炮的發射,并非是所有人同時點燃引線,而是一門門火炮,按順序發射。
  
  于是,連綿不絕的火炮,隨著巨艦的顫抖,天上……宛如下了流星,這流星砸入了國王號里,無數的鐵球瘋狂的破壞著這不堪一擊的木船,無數人血肉橫飛,桅桿被砸斷,咯吱咯吱的開始倒下,數不清的艦艙,瞬間被沖毀,無數人倒在血泊。
  
  那打開圣書,不斷吟唱著的教士,輕易的被一枚炮彈,直中頭顱,鮮血染在了圣書上,遠處,是驚恐不安的水兵們,發出了最后的哀鳴。
  
  “繼續發射!”
  
  在短暫的過去了片刻之后,又一輪火雨降下。
  
  國王號,已變得稀爛,宛如海上漂浮的垃圾堆。
  
  安赫爾伯爵,手持著細劍,宛如臨死前的獅子,他試圖想要朝著遠處的巨艦,比劃著他的細劍,可巨大的帆布,直接壓頂,最終……再沒有人見過他了。
  
  傳遞的窟窿,使海水如泉涌一般的倒灌進來,國王號在沉默,有水手,及早抱著漂浮物落水,他們在水里奮力的掙扎著,驚恐不安的呼救。
  
  硝煙徐徐的消散了。
  
  人間渣滓王不仕號,繼續的停留在水面。
  
  方繼藩深吸了一口氣。
  
  結束了。
  
  他幾乎可以感受到,海面上,無數人在哀嚎,似乎希望巨艦放下救援的舟楫。
  
  可惜……方繼藩懶得理會他們。
  
  …………
  
  弘治皇帝已率百官出了底艙,他站在這依舊無損的甲板上,看到四處海域,到處都漂浮的殘肢斷臂,還有一片狼藉。
  
  弘治皇帝已經深吸了一口氣。
  
  轉瞬之間,以一艦對四艦,完勝。
  
  其他的大臣,個個瞠目結舌,他們起初出來的時候,還有些膽怯,生怕冒出什么敵人來,可看著平靜的海面上,他們才意識到,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于是,許多人面露出了喜色。
  
  馬文升心有余悸之余,不禁道:“陛下,這一艦,雖是簡直千萬,可在臣看來,若能以一艦致勝,那么這千萬兩紋銀,值啊?!?br>  
  大家紛紛點頭,這一次,算是表示認可了。
  
  畢竟,這是拿自己的性命押在了這艘船上。
  
  現在看來,是這艘船,救了自己的命。
  
  “陛下……”
  
  朱厚照和方繼藩,已是匆匆而來。
  
  朱厚照上前:“父皇,兒臣幸不辱命,區區四艘佛朗機艦,已悉數全殲了?!?br>  
  弘治皇帝大感欣慰,他凝視著朱厚照:“這艘艦,是朕的兒子和女婿所建,朕實是無法理解,這樣的艦,需要花費多少心思?!?br>  
  弘治皇帝感慨萬千。
  
  站在這巨艦之上,才能如此感同身受。
  
  當然,最重要的是……四艘佛朗機艦,盡數殲滅,如此,實是大大的提振了軍心民氣。
  
  至少……也可給登州的軍民百姓,一個交代了。
  
  那蕭敬拜下:“奴婢恭喜陛下,恭喜太子殿下,恭喜齊國公?!?br>  
  “是啊?!焙胫位实坌α耍骸爸皇?,卻不需恭喜朕,恭喜太子和齊國公吧,他們……才是出了大力的,你們哪,都該跟著太子和齊國公學學才是?!?br>  
  蕭敬面上尷尬,他偷偷看了方繼藩一眼。
  
  方繼藩依舊還沉著臉……目露兇光。
  
  
不堪一擊。

一下子,底艙里的人都沸騰了。

許多人長長的松了口氣。

就這樣……擊沉了一艘佛朗機船?

方才外頭雖是震動了一下,讓人覺得恐怖,可也沒傳說中,那么大的動靜哪。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大家安心了不少。

“現在,咱們的王不仕號,正竭力沖向賊艦,佛朗機還有三艦……”

這又讓人擔心起來。

不過提起了王不仕三個字,蕭敬眉飛色舞,一副很解氣的樣子。

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哪怕蕭敬看方繼藩不順眼,可此時,還是該同仇敵愾的。

他又不傻。

人們聽到王不仕號,此刻發出了驚嘆,有人下意識的朝王不仕看去。

王不仕滿面紅光,格外的激動。

王不仕號,竟這樣厲害。

“這王不仕,真是了不起啊?!庇腥私蛔〉吐暤?。

王不仕面帶微笑,此刻,他應當……謙虛。

于是,他忙道:“慚愧,實在慚愧?!?br/>
蕭敬斜眼看了王不仕一眼:“你慚愧什么?”

“在下,正是王不仕?!蓖醪皇溯p描淡寫道。

蕭敬便怒了,呵斥道:“好大的膽,你配叫王不仕嗎?今天子親巡,率百官于怒海與佛朗機人爭鋒,此王不仕,乃皇帝寶艦,受大明列祖列宗恩蔭,得陛下之龍威,縱橫四海,蠻夷戰兢,莫敢匹敵,你也敢叫王不仕?”

王不仕:“………”

當初大家說王不仕是人間渣滓的時候,你這死太監為何不說老夫不配?

當然,太監是不講理的。

蕭敬這一番話,與其說是給王不仕聽,不妨是說給陛下聽。

弘治皇帝冷聲道:“住口!”

蕭敬立即面帶微笑,身子微微彎曲,小小的后退一步:“奴婢遵旨?!?br/>
弘治皇帝道:“不過擊沉一艦,賊子尚有余力,現在高興,只怕還太早了?!?br/>
“是?!?br/>
………………

橫沖直撞的人間渣滓王不仕號,無須乘風,卻已破開萬道海浪,猶如在海中猙獰的海獸,如疾風一般,朝著佛朗機三艦沖去。

安赫爾伯爵已經膽寒了。

他抽出了腰間的細劍,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以多擊少。

哪怕是遭遇了,世上最不可思議的事,他依然冷靜。

他下達了一道道命令:“安娜公主號,前進,拖延住它。無畏號從它的左側與他們接舷,士兵們做好準備,我們的國王號,靠近他們,登上他們的艦船?!?br/>
這是唯一的辦法,安娜公主號是可以被犧牲掉的,利用它的犧牲,給另外兩艘船,接舷的機會,只要能和對方的艦船靠近,射出弩炮,用攬繩,將船只連接一起,那么,就可以登上這艘巨艦,和他們短兵交接。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安娜公主號在得到了信號之后,還是勇敢無畏的率先朝著人間渣滓王不仕號迎面相接。

無畏號與國王號趁機包抄。

……

方繼藩在艦橋里,看著遠處的艦船,不禁發出了感慨:“這些佛朗機人,能夠縱橫四海,不是沒有道理,他們不但戰斗經驗豐富,且還如此悍不畏死,實是心腹大患?!?br/>
朱厚照只冷笑。

那無畏號與王不仕交接的剎那,頓時,無數的火炮傾瀉而出。

片刻之后,無畏號便已千瘡百孔,拖著殘軀,慢慢的傾斜入海。

可就在此時,安娜公主號與國王號卻已包抄而來。

安娜公主號瘋了似得,妄圖想要接近人間渣滓王不仕號。

可是……

它太慢了。

一聲令下,王不仕號輕松的轉向,而后,居然開足了馬力,船首毫不猶豫的對準了安娜公主號的船身。

緊接著……轟隆……

王不仕號的船首,早已安裝了撞角。

此時,又是撞角直接快速的撞擊安娜公主號船身最薄弱處。

緊接著,便見木屑橫飛,整個人間渣滓王不仕號船身一震,卻依舊劈開了無數的木屑和巨浪,最終,直接穿越了安娜公主號。

安娜公主號,居然……應聲而斷!

船首與船尾,直接裂為了兩截,兩邊的水兵和水手們,還妄圖接近王不仕號,登船近戰,可此時,他們絕望的直接隨著斷裂的艦船,直接落海。

到處都是哀嚎,是絕望。

將安娜公主號,穿越了其船身的王不仕號,依舊露出了獠牙,宛如巨獸一般,沒有絲毫的停留,朝著迎面而來的國王號,快速行駛。

安赫爾伯爵,已經瘋了。

對方的船,實在太多。

不但快,且還轉動自如,這才是真正可怕到極點的事。

不只如此,對方船體龐大,正因為快速,可以隨時調轉方向,利用最堅硬的撞角,直接碰撞己艦脆弱的船身。

完了……

安赫爾伯爵絕望的看著,那已靠近的巨艦。

這一刻,他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勇氣。

頃刻之間,三艘艦船,灰飛煙滅。

而自己……更像是一個小丑。

所有的經驗,以及航海的認知,還有海戰的技巧,在這一刻,徹底的顛覆,因為……自己積攢的那些‘把戲’,在這巨艦面前,不堪一擊,對方沒有任何技巧可言,但是它更快,它的火炮更多,它更龐大!

他抬頭看著藍天,無數的水手和水兵們,這一刻,都已停止了動作。

每一個人,都絕望的朝天,這一刻,除了天主展現奇跡之外,他們再沒有任何勇氣,繼續去戰斗了。

一切的戰斗,都變得徒勞無益。

國王號,就這么漫無目的的懸停在海面上。

宛如一個正待處刑的死囚。

而人間渣滓王不仕號,似乎滿足了他們的愿望。

巨大的艦船,好整以暇的調轉船頭,與之平齊,巨大的船身,密密麻麻的露出了黑黝黝的火炮口

“發射!”

自艦橋上,方繼藩發出了聲音。

它的聲音,順著銅管,迅速的傳遞至各個艙室。

炮艙里,所有的炮兵,早已屏息等候,隨即……轟隆……轟隆……轟隆……

為了抵消巨大的后坐力,火炮的發射,并非是所有人同時點燃引線,而是一門門火炮,按順序發射。

于是,連綿不絕的火炮,隨著巨艦的顫抖,天上……宛如下了流星,這流星砸入了國王號里,無數的鐵球瘋狂的破壞著這不堪一擊的木船,無數人血肉橫飛,桅桿被砸斷,咯吱咯吱的開始倒下,數不清的艦艙,瞬間被沖毀,無數人倒在血泊。

那打開圣書,不斷吟唱著的教士,輕易的被一枚炮彈,直中頭顱,鮮血染在了圣書上,遠處,是驚恐不安的水兵們,發出了最后的哀鳴。

“繼續發射!”

在短暫的過去了片刻之后,又一輪火雨降下。

國王號,已變得稀爛,宛如海上漂浮的垃圾堆。

安赫爾伯爵,手持著細劍,宛如臨死前的獅子,他試圖想要朝著遠處的巨艦,比劃著他的細劍,可巨大的帆布,直接壓頂,最終……再沒有人見過他了。

傳遞的窟窿,使海水如泉涌一般的倒灌進來,國王號在沉默,有水手,及早抱著漂浮物落水,他們在水里奮力的掙扎著,驚恐不安的呼救。

硝煙徐徐的消散了。

人間渣滓王不仕號,繼續的停留在水面。

方繼藩深吸了一口氣。

結束了。

他幾乎可以感受到,海面上,無數人在哀嚎,似乎希望巨艦放下救援的舟楫。

可惜……方繼藩懶得理會他們。

…………

弘治皇帝已率百官出了底艙,他站在這依舊無損的甲板上,看到四處海域,到處都漂浮的殘肢斷臂,還有一片狼藉。

弘治皇帝已經深吸了一口氣。

轉瞬之間,以一艦對四艦,完勝。

其他的大臣,個個瞠目結舌,他們起初出來的時候,還有些膽怯,生怕冒出什么敵人來,可看著平靜的海面上,他們才意識到,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于是,許多人面露出了喜色。

馬文升心有余悸之余,不禁道:“陛下,這一艦,雖是簡直千萬,可在臣看來,若能以一艦致勝,那么這千萬兩紋銀,值啊?!?br/>
大家紛紛點頭,這一次,算是表示認可了。

畢竟,這是拿自己的性命押在了這艘船上。

現在看來,是這艘船,救了自己的命。

“陛下……”

朱厚照和方繼藩,已是匆匆而來。

朱厚照上前:“父皇,兒臣幸不辱命,區區四艘佛朗機艦,已悉數全殲了?!?br/>
弘治皇帝大感欣慰,他凝視著朱厚照:“這艘艦,是朕的兒子和女婿所建,朕實是無法理解,這樣的艦,需要花費多少心思?!?br/>
弘治皇帝感慨萬千。

站在這巨艦之上,才能如此感同身受。

當然,最重要的是……四艘佛朗機艦,盡數殲滅,如此,實是大大的提振了軍心民氣。

至少……也可給登州的軍民百姓,一個交代了。

那蕭敬拜下:“奴婢恭喜陛下,恭喜太子殿下,恭喜齊國公?!?br/>
“是啊?!焙胫位实坌α耍骸爸皇?,卻不需恭喜朕,恭喜太子和齊國公吧,他們……才是出了大力的,你們哪,都該跟著太子和齊國公學學才是?!?br/>
蕭敬面上尷尬,他偷偷看了方繼藩一眼。

方繼藩依舊還沉著臉……目露兇光。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